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站点
> 海口得胜沙路8号那段尘封记忆
详细内容

海口得胜沙路8号那段尘封记忆

时间:2020-11-09     人气:80     来源:中国海口政府门户网站     作者:
概述:近日,海口琼海关大楼及附属建筑外立面修缮工程被列入海口重点文物保护修缮工程,经过系统科学的修缮改造,这座海口历史文化地标建筑如今重焕新风采......



▲修缮一新的琼海关附属建筑



▲如今的海甸溪



▲琼海关最初面貌



▲民国时期海口老街鸟瞰图


  近日,海口琼海关大楼及附属建筑外立面修缮工程被列入海口重点文物保护修缮工程,经过系统科学的修缮改造,这座海口历史文化地标建筑如今重焕新风采,有望成为海口湾畔文化旅游的新“打卡点”。


  有报道这样表述:“对海口人来说,琼海关旧址办公楼见证了时光流转和沧桑历史,深厚的文化底蕴令人流连忘返。”


  “重修大楼是好事情,但大楼的历史是不是也应该‘重修’?”当地一位老人问,“我们这一辈离去了,它还能不能成为更年轻一辈的情感载体呢?”在老人的眼里,琼海关不仅要修缮大楼,还要对它的历史进行“修饰”,这样可以让它作为海口历史的一部分,去向后辈们展示它曾经繁华的一面。


  修缮一新冷落已久的老海关【补妆】


  海口离不开老海关。


  这座位于海口市得胜沙路8号的简化的古典风格大楼,正式名字是“琼州海关”,简称“琼海关”。但海口人更喜欢把它称为“老海关”,一方面是因为它存在已久,始建于1937年,距今有83年的历史;另一方面也因为它的职能与地位。1991年,海口海关搬迁他处后,这里仍作为海关缉私局的办公楼,使用至2017年。


  海口的历史与海洋商贸紧密联系。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这座矗立在繁华得胜沙路、美丽海甸溪旁的简化的古典风格建筑是海口唯一一个联通中外海洋商贸的办事点。2013年5月,琼海关被公布为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许多当地人的童年记忆里都有老海关的影子。有人回忆在海关大楼下玩捉迷藏,有人想起偷摘了海关门口熟透的鲜果,有人在它的院子里打过一场又一场篮球赛。它见证了码头上日夜鸣响的汽笛,也陪伴过将晚黄昏中的渔舟炊烟。


  没有多少人想过它会被修缮一新,人们已经冷落了它好久。今年7月的一天清晨,在得胜沙路商业步行一条街经营时装的王菲菲(化名)出门丢垃圾,在拐过熟悉的街道后不经意一瞥,一幢刚刚翻新的大楼出现在她的眼帘。隔着锈迹斑斑的围栏和郁郁葱葱的树丛,她看见米色的墙壁在阳光下耀眼,复古的吊灯与拱形的门窗既静默无言,又焕然一新。


  老海关得到修缮的消息很快传遍骑楼街区大街小巷,更有许多路过的市民驻足观看,在外围讨论修缮情况,回忆小时候在院落中的哪个地方玩耍。除了旧址大楼外,一幢有4500多平方米的副楼建筑也落于院内,通体被刷得雪白,也平添了些许陌生的感觉。人们聊得兴起时想进去走走,有人推一推铁门,发现锁得死死的。


  自海口湾畅通工程顺利竣工后,海甸溪沿岸就成为富有人文气息的美景胜地,有外地游客沿溪景漫步而来,又惊异于老海关与众不同的楼宇。有人一边用手机拍照,一边好奇地询问老海关的历史。


  和所有中国近代海关的历史相同,老海关拥有一段鲜明的殖民色彩。


  海上商贸


  历经40位洋人税务司


  海关的设立由来已久。宋、元及明初时,朝廷在各海港设立的管理海上对外贸易的机关——市舶司,可大略视为现在的海关。宋代虽未在海南设立市舶机构,但当朝有关禁榷、博买、公据等政策将海南对外贸易打上了市舶烙印,并对琼岛的经济发展与社会生活产生了深远影响。


