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站点
> 海南抗美援朝琼岛骁将逞英豪
详细内容

海南抗美援朝琼岛骁将逞英豪

时间:2020-11-09     人气:85     来源:中国海口政府门户网站     作者:
概述:1950年10月,所谓的联合国军大举进犯朝鲜北方,并把战火烧到我国东北边境。中共中央根据朝鲜党和政府的请求以及祖国的安全需要,作出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战略决策......



卢胜


  1950年10月,所谓的联合国军大举进犯朝鲜北方,并把战火烧到我国东北边境。中共中央根据朝鲜党和政府的请求以及祖国的安全需要,作出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战略决策,派出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鲜作战。许多琼籍指战员活跃在抗美援朝的战场上,有的甚至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今年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让我们珍爱和平,永远铭记他们的丰功伟绩。



符志行


  琼籍指战员血战北江


  1950年12月初,广东南路军分区接到华南军区命令,以南路军分区整编部队为基础,立即组成暂编第4团,开赴抗美援朝前线参战,琼籍指战员符志行担任该团团长。由于战士报名踊跃,尽管编制仅有一个团,但实际战斗人员达到了3600多人,相当于一个旅。符志行带领全团战士先后参加了抗美援朝第三、四、五次战役。


  在第四战役第二阶段,为了阻止敌人的前进,符志行带领暂编第4团正面迎击美军第2师。敌人借助装备优势,集中一切火力向暂编第4团阵地猛烈进攻。为了减少被敌机和重炮攻击的伤亡,符志行指挥部队采取近战策略。在敌人进入防御阵地二三十米左右,符志行才命令吹起冲锋号,指挥战士跳出防御工事冲入敌阵进行肉搏。暂编第4团没有反坦克炮,符志行命令战士采取最原始的办法,依靠近身作战击毁敌军坦克。暂编第4团的战士们靠手榴弹、爆破筒、火箭筒阻击敌人坦克的进攻,许多身受重伤的战士,拿着手榴弹、爆破筒翻身跃向坦克,与冲过来的坦克同归于尽。战役结束后,全团仅剩下1500多人。


  在第五次战役中,由于友军撤退过快,导致第4团全团被孤立在北江南岸,面临美军第7师、第24师和李承晚第6师的夹攻,全团三面受敌,部队战斗极其艰苦。1951年5月25日,符志行决定突过南岸时,全团已经被敌军割断与北撤主力的联系,因而遭到重大伤亡,但为了掩护大部队顺利撤退,符志行指挥部队边打边撤。符志行事后在回忆录《征途》中写道:“这主要是我们撤退时,失去军事工事依托,加上伤病员的行动迟缓,遭受敌机扫射、轰炸、炮击和坦克的攻击。敌人的密集火力,使我们的阵地变成一片火海,弥漫的硝烟、震撼横飞的泥土、沙石似乎要把我们埋没,到处是战友们的尸体。”


  符志行指挥暂编第4团入朝先后参加三次战役,在条件极其恶劣、供应不足的情况下与装备现代化的敌人作战,全团仅剩下400人左右的伤病员和勉强可以作战的200多人。



乐会、琼东县抗美援朝捐款购飞机纪念章。


  琼岛骁将朝鲜战场


  逞英豪


  抗美援朝战争,是中国人民在取得国内革命战争胜利之后,进行的一场反侵略的正义战争。卢胜中将作为琼籍的将军,也在朝鲜战场上指挥部队,为维护祖国安全和保卫世界和平做出了贡献。1952年8月,卢胜所在部队奉命在上海市嘉定地区按志愿军编制整编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第23军。钟国楚任军长,卢胜任军政委。


  部队开进朝鲜前线后,当面之敌为美7师大部和南韩2师全部。为了贯彻志愿军总部“持久作战,积极防御”的战略方针,卢胜积极组织23军开展了冷枪冷炮杀敌运动,取得了较好的成果。仅在1953年4月15日至20日5天内,23军共发射冷炮102发,毙伤敌120余人。23军积极开展小部队夜间战斗活动和神出鬼没的冷枪冷炮杀敌运动,使得敌人昼夜龟缩在防御工事里,不敢轻易出来活动。



