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站点
> 海南岛古代的日常衣食住行
详细内容

海南岛古代的日常衣食住行

时间:2020-11-09     人气:82     来源:     作者:
概述:一些道听途说、未经核实的记载,今天看来彷如魔幻现实主义小说,玄幻色彩极其浓郁,只能当作茶余饭后消遣的文字。然而,很多地方志书和文人笔记中的叙述,着实如纪录片般......



数字化版文渊阁《四库全书》中丘濬《南溟奇甸赋》的部分文字。 陈耿 截图



明代海南先贤丘濬在《南溟奇甸赋》中曾写到佛手瓜。 海南日报记者 陈耿 摄


  编者按


  海南岛古代先民的日常衣食住行,应该是怎样的存在?


  一些道听途说、未经核实的记载,今天看来彷如魔幻现实主义小说,玄幻色彩极其浓郁,只能当作茶余饭后消遣的文字。然而,很多地方志书和文人笔记中的叙述,着实如纪录片般,描述了琼州大地上的生态环境、物种资源,以及海岛先民加以利用、得以生存的史实。


  如真也好,如幻也罢,本期海南周刊将通过解读那些留存至今的古早文献,试图窥见琼州先人的生产生活画面。


  近期,由小说《盗墓笔记》改编的网剧《重启之极海听雷》正在热播。剧中龙鳅、海猴子、人手贝、海蟑螂、鸡冠蛇等神怪异物的形象设定令观众津津乐道,而一些暗合史料记载的虚拟世界架构更令博物控和考据癖们观后大呼过瘾。


  故事发生的主要地点之一是某滩涂下的南海王地宫。据《史记》《汉书》的零散记载,南海王织在汉高帝时由侯封王,封邑具体位置不详。结合《山海经》等志怪古籍关于南海国的传说,这个历史长河中昙花一现的古国更带上了一抹神秘诡谲的色彩。来自海洋世界的因子不仅成为开启情节的密匙,更成为此后各叙事单元不可剥离的基本要素。那么,剧中一系列的生物是否有真实的原型呢?我们不妨在海南的历代方志笔记中一探究竟。


  琼州猿猴能研墨、酿酒?


  《重启》的片头出现了两个身形灵活的怪物:龙鳅、海猴子。龙鳅形似蛟龙、须长爪尖、牙齿锋利,现身于杨家藏宝洞,与张起灵一番缠斗后被斩杀。现实世界中的花鳅、沙鳅等鳅科鱼类一般体型细小。但在《岭表录异》等方志笔记中记载的海鰌鱼却是鳅中的巨无霸。“海鰌(鰌,同鳅)鱼,海上最伟者,其小者有千馀尺……高、廉呼为海主,雷、琼谓之海龙翁。”(道光《广东通志·琼州府·舆地略》。高、廉、雷、琼,即明代广东十府的下四府,高州府、廉州府、雷州府、琼州府)据称,一艘从广州发往安南的商船经过琼州,见海上有十几座山或隐或现,不想这海岛山峦竟然是鰌鱼上下浮沉的脊背。海鰌背上的鳍似马的鬃鬣一般随风摇动,就如同红色的大旗一样。李调元的《南越笔记》中也有关于海鳅的描述:“海鳅出,长亘百里……舟人误以为岛屿,就之,往往倾覆。昼喷水为潮为汐,夜喷火,海面尽赤,望之如天雨火。”这阵仗真是无愧于“海主”的威名!不过,这巨物极怕鼓声,物有相生相克,或就是如此吧!后人推测,海鰌可能是鲸一类的生物,方志笔记对其进行夸张的描述,可说是既包含了先人对自然力的敬畏,同时也有对海洋世界探索的热望。


  电视剧《怒海潜沙&秦岭神树》中,曾出现在西沙海底墓的海猴子是一种非常机灵、浑身长满鳞片的人形怪物。虽然这海猴子战斗力爆表,但它倒是和方志笔记中的海鳅有一样的弱点:怕噪音。王胖子就是利用敲击铜镜产生的声音削弱了海猴子的战斗力,让张起灵有机会将其制服。按照生物学分类,从与人类的亲缘关系上看,猴比猿要远一些,这种机智灵活的类人怪物可能更接近猿类。传闻中的琼州猿猴,有些自带仙气,餐风饮露都能自在成长;有些还掌握了研墨、酿酒等技能,行事颇为风雅。


  “琼州又有石猨,小者拳许,饮以井水即长。又墨猨能磨墨,磨毕跳入笔筒中。”(李调元《南越笔记》。猨,即猿。)


  “琼州多猿……尝于石岩深处得猿酒,盖猿以稻米杂百花所造,一石穴辄有五六升许,味最辣,然绝难得。”(屈大均《广东新语·兽语》)