  元至元三十年(1293年),海口浦设立琼州路军民安抚司市舶司,作为专门管理海南岛与外国、外地海上贸易活动的机构。这是最早关于海南海关的记载,当时明显已对海南海上贸易有了足够重视。


  清咸丰八年(1858年)五月,第二次鸦片战争中,清政府与英、法分别签订《天津条约》,规定将海口辟为通商口岸,并允许英法等国在海口设立领事馆。从1860年至1904年间,列强依据这一不平等条约强行殖民琼岛,先后有英、美、日、德、法、奥地利、匈牙利、葡萄牙、意大利、挪威等国分别在海口设领事馆。


  1876年,海口正式设立琼州海关,以此来管理对外贸易。最初的琼海关是一座中式建筑,二层楼,有院落,院落前的水沟可驶小船。位于中山路尾南侧。1875年12月31日,英国人博朗出任琼海关首任税务司(相当于“关长”),自那时到1945年,其“一把手”均由外国人全权掌控,只有少数低级职员是中国本地人。


  据媒体报道,去年,长期在海口生活的刘先生从国外拍卖会上拍得一件有近百年历史的椰雕银碗,并带回海口。这只银碗造型精美,雕功上乘,一侧面描金刻着:“毕税务司惠存,琼海关内班华员敬赠”,另一侧刻有:“民国十一年四月制于海南”。在椰碗碗底还刻有“海口诒记造”字样。


  经考证,该椰碗正是中国关员赠予了琼海关一位叫“毕尚”(A.L.McPichon)的税务司。通过赠言“惠存”“敬赠”等敬语,可以看出上下级间和睦的关系,亦不难理解当时“洋关长”如何权倾一方了。


  后来,“毕尚”离开琼海关,这枚银碗跟随他远赴海外,竟意外在近百年后被藏家带回“故乡”。琼海关税务司一职更换频繁,他离开后很快有其他人接手。琼海关共历经了40位洋人税务司,直接促使外国势力完全控制了岛内的航运业,从而加深了国际海上商贸的来往。


  1937年,如今琼海关的旧址便在那时建成,海口得胜沙一带货运业因此繁荣一时,钟楼的钟声敲响世纪之音,骑楼老街辉煌于历史的殿堂。


  货运岁月钟声一响,黄金万两


  无论是百余年前还是当下,海口得胜沙路上从不缺少人气,这里市井商贩、货物云集,亦成为这一带深刻的历史烙印。


  老海关大楼坐落于得胜沙路8号,由我国老一辈著名建筑师和建筑教育家吴景祥教授设计,为其留法归来后第一项设计工程,于1937年竣工使用,是我国最早的现代主义建筑作品之一。整栋大楼造型挺拔,具有简化的古典风格,又有一股威严气势。拱圈与细部线脚的运用,是对传统元素的现代演绎,使整栋建筑更显高雅精致。赭红色粘土瓦金字屋顶配以立面的饰面,绿琉璃雕花镂空栏杆点缀其间,既活跃了立面,又不失温文尔雅。


  旧时,海口浦港在水巷口、长堤路、得胜沙附近的海甸溪一带,清道光年间,从此赴南洋的三桅帆船每日便有数十艘。新建的琼海关进一步推进了海口的对外贸易,1930年后,海口浦港港狭水浅,轮船无法靠岸,上下旅客和货物仍需驳船运送,所以海甸溪里仍有大量驳船忙碌的身影。


  年过六旬的老陈依然念叨着在海甸溪旁的货运岁月。上世纪70年代,这里沿岸码头林立,水手和船工们小憩在船舱和岗亭里。钟楼的钟声在整点时敲得清脆响亮,往往会使他们从梦中惊醒。


