城市站点
> 四州之人以徐闻为咽喉,南北之济者以伏波为指南
详细内容

四州之人以徐闻为咽喉,南北之济者以伏波为指南

时间:2020-09-28     人气:53     来源:海南日报     作者:
概述:有这么一个传说:古时往来琼州海峡,启程之前要先祭伏波庙问何日可济渡。所谓:四州之人以徐闻为咽喉,南北之济者以伏波为指南。旧时琼州海峡被视为天堑,“海北”与“海南”天各一方,渡海似乎是一段漫长而凶险的旅程。......

 有这么一个传说:古时往来琼州海峡,启程之前要先祭伏波庙问何日可济渡。所谓:四州之人以徐闻为咽喉,南北之济者以伏波为指南。旧时琼州海峡被视为天堑,“海北”与“海南”天各一方,渡海似乎是一段漫长而凶险的旅程。

  然而,实际上,琼州海峡自古以来就是帆影竞渡,海峡北岸的徐闻历来为海南岛与内地联结之要地,不少载着人员或货物的船只在此起航或停靠,商贸往来非常密切。

  海南徐闻同根同源

  徐闻位于雷州半岛最南端,在地缘关系上海南与徐闻两岸同根同源,曾互相接壤,本为一体。后来受地壳运动影响陆地分离,但两岸始终“藕断丝连”,情同手足。如今海南本地的老人聊起海峡对岸,都会亲切地称“那就是海北呀”。

  海南与徐闻曾互相隶属。史料记载,三国时期,吴赤乌年间(238—251)在雷州半岛设立珠崖郡(在今徐闻),领徐闻、朱卢、珠官三县对海南岛实行“遥领”。隋朝大业初年(605年),改合州为合浦郡属禄州,后又复拆置徐闻郡,仍辖海南诸县。元朝至元十五年(1278年),徐闻县隶属海南海北道安抚司,此后属海北海南道宣慰司,隶属海南所管辖。直至清乾隆三年(1738年),高雷廉道析出雷州归海南道,道台治驻海口的琼州府城,徐闻县仍隶属之。

  就地理位置而言,徐闻是沿海最南端的突出处,作为重要港口,连接海外交通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徐闻古港乃汉代海上丝路的始发港,是我国正史记载最早的官设海洋贸易口岸。

  东汉班固的《汉书·地理志》载:“自日南障塞、徐闻、合浦船行可五月,有都元国;又船行可四月,有邑卢没国……有译长,属黄门,与应募者俱入海市明珠、璧流离、奇石异物,赍黄金杂缯而往。”

  四面环海的海南岛,在汉至明朝的整个横跨亚欧非的海上丝绸之路的航线上也起着重要的作用。

  撰于南宋嘉泰三年的《琼筦古志》曰:“琼州地居海中……外匝大海,接乌里苏密吉浪之洲,南则占城,西则真腊、交趾,东则千里长沙、万里石塘,北至雷州、徐闻。”

  金光祖《广东通志》载:“自徐闻踏磊驿,至琼山白沙驿六十里……琼为都会,居岛之北陲,儋居西陲,崖居南陲,万居东陲。内包黎峒,万山峻拔,外匝大海,远接外岛诸国。”

  由此可见,海南与徐闻自古就关系密切,而早期的商贸往来活动可追溯至汉朝。

  商贸交往源源不断

  李吉甫的《元和郡县志》写道:“汉置左右候官。在徐闻县南七里,积货物于此,备其所求,与交易有利。故谚日:欲拔贫,诣徐闻。”可见,在汉朝,徐闻的商贸市场就很活跃,且获利不薄。

  到了明清时期,海南人在徐闻建立了较雄厚的商业网络。据海南湛江商会人士提供的资料显示,当时,在徐闻的海南客商多来自文昌、崖县、定安、琼山、儋县、澄迈等地,其中文昌、琼山人居多。海南人所经营的商号被称为“南行”,以经营布匹布料、铁器、香炮、菜种、理发美容、书店、金银铺、烟馆、茶楼酒馆和槟榔行等为主。