  这些记载虽被涂上了浓郁的神话色彩,但也绘声绘色地刻画了灵长类生物聪明、机智的性格。


  丘濬写过人面竹和佛手瓜


  按照恐怖谷理论,非人物体与人类越相似,越易让人感觉遭到潜在威胁。所以很多艺术形象,如《盗墓笔记:怒海潜沙》中的人面鸟、人面臁,以及另一盗墓系大IP《鬼吹灯》中的人面黑腄蚃(一种巨型的人面蜘蛛)等,都是以“类人而非人”的设定来制造奇幻惊悚气氛。


  明代大学士、琼山先贤丘濬曾概述海南岛物类的丰富神奇:“陆产川游,诡象奇形。凡夫天下之所常有者,兹无不有,而又有其所素无者,于兹主焉……竹或肖人之面,果或像人之手。”(《南溟奇甸赋》)


  除了丘濬提到的人面竹、佛手瓜等植物,与海南有关的方志或人文笔记还记载了很多长相神奇的动物。如人面鱼:“其味在目,其毒在身。先朝有人出使海南,其国奉以进,使者啖其双目,即令撤去,夷人服其博。” (《咸宾录·南夷志》)短短数语,细思恐极。


  人面鱼长相怪异,鱼目鲜美可食,但鱼身却有毒性。然而进贡之时夷人并未将烹饪攻略一并奉上,若这使臣不博览通晓海南的风物地理,恐怕会食物中毒因公殉职了。好在使臣博学多闻,食鱼目弃鱼身,通过这波神操作,彰显了天威,出色地完成了出使任务。


  除了灵动的面孔,灵巧而可抓握的手是人类另一较具辨识性特征的器官。南海王地宫中大量存在并极易引发密集恐惧症的生物首先是人手贝和海蟑螂。


  人手贝是一种虚构出来的具有人手和贝类特征的生物。这种触手似人手的生物可以寄生在壳类空腔,令寄生的物体移动迅速,并有抓握能力。带壳的腹足类软体动物,在方志笔记中多归为“介”类,或更粗略地和鱼、虾、蟹等水产归为“鳞属”(《古今图书集成·琼州府郡》)、“鱼属”(正德《琼台志·土产下》)等,收入其中的大多是我们熟悉的蛤、蚌、蚬、蛏、蚝、螺等海鲜。其中,和人手贝外观近似度最高的生物可能是佛手贝(学名龟足),俗称狗爪螺。据说欧洲发现这种海洋贝类时因觉得其外观和魔鬼的手近似,便称之为“来自地狱的鬼爪”或“鬼爪螺”。


  佛手贝可白灼、爆炒,模样虽魔幻,但味道着实鲜美。另外,有些地方把一种仿佛婴孩裹在襁褓中的蛏子(一种有两扇介壳的海产贝类。《琼台志》:蛏:似蚬而长,壳厚,大如指。)称为“小人仙儿”。虽说是褒誉蛏子肉质洁白吧,这外号儿却也带了三分诡异。不过,如果外形和某种漂亮的动物相似则讨喜多了,如鹦鹉螺,“旋尖处屈而朱,如鹦鹉嘴,故以此名。”(唐·刘恂《岭表录异》)


  至于海蟑螂,又名海岸水虱,是一种岸栖甲壳类生物,貌似蟑螂,爬行迅速。生活在海边的小伙伴们对其应该不陌生。2014年超强台风“威马逊”肆虐海南时,广东湛江海边聚集的数以万计的黑色动物,便是海蟑螂。海蟑螂除了食用藻类,也吃腐物以及有机碎屑,且腥味特殊,不建议日常食用。不过,它和方志中“药属”的蜣螂、蝼蛄等昆虫一样,有活血解毒的功效,可治跌打损伤、痈疮肿毒。若在海边发现海蟑螂的活体,还可以就地取材当作海钓的饵料。


  蚺蛇:神秘的不洁之物


  《重启》中主人公吴邪一出场便查出了肺癌,这和一种叫鸡冠蛇的神物有莫大关系。鸡冠蛇(黑毛蛇)能散发出记录现实中发生过的景象的信息素——费洛蒙,并被特定的人所读取,吴邪为了获取吴三省留下的信息,吸入了过多的费洛蒙,留下病根儿。这种蛇是神话传说中西王母国的圣物。


  其实,蛇被不少族群认定为神圣图腾,岭南地区也有蛇母崇拜的习俗。蛇在中国的创世神话中大多扮演着举足轻重的正面角色,它蕴含着繁衍生殖的伟力。


  不过,传说随着口耳相传的演变,也会呈现光怪陆离的色彩,比如有种蚺蛇,在海南多种方志笔记中无一例外地将其传为会对妇女有跨越物种不伦之举的淫蛇。若妇女遭遇蚺蛇,回来要马上灌雄黄姜汤,揉腹排除蛇精,否则过几日便会产小蛇。(吴震方《岭南杂记》)荒诞离奇的叙述之下,倒也有几分讽喻与警世的味道。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原标题:献嫁妆、捐款捐物……海南人民无私支援朝鲜前线