  老陈十来岁时到货运公司干活,年轻又勤快,“穿着背心,跳上甲板闷着头,一箱箱地往下扛。”老陈告诉记者,老海口人众口相传“钟声一响,黄金万两”的说法,那时候货运公司们紧挨着老海关而设立,早上6点,运货的船只相继靠岸,人们忙碌着卸货上货,钟声通常伴随着码头上热火朝天的场面。“早上响6声就得起床,晚上响6声说明该吃饭了”,到了太阳要落下时,他甩了甩头上的汗水在钟楼旁乘凉,还能隔街相望不远处沉默的老海关大楼。海口开埠后,许多本地商人和华侨利用经商才能,在南洋各国积累了不少财富。琼海关设立后,经商回乡的华侨们在中山路一带建起南洋特色的骑楼和各个国家的会馆,这些建筑被海口市完好保存了下来,成为珍贵的文化遗产。


  琼海关作为海口海关的办公大楼,一直延续到1991年,直至海口海关搬迁至滨海大道西侧玉沙办公区后,琼海关旧址留由海口海关缉私局使用。2017年4月底,琼海关旧址正式移交地方,由海口骑楼公司代为管理。


  在被列入海口重点文物保护修缮项目后,海口市启动了大楼及附属建筑外立面修缮工程。从那天起,沉重的铁门分隔了两个世界,人们只能隐约透过茂盛的青翠才能窥见老海关的一隅。


  修旧如旧 力求恢复原貌唤醒城市记忆


  “海旅集团在2018年11月底接手修缮琼海关,到今年6月30日前已经完成全部修缮工作内容,目前为止已完成预验收工作。”海旅集团琼海关大楼及附属建筑外立面修缮工程项目经理董鑫介绍。


  董鑫50岁上下,穿着淡蓝色的衬衣和有些发旧的西装裤,他说话时总是带着些微笑,给人和善、热情的印象,话也不是很多。但提起老海关的修缮工作,他又立刻滔滔不绝起来。


  董鑫还记得老海关修缮前的样子,“墙面大量裂缝,墙皮剥落严重,墙面有大量水渍、苔藓,还生长少量植物”。那天他绕着大楼走了几圈,沉默着站了一下午。


  修缮过程也呈现了许多难题。“对成品的保护要求较高,主要还是灰塑人才流失严重,海南本地很难找到比较熟练的高级灰塑技术工。”董鑫说,修缮建筑的材料订购周期长,除河砂、水泥、防水卷材外,“所有材料在海南本地无法采购需要到周边城市或其他国家采购。”


  不过,他还是精神饱满地表示,项目从今年2月17日复工后,采取超常规举措有序增加施工人员、机械、材料,重新倒排工期,优化施工组织,满负荷建设,比原定时间提前2个多月完工。


  “针对琼海关旧址的立面及各立面外廊进行修缮,我们主要目的是整修现状破损,去除现有立面混杂的附加物,整饬影响建筑整体风貌的立面,依据历史照片与现有的文献资料尽量恢复大楼的历史原貌。”董鑫表示,为保证文物的完整性,项目对现较混乱的室外环境进行同时整治,恢复原始风貌的同时也能适应修缮后琼海关旧址的功能使用,“老建筑是历史的见证,珍藏着城市的底蕴,必须全力保护,精心修缮。”


  也有专业人士认为,修缮老海关的意义不仅仅是要修复它外表上损伤,更重要的是,要在“修旧如旧”中唤醒它,在陈列文物的同时,还要传承它的历史文化与使命,使它成为城市记忆的一部分。


  变与不变 计划建成开放式城市博物馆


  2017年6月,老海关停止办公,正式交付海口地方管理后,政府计划建成开放式城市博物馆。而据此前媒体报道称,计划中的城市博物馆,将在最大限度保留琼海关旧址原有风貌的前提下,拆除现有的围墙,对室外广场、周边环境和绿化美化等工程进行全方位的设计和施工,力求给市民游客带来一个全新的感受。“建成后的城市博物馆,不仅会收藏城市发展和变迁中的实物,还将充分应用现代声光电、VR和动漫等现代技术,使其价值重新得到认同和肯定,从而更形象、生动、全面地展示海口千年历史和文化。”


  如今,海口市文物局琼海关旧址项目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这还是处于一个想法阶段,现在所有东西,包括方案,都没有出来。”