  商贸种类之繁多,其中槟榔为典型。“琼人以槟榔为命,岁过闽广者不知其几千百万也。”槟榔从海南流至徐闻,对徐闻乃至整个广东产生了深远影响。清代屈大均在《广东新语》里记录下了此事:“实未熟者曰槟榔青,青皮壳也,以槟榔肉兼食之,味厚而芳,琼人最嗜之;熟者曰槟榔肉,亦曰玉子,则廉、钦、新会及西粤、交趾人嗜之;熟而干焦连壳者曰棘子槟榔,则高、雷、阳江、阳春人嗜之;以盐渍者曰槟榔咸,则广州、肇庆人嗜之……”

  时至今日,雷州半岛还传唱着有关槟榔的民谣,槟榔已渗透进徐闻本地人的生活。在当地的婚礼上,仍可看到新婚夫妇手捧槟榔盒,请至亲长辈吃槟榔并收受红包。

  此外,在清朝至民国初年,海南人在徐闻开设的理发店和美容店也是很出名的。据说,在徐闻县城民主路中段的香港街,曾有一家文昌籍人周汉明开设的理发美容店,号“丽影”。这家店在当时可谓无人不晓,其装饰堂皇,从上海购入铁盘椅,从海口请来烫发师,从广州采购进口化妆品,店员一律着洁白服装,并有专人招待顾客。为把生意做大,周汉明定期从海口和西营请顶级的师傅来服务。传闻中,徐闻城内和海安港商埠的富贵门户妇人甚至要提前几天去“丽影”店领取排期的名牌,预约才能在周末定到位置来理发和美容。可见,当时生意之火爆。

  商业会馆见证历史

  会馆,是旧时大城市中工商行业所建立的民间机构。其名始见于明,随着城市工商业日趋繁荣,各工商行业为保护同乡利益,集资建立会馆,便往还,通贸易。海南靠近徐闻,两岸一衣带水,随着商贸活动日益密切,自是少不了兴修会馆。

  时间追溯至明朝天启年间(1621—1627),广州府的南海、番禺、东莞、顺德、新会等五县商人曾在海口建立“五邑会馆”。到了清代,广州商人到琼州府贸易经商的人数剧增,随之易名“广府会馆”。清代吴荣光的《重修琼郡海口广府会馆记》记载:“今乡人挟厚赀走千里,为近利市三倍而居处共嗜欲同者,初惟此五邑之人,继复得此合郡之人,则此役也,众擎而举,不胫而来……是以交益广而谊益笃也。”

  与此同时,徐闻人也在海南建立了会馆。晚清文昌进士林燕典撰《新建徐闻琼文会馆记》载:“徐闻居琼海之北,一苇可航,乡人士渡海而至者踵相接,率投诸逆旅,各事其事,逾夕而去。后即知有某者,皆其兄弟邻里戚党,而未由联叙也。咸丰甲寅之冬,谋建琼文会馆……”

  相比而言,海南人在徐闻所建的会馆鲜见史料记载,但据旅居徐闻的文昌籍乡亲回忆,明朝嘉靖年间(1522—1566),文昌人在徐闻建起了“文邑会馆”,由于明清时期来徐闻经商的海南人以文昌人居多,因此扬名。

  不知不觉,到了清代嘉庆和道光年间,随着海南岛内其他县份来徐闻的人数增多,继续称“文邑会馆”显然不合时宜。所以,到了清嘉庆初年,海南客商便将旧时的文邑会馆卖了,至清朝咸丰四年(1854年),开始募集款项,筹建新的会馆。

  悠悠逾千载,如今,这座海南会馆在经历了清末民初的徐闻大匪乱和20世纪60年代的城市改建后,已面目全非。遗憾的是,对这段历史有相关记录的《文邑(海南)会馆常住铺续捐姓氏碑》也不知去向。许多故事是否真实难以考证,但通过旅居徐闻的老一辈海南乡亲们诉说,似乎仍可见旧时两岸南来北往的渡海客商,不计其数,熙熙攘攘……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徐闻灯楼角美景。 (资料图)
    徐闻白沙湾。 (资料图)
    椰影摇曳的广东省湛江市徐闻县大汉三墩景区大门。海南日报记者 袁琛 摄