      1950年10月,抗美援朝开始后,国内展开了一场大规模的支援运动。5个月前,海南岛刚刚获得解放,重获新生的海南人民在党的领导下,积极投身这一伟大的爱国主义运动。


      这一时期,解放不久的海南岛,全岛经济还处在恢复期,加上敌特土匪的骚扰和破坏,海南人民生活较为困难,但全岛人民以极大的爱国热情,努力工作,发展生产,通过增产节约和省吃俭用,千方百计捐献钱物,以支援中国人民志愿军作战。


      捐款捐物——


      全岛捐献总额


      260多万元


      位于海南西部的昌感县有“三瓜县”的称号,由于经济落后,人民群众在解放前长期用小西瓜、地瓜、南瓜充当主食。在抗美援朝运动中,昌感县委积极响应中央号召, 1951年4月22日,县委成立了“昌感县抗美援朝委员会”。昌感中学20多名师生主动参加开荒生产,将劳动所得的150元捐献国家。新港第二小学动员学生义卖捐献,学校出本钱购进各种糖果、零食,再由学生沿街叫卖,将所得利润1.7万元全部捐献,约占全县捐献总额的三分之一。


      文昌人民在县委的领导下,有钱出钱,有力出力。重东乡一名李姓妇女,丈夫参军赴朝参战,在一次捐献会上,她将自己结婚时的金银首饰全部捐献出来。在她的带动下,全县人民踊跃捐款,捐献了“文昌人民号战斗机”1架、迫击炮1门、人民币31万元、黄金近200两,有力地支援了抗美援朝斗争。


      琼东、乐会县广大群众也踊跃捐款捐物,许多家庭将保存多年或祖传的光洋和金银器具拿出来捐献,很多妇女将金戒指、金手镯等各种陪嫁首饰捐献出来。


      据《中国共产党琼海历史》第二卷记载:琼东县第三区冯家乡女青年赵全英把多年储蓄的嫁妆黄金1.72两、人民币218元全部捐献。第一区义民乡有位年近70岁的妇女,把她一生通过做蓑衣、制草鞋售卖储蓄起来的“棺材本”——光洋20块、人民币12元、金耳环一副捐献。她说:“有了共产党、毛主席和人民政府,我得到解放,过上幸福生活。但朝鲜人民遭受着比我过去更惨的痛苦,都是由于美帝侵略造成的。我宁可不要‘棺材本’,也要支持购机打美国鬼子。”至1951年10月,琼东县献捐15万元,完成了购买一架“琼东号飞机”的任务。


      据《中国共产党海南历史》第二卷记载,至1951年12月,全岛捐献总额达263.84万元,超过原认捐任务的23%,其中捐献飞机12架、大炮6门。


      示威游行——


      声讨帝国主义


      侵略罪行


      除了直接的捐款捐物以外,全岛群众的示威游行活动此起彼伏,极大地鼓舞了人民的工作热情,有力地反击了“恐美”“惧美”“怕美”的思潮。1951年3月8日,海口市、文昌县的文城镇、琼东县的嘉积镇、万宁县的万城镇都举行了1万多名妇女参加的反美示威游行。万宁县有的妇女自带干粮从50多公里外的地方赶到县城参加反美大会和游行。工商界、学生、农民等纷纷组织反美游行。


      海口市一些原来美国人、法国人办的学校、医院也纷纷发表反美宣言。海南社会各界和各族人民群众都迅速行动起来,深入开展抗美援朝运动。当年“五一”劳动节,崖县县委组织了3万余人参加抗议美国侵略朝鲜的群众游行,“八一”建军节时,全县参加示威游行的群众达9.8万。白沙县黎族人民也纷纷加入抗美援朝运动中来,全县各人民团体、各界群众先后发表声明,声讨美帝国主义侵略罪行,全县签名按手印参与《爱国公约》的群众达到2.4万人,占全县总人口的75%左右。

    阅读全文


  • 卢胜


      1950年10月,所谓的联合国军大举进犯朝鲜北方,并把战火烧到我国东北边境。中共中央根据朝鲜党和政府的请求以及祖国的安全需要,作出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战略决策,派出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鲜作战。许多琼籍指战员活跃在抗美援朝的战场上,有的甚至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今年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让我们珍爱和平,永远铭记他们的丰功伟绩。