  他表示,2019年1月,海口市文物局作为琼海关旧址项目的业主单位,积极争取国家文物局立项,并指导完成了外立面的修缮工作。目前,国家文物局已同意将内部修缮项目列入2020年度计划,代建单位正在编制修缮方案,“等内部修缮工作完成后,市文物局将积极申请国家和省级支持,开展其合理利用相关工作。”


  “2018年1月初,老海关项目移交海口市文物局主管后,我们也做不了主,我们要报给省厅,再报给国家,因为它现在属于国家文物。”他告诉记者,近期已将相关材料上报,“省厅将会组织专家进行检查,目前琼海关就是进行一个二期的修缮,此外没有其他计划。”


  8月26日,人来人往的长堤路上。很多人骑着电动车路过门口,头依然还很自然地向围栏一边扭去,眼睛透过栏杆缝隙寻找老海关大楼的位置。


  路人偶尔会停下,聚在一起讨论着。有人拿出手机,比对修缮前老海关大楼的原貌,打算挑出与过去不同的地方;有人拿起相机,想在多角度拍下修缮后它的新貌。只有一位老人扒着栏杆张望,像是找寻一些看不见摸不着,却无比重要的东西。


  “修好后是变新了,可是年轻人还关不关心这个,还会不会有感情啊?”他喃喃道。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金牛岭位于海南省海口市中心城区,最高海拔35.2米,是海口市中心城区制高点之一。金牛岭取名源自一个美丽的传说。相传很久以前,每逢干旱,夜间岭上便有神牛呼风唤雨,造福百姓,故有金牛岭之名。金牛是金牛岭的象征物,它是海口人民勇敢开拓进取、奋发向上、振兴海口的精神风貌。



      金牛岭公园宛如一块碧绿的翡翠镶嵌在海口市中心城区,公园绿化覆盖率高达96%,享有“海口之肺”的美称,这里生长着143科900多种植物,有国家级稀有、渐危或濒危植物10余种。公园内一年四季树木苍翠,鸟语花香。公园以其秀丽而独特的景色享誉海口市生态建设的典范。1999年公园被授予“海南省青少年科技教育基地”、“海口市青少年科普教育示范基地”。2004年被市政府定为“未成年人教育基地”。



      金牛岭公园位于中心城区,有多条公共交通路线经过其边缘,交通相对便捷,具有良好的区位条件优势。金牛岭公园与人民公园直线距离约4公里,与万绿园直线距离约2公里,与红城湖公园直线距离约3公里,与大海的直线距离约2公里。金牛岭公园位于海口市龙华区,北临海秀西路,东、南靠金垦路,西面为秀英村。公园用地西、北侧现状有密集建筑,南侧有临时建筑(餐饮),东面是人工湖面。东门与金宇路相接,北门与海秀中路相交,西门与金岭路相接,南门现暂时没有开通。公园主用地四周均有城市道路,但通而不达,城市主要道路与园区均有一定的距离,并不能直接面向公园。而且,周边建筑过于密集,使得金牛岭公园相对封闭,公园现状利用率不高。

    阅读全文


  • 数字化版文渊阁《四库全书》中丘濬《南溟奇甸赋》的部分文字。 陈耿 截图



    明代海南先贤丘濬在《南溟奇甸赋》中曾写到佛手瓜。 海南日报记者 陈耿 摄


      编者按


      海南岛古代先民的日常衣食住行,应该是怎样的存在?


      一些道听途说、未经核实的记载,今天看来彷如魔幻现实主义小说,玄幻色彩极其浓郁,只能当作茶余饭后消遣的文字。然而,很多地方志书和文人笔记中的叙述,着实如纪录片般,描述了琼州大地上的生态环境、物种资源,以及海岛先民加以利用、得以生存的史实。


      如真也好,如幻也罢,本期海南周刊将通过解读那些留存至今的古早文献,试图窥见琼州先人的生产生活画面。


      近期,由小说《盗墓笔记》改编的网剧《重启之极海听雷》正在热播。剧中龙鳅、海猴子、人手贝、海蟑螂、鸡冠蛇等神怪异物的形象设定令观众津津乐道,而一些暗合史料记载的虚拟世界架构更令博物控和考据癖们观后大呼过瘾。


      故事发生的主要地点之一是某滩涂下的南海王地宫。据《史记》《汉书》的零散记载,南海王织在汉高帝时由侯封王,封邑具体位置不详。结合《山海经》等志怪古籍关于南海国的传说,这个历史长河中昙花一现的古国更带上了一抹神秘诡谲的色彩。来自海洋世界的因子不仅成为开启情节的密匙,更成为此后各叙事单元不可剥离的基本要素。那么,剧中一系列的生物是否有真实的原型呢?我们不妨在海南的历代方志笔记中一探究竟。


      琼州猿猴能研墨、酿酒?