      文\单憬岗

      9月26日,徐闻港开港,海口徐闻两地海上航行用时缩短一半。海南通过徐闻连接内地更快捷,让徐闻“海南锁钥”的称号更加响亮。

      自古,徐闻就是海南岛联结内地的交通咽喉、商贸关口,也是扼守琼州海峡、沟通海洋商贸的海峡通衢。往北,产自海南的热带货物、海洋特产由徐闻输往内地;往南,内地运往海南的生活物资、生产资料从徐闻渡海。

      三墩古港:

      汉朝海上丝路始发港

      从徐闻县城出发,向南走约15公里可到文海村。这里发现了唐朝莲花纹瓦当、板瓦等,是唐朝徐闻古城所在。按照唐朝成书的《元和郡县图志》的线索,从文海村再向南3.5公里到海边,有夯土城墙,这就是汉朝徐闻古城。徐闻汉城旁是已部分淤积的古港三墩港。三墩港的海里屹立着3个小岛,其中有个岛有口淡水古井。这与《元和郡县图志》关于汉朝徐闻县治“前临海,峙三墩,中有淡井”的记载相符。

      三墩古港是良港,水深且可避风,背倚农业区,淡水多,可为船只的航行与商贸提供足够的停泊与补给服务。徐闻古城虽然规模有限,却是前汉的合浦郡治,海上商贸枢纽,以及守卫港口的要塞。

      路博德将军率部把徐闻纳入汉朝疆域后,这里成为汉朝对外商贸的重要港口。著名的“汉使航程”就是从徐闻出发,前往南洋各国:像派遣张骞开通陆上丝绸之路一样,汉朝也派遣了官方使者“译长”开拓海上丝绸之路。译长率团在海中航行万里,一路获得了很多国家的友好款待。虽然之前这里也有民间海外商贸活动,但译长作为官方使者,代表汉朝与沿途多个国家进行了初轮官方外交、商贸活动,效果显著。译长抵达的国家,后来多循着其行程来汉朝朝贡和商贸,从而顺利开拓了海上丝绸之路。

      作为汉使译长出使的始发港,汉朝的海上丝绸之路由徐闻发端。徐闻无疑是汉朝海上丝绸之路的始发港。司徒尚纪等众多历史学者都持这一观点。

      左右候官:

      徐闻的古代海关雏形

      在三墩古港旁,有个山岭名为候神岭,其得名有个传说。

      在汉朝,三墩古港汇集了南洋各国的商船,热闹非凡。左、右候官被派驻到这里负责徐闻的商贸与守卫。贼匪垂涎三墩港的财富,侵扰停泊在这里的船只。左候官率兵捕贼剿匪,获得胜利。左候官却英勇牺牲,长眠在港口旁的山岭。为纪念左候官,当地人将这个山岭命名为候神岭。

      候神岭存有两个历史文物:候官神座和八角航标灯座。候官神座是左右候官的遗存,八角航标灯座则是三墩古港的佐证。

      左右候官,就是汉朝在徐闻设立的古代海关雏形机构的两位主官。

      最初记载徐闻左右候官的是《元和郡县图志》,原文已佚。幸而南宋成书的《舆地纪胜》中引用了这一史料:“徐闻县,本汉旧县也,属合浦郡。其县与南崖州澄迈县对岸,相去约一百里。汉置左右候官,在县南七里,积货物于此,备其所求,与交易,有利。”

      汉朝有三种候官,一种是军官,负责军事侦察;一种是星象官,负责占卜;一种是负责迎送宾客与稽查的官吏。而徐闻的左右候官是第三种,就是专司海外各国来华使节和商人的接待、稽查、商贸、税收工作。候官的俸禄是六百石,相当于县令,可见汉朝对徐闻商贸的重视。

      那么,左右候官具体负责哪些工作呢?