    符志行


      琼籍指战员血战北江


      1950年12月初,广东南路军分区接到华南军区命令,以南路军分区整编部队为基础,立即组成暂编第4团,开赴抗美援朝前线参战,琼籍指战员符志行担任该团团长。由于战士报名踊跃,尽管编制仅有一个团,但实际战斗人员达到了3600多人,相当于一个旅。符志行带领全团战士先后参加了抗美援朝第三、四、五次战役。


      在第四战役第二阶段,为了阻止敌人的前进,符志行带领暂编第4团正面迎击美军第2师。敌人借助装备优势,集中一切火力向暂编第4团阵地猛烈进攻。为了减少被敌机和重炮攻击的伤亡,符志行指挥部队采取近战策略。在敌人进入防御阵地二三十米左右,符志行才命令吹起冲锋号,指挥战士跳出防御工事冲入敌阵进行肉搏。暂编第4团没有反坦克炮,符志行命令战士采取最原始的办法,依靠近身作战击毁敌军坦克。暂编第4团的战士们靠手榴弹、爆破筒、火箭筒阻击敌人坦克的进攻,许多身受重伤的战士,拿着手榴弹、爆破筒翻身跃向坦克,与冲过来的坦克同归于尽。战役结束后,全团仅剩下1500多人。


      在第五次战役中,由于友军撤退过快,导致第4团全团被孤立在北江南岸,面临美军第7师、第24师和李承晚第6师的夹攻,全团三面受敌,部队战斗极其艰苦。1951年5月25日,符志行决定突过南岸时,全团已经被敌军割断与北撤主力的联系,因而遭到重大伤亡,但为了掩护大部队顺利撤退,符志行指挥部队边打边撤。符志行事后在回忆录《征途》中写道:“这主要是我们撤退时,失去军事工事依托,加上伤病员的行动迟缓,遭受敌机扫射、轰炸、炮击和坦克的攻击。敌人的密集火力,使我们的阵地变成一片火海,弥漫的硝烟、震撼横飞的泥土、沙石似乎要把我们埋没,到处是战友们的尸体。”


      符志行指挥暂编第4团入朝先后参加三次战役,在条件极其恶劣、供应不足的情况下与装备现代化的敌人作战,全团仅剩下400人左右的伤病员和勉强可以作战的200多人。



    乐会、琼东县抗美援朝捐款购飞机纪念章。


      琼岛骁将朝鲜战场


      逞英豪


      抗美援朝战争,是中国人民在取得国内革命战争胜利之后,进行的一场反侵略的正义战争。卢胜中将作为琼籍的将军,也在朝鲜战场上指挥部队,为维护祖国安全和保卫世界和平做出了贡献。1952年8月,卢胜所在部队奉命在上海市嘉定地区按志愿军编制整编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第23军。钟国楚任军长,卢胜任军政委。


      部队开进朝鲜前线后,当面之敌为美7师大部和南韩2师全部。为了贯彻志愿军总部“持久作战,积极防御”的战略方针,卢胜积极组织23军开展了冷枪冷炮杀敌运动,取得了较好的成果。仅在1953年4月15日至20日5天内,23军共发射冷炮102发,毙伤敌120余人。23军积极开展小部队夜间战斗活动和神出鬼没的冷枪冷炮杀敌运动,使得敌人昼夜龟缩在防御工事里,不敢轻易出来活动。



    琼山县发动百姓捐款购买“琼山人民号”飞机的证明票证。


      1953年,为了配合停战谈判,志愿军党委决定于5月中旬起对敌发起夏季进攻战役。根据志愿军党委指示,卢胜组织23军调整了部署,积极组织小打,并加强大打准备。为积极配合东线主要方向的进攻,卢胜决定以第67师全部,在炮兵、坦克支援下,攻歼石岘洞北山守敌,并坚决打退敌人反扑,巩固阵地。7月8日清晨,美7师预备队在空军、炮兵的支援下,向23军阵地发起了大规模反扑。面对来势汹汹的敌人,卢胜指挥部队沉着应战,要求部队充分利用坑道,坚守阵地,大量杀伤敌人。23军第199团先后投入6个连队与敌人浴血奋战,坚持作战3昼夜,歼敌2000余人,胜利完成了坚守主峰的任务。


      同一时期,卢胜指挥第73师发起了反击281.2高地西北和北无名高地的战斗,与敌展开了反复争夺,歼灭了大量敌人。7月6日到9日,23军共打垮了敌人大小47次反扑,共歼灭南韩3师1500余人,俘敌7人,圆满地完成了预期的任务。


      作为军政委,卢胜还积极加强军队党组织建设。在整个战斗过程中,23军党的组织力量还得到了加强,战时支部工作有了发展,以阵地为单位建立党支部的分支部,适时地发挥了党支部的战斗堡垒作用。全军15909名共产党员中,立功的有3243名。同时,在战斗中发展新党员371名,发展共青团员l071名,发扬了军事民主,激扬了革命英雄主义。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