      《重启》的片头出现了两个身形灵活的怪物:龙鳅、海猴子。龙鳅形似蛟龙、须长爪尖、牙齿锋利,现身于杨家藏宝洞,与张起灵一番缠斗后被斩杀。现实世界中的花鳅、沙鳅等鳅科鱼类一般体型细小。但在《岭表录异》等方志笔记中记载的海鰌鱼却是鳅中的巨无霸。“海鰌(鰌,同鳅)鱼,海上最伟者,其小者有千馀尺……高、廉呼为海主,雷、琼谓之海龙翁。”(道光《广东通志·琼州府·舆地略》。高、廉、雷、琼,即明代广东十府的下四府,高州府、廉州府、雷州府、琼州府)据称,一艘从广州发往安南的商船经过琼州,见海上有十几座山或隐或现,不想这海岛山峦竟然是鰌鱼上下浮沉的脊背。海鰌背上的鳍似马的鬃鬣一般随风摇动,就如同红色的大旗一样。李调元的《南越笔记》中也有关于海鳅的描述:“海鳅出,长亘百里……舟人误以为岛屿,就之,往往倾覆。昼喷水为潮为汐,夜喷火,海面尽赤,望之如天雨火。”这阵仗真是无愧于“海主”的威名!不过,这巨物极怕鼓声,物有相生相克,或就是如此吧!后人推测,海鰌可能是鲸一类的生物,方志笔记对其进行夸张的描述,可说是既包含了先人对自然力的敬畏,同时也有对海洋世界探索的热望。


      电视剧《怒海潜沙&秦岭神树》中,曾出现在西沙海底墓的海猴子是一种非常机灵、浑身长满鳞片的人形怪物。虽然这海猴子战斗力爆表,但它倒是和方志笔记中的海鳅有一样的弱点:怕噪音。王胖子就是利用敲击铜镜产生的声音削弱了海猴子的战斗力,让张起灵有机会将其制服。按照生物学分类,从与人类的亲缘关系上看,猴比猿要远一些,这种机智灵活的类人怪物可能更接近猿类。传闻中的琼州猿猴,有些自带仙气,餐风饮露都能自在成长;有些还掌握了研墨、酿酒等技能,行事颇为风雅。


      “琼州又有石猨,小者拳许,饮以井水即长。又墨猨能磨墨,磨毕跳入笔筒中。”(李调元《南越笔记》。猨,即猿。)


      “琼州多猿……尝于石岩深处得猿酒,盖猿以稻米杂百花所造,一石穴辄有五六升许,味最辣,然绝难得。”(屈大均《广东新语·兽语》)


      这些记载虽被涂上了浓郁的神话色彩,但也绘声绘色地刻画了灵长类生物聪明、机智的性格。


      丘濬写过人面竹和佛手瓜


      按照恐怖谷理论,非人物体与人类越相似,越易让人感觉遭到潜在威胁。所以很多艺术形象,如《盗墓笔记:怒海潜沙》中的人面鸟、人面臁,以及另一盗墓系大IP《鬼吹灯》中的人面黑腄蚃(一种巨型的人面蜘蛛)等,都是以“类人而非人”的设定来制造奇幻惊悚气氛。


      明代大学士、琼山先贤丘濬曾概述海南岛物类的丰富神奇:“陆产川游,诡象奇形。凡夫天下之所常有者,兹无不有,而又有其所素无者,于兹主焉……竹或肖人之面,果或像人之手。”(《南溟奇甸赋》)