      研究《元和郡县图志》,发现左右候官有这些职责:一是负责政府设在徐闻的货物仓库的管理与商贸,就是所谓“积货物于此,备其(客商)所求”;二是负责对外商贸,即所谓“与(客商)交易”;三是为政府获取外贸收入,即所谓“与交易, 有利”中的“有利”;四是征税,为政府征收进出口税收和管理费用,“欲拔贫,诣徐闻”的谚语,可知当时徐闻中外客商汇聚的盛景。另外,左右候官还是稽查官,负责港口和商贸的稽查与守卫工作。候神岭的传说就反映了这一职责。

      历史学者罗晃潮提出,徐闻的左右候官制度就是我国海关的雏形。

      那么,为什么左右候官会出现在徐闻呢?

      十字路口:

      陆海中外商贸汇聚点

      公元前110年,率军统一岭南的伏波将军路博德来到了雷州半岛南端。

      成书于三世纪中叶的史书《交州外域记》,被普遍认为是交趾的信史。虽然书已散佚,但幸运的是,权威地理著作《水经注》中转引了很多文字。其中,《水经注》第37卷有一段关于路博德的话:“《交州外域记》曰:……路将军到合浦……乃拜二使者为交趾、九真太守。”

      雷州半岛南端,就是徐闻汉朝古城和汉朝古港所在地,也是前汉的合浦郡治所在地。可以肯定,路博德将军到过徐闻。

      徐闻当地传说,徐闻是由路博德将军命名的。路博德将军认为,这里僻处岭南陆地南端,汉之威德徐徐方至,所以定名为“徐闻”。路博德到来后,这里迅速建起了徐闻古城和徐闻古港,并被定为合浦郡治。

      为什么前汉会选择徐闻作为合浦郡治,而不是合浦等其他城市呢?因为徐闻地处陆海交通的十字路口,是控扼海南岛的要塞。

      从海上交通来说,在只有浅海航行能力的前汉时期,船只很难越过深海,只能沿着海岸线航行。所以,琼州海峡就成为番禺(广州)等我国沿海各港口前往北部湾、交趾和南洋各国不可逾越的海洋要途。而位于琼州海峡北岸中段的徐闻古港,就成为往来商人、船只的必停港。

      在前汉时期,岭南地区的陆地重要交通线如下:以苍梧(梧州)为枢纽,向北由漓江、灵渠连接湘江,这是岭南连接中原内地的主要交通线;向东由珠江连接番禺;向南由北流江、南流江连接合浦,再由徐闻渡琼州海峡到海南岛。徐闻成为海南岛联结内地几乎唯一的交通线,海南岛与内地的商贸都必须由徐闻往来。前汉时期广南地区的丝织物产地在海南岛,海南岛还盛产珍珠等海货奇珍,丝织物、珍珠等集中到三墩港,再运往内地相对更便捷。

      所以,海南岛的存在为徐闻加了分,使得徐闻的政治、军事、经济和交通地位更为重要,因而在与其他城市的竞争中脱颖而出,被定为合浦郡治和海上丝绸之路始发港。

      海上丝绸之路开辟后,徐闻成为汉朝最繁忙的港口之一。从徐闻出口的丝绸和陶瓷,换来了外国的珍珠、香料等,推动了商贸的南移、科技的发展、文化的交融。因此,在徐闻设立左右候官,管理和推动对外商贸,也就水到渠成了。

    阅读全文
  • 从海南省社会保险服务中心获悉,为进一步深化“放管服”改革,优化营商环境,实现办事群众由“一事跑多窗”变为“一窗办多事”,海南省社会保险服务中心定于9月30日对服务大厅进行升级改造,暂停海口市美兰区嘉华路嘉华大厦经办服务大厅业务办理一天,将于10月9日恢复正常秩序。

      暂停业务期间,海南省社会保险服务中心将在国庆中秋长假期间加班加点进行系统升级改造,以保障在假期结束后恢复业务办理后顺利实施“一窗办多事”的便利服务。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