      除了丘濬提到的人面竹、佛手瓜等植物,与海南有关的方志或人文笔记还记载了很多长相神奇的动物。如人面鱼:“其味在目,其毒在身。先朝有人出使海南,其国奉以进,使者啖其双目,即令撤去,夷人服其博。” (《咸宾录·南夷志》)短短数语,细思恐极。


      人面鱼长相怪异,鱼目鲜美可食,但鱼身却有毒性。然而进贡之时夷人并未将烹饪攻略一并奉上,若这使臣不博览通晓海南的风物地理,恐怕会食物中毒因公殉职了。好在使臣博学多闻,食鱼目弃鱼身,通过这波神操作,彰显了天威,出色地完成了出使任务。


      除了灵动的面孔,灵巧而可抓握的手是人类另一较具辨识性特征的器官。南海王地宫中大量存在并极易引发密集恐惧症的生物首先是人手贝和海蟑螂。


      人手贝是一种虚构出来的具有人手和贝类特征的生物。这种触手似人手的生物可以寄生在壳类空腔,令寄生的物体移动迅速,并有抓握能力。带壳的腹足类软体动物,在方志笔记中多归为“介”类,或更粗略地和鱼、虾、蟹等水产归为“鳞属”(《古今图书集成·琼州府郡》)、“鱼属”(正德《琼台志·土产下》)等,收入其中的大多是我们熟悉的蛤、蚌、蚬、蛏、蚝、螺等海鲜。其中,和人手贝外观近似度最高的生物可能是佛手贝(学名龟足),俗称狗爪螺。据说欧洲发现这种海洋贝类时因觉得其外观和魔鬼的手近似,便称之为“来自地狱的鬼爪”或“鬼爪螺”。


      佛手贝可白灼、爆炒,模样虽魔幻,但味道着实鲜美。另外,有些地方把一种仿佛婴孩裹在襁褓中的蛏子(一种有两扇介壳的海产贝类。《琼台志》:蛏:似蚬而长,壳厚,大如指。)称为“小人仙儿”。虽说是褒誉蛏子肉质洁白吧,这外号儿却也带了三分诡异。不过,如果外形和某种漂亮的动物相似则讨喜多了,如鹦鹉螺,“旋尖处屈而朱,如鹦鹉嘴,故以此名。”(唐·刘恂《岭表录异》)


      至于海蟑螂,又名海岸水虱,是一种岸栖甲壳类生物,貌似蟑螂,爬行迅速。生活在海边的小伙伴们对其应该不陌生。2014年超强台风“威马逊”肆虐海南时,广东湛江海边聚集的数以万计的黑色动物,便是海蟑螂。海蟑螂除了食用藻类,也吃腐物以及有机碎屑,且腥味特殊,不建议日常食用。不过,它和方志中“药属”的蜣螂、蝼蛄等昆虫一样,有活血解毒的功效,可治跌打损伤、痈疮肿毒。若在海边发现海蟑螂的活体,还可以就地取材当作海钓的饵料。


      蚺蛇:神秘的不洁之物


      《重启》中主人公吴邪一出场便查出了肺癌,这和一种叫鸡冠蛇的神物有莫大关系。鸡冠蛇(黑毛蛇)能散发出记录现实中发生过的景象的信息素——费洛蒙,并被特定的人所读取,吴邪为了获取吴三省留下的信息,吸入了过多的费洛蒙,留下病根儿。这种蛇是神话传说中西王母国的圣物。


      其实,蛇被不少族群认定为神圣图腾,岭南地区也有蛇母崇拜的习俗。蛇在中国的创世神话中大多扮演着举足轻重的正面角色,它蕴含着繁衍生殖的伟力。


      不过,传说随着口耳相传的演变,也会呈现光怪陆离的色彩,比如有种蚺蛇,在海南多种方志笔记中无一例外地将其传为会对妇女有跨越物种不伦之举的淫蛇。若妇女遭遇蚺蛇,回来要马上灌雄黄姜汤,揉腹排除蛇精,否则过几日便会产小蛇。(吴震方《岭南杂记》)荒诞离奇的叙述之下,倒也有几分讽喻与警世的味道。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