琼山县发动百姓捐款购买“琼山人民号”飞机的证明票证。


  1953年,为了配合停战谈判,志愿军党委决定于5月中旬起对敌发起夏季进攻战役。根据志愿军党委指示,卢胜组织23军调整了部署,积极组织小打,并加强大打准备。为积极配合东线主要方向的进攻,卢胜决定以第67师全部,在炮兵、坦克支援下,攻歼石岘洞北山守敌,并坚决打退敌人反扑,巩固阵地。7月8日清晨,美7师预备队在空军、炮兵的支援下,向23军阵地发起了大规模反扑。面对来势汹汹的敌人,卢胜指挥部队沉着应战,要求部队充分利用坑道,坚守阵地,大量杀伤敌人。23军第199团先后投入6个连队与敌人浴血奋战,坚持作战3昼夜,歼敌2000余人,胜利完成了坚守主峰的任务。


  同一时期,卢胜指挥第73师发起了反击281.2高地西北和北无名高地的战斗,与敌展开了反复争夺,歼灭了大量敌人。7月6日到9日,23军共打垮了敌人大小47次反扑,共歼灭南韩3师1500余人,俘敌7人,圆满地完成了预期的任务。


  作为军政委,卢胜还积极加强军队党组织建设。在整个战斗过程中,23军党的组织力量还得到了加强,战时支部工作有了发展,以阵地为单位建立党支部的分支部,适时地发挥了党支部的战斗堡垒作用。全军15909名共产党员中,立功的有3243名。同时,在战斗中发展新党员371名,发展共青团员l071名,发扬了军事民主,激扬了革命英雄主义。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清代《琼黎风俗图》中黎族干栏式船形屋。 陈耿 翻拍



    一位疍家父亲,将自己的孩子抱上另一条船。杨威胜 摄


      城池、村落被包裹在山海之间,或悠游惬意、或辛苦恣睢,这大概是古往今来海之南人们的基本生活图景。对于一些少数族群来讲,太多跌宕起伏的往事随着历史的冲刷归于杳远,而那些充满勃勃生机的经典场景却留在史册待人探寻。大到族群迁徙、建筑布局,小到屋宇立基、起居作息……今人有幸借由方志笔记细腻生动的笔触来透视海岛文明的往昔,从以笔墨所铺展的山海画卷中领略历史的深邃壮丽,并由衷赞叹海南岛先民面对生活的积极乐观。


      就地取材吊脚房


      海南岛中部有黎母山,四季如春,冬暖夏凉。宋代周去非在《岭外代答》中记载:“海南四州(军)中,有黎母山。其山之水,分流四郡。”当时,海南的黎族分熟黎与生黎(按《桂海虞衡志》:不供赋役者名生黎;耕作省地供赋役者名熟黎),“熟黎所居,半险半易,生黎之处,则已阻深,然皆环黎母山居耳。”黎母山不仅是黎族的始祖山,还是仙山一般令人向往的存在:“若黎母山巅数百里,常在云雾之上……秋晴清澄,或见尖翠浮空,下积鸿蒙……其上之人,寿考逸乐,不接人世。”(《岭外代答》)此地水泉甘美,若及高处,更如处桃源仙境,居于其间能得享长寿安乐。山水怡然,海岛较早的先民就以黎母山为中心,向四野延伸,繁衍生息。


      海南山居的屋宇最大可能地契合了海岛的环境,黎族的民居颇有特色:“居处架木两重,上铺以草如楼,呼曰栏房。上以自居,下以畜牧……”(《咸宾录》)黎人的栏房从古越“依树积木,以居其上”的“干栏”式巢居能找到雏形。所谓“干栏”式建筑,就是上居人下养牲畜。黎人依据气候和地理条件,改良了这种竹木结构建筑:形长且阔,茅檐低矮,状若覆舟,亦称船形屋。


      船形屋有高架、低架之分,房顶的圆拱造型利于抵抗台风侵袭,茅草屋面有防湿、防瘴、隔热的功能。俗语云:“一条竹竿挂家当,三个石头做个灶。”房屋中的三石灶是一种由一块木板和三块石头搭成的原始灶台,可以席地炊煮。灶上置有烘物架,挂着需要烘干的粮食、种子、肉类、衣物等。船形屋所用的茅草、泥巴、木头或竹子等建筑材料都是就地取材,天然素净、质朴无华。可说是简单的屋宇安置了人们最基本的生活需要。


      旧俗中,黎族青年的婚恋比较自由,女孩十三四岁,会搬到父母为其准备的隆闺单独居住。隆闺作为主建筑的附属品,小巧玲珑,别具特色。另外,为长者或者首领建造的房屋称“隆奥雅”(黎族的长者或首领称“奥雅”),这种房屋用料厚重、结实,比普通的船形屋高大宽敞。如今在东方玉龙山山脚下的白查村以及昌江霸王岭腹地的洪水村等地,还可以看到这种保留了黎族传统特色的船形屋。


      虽然居住、炊饮、畜牧等功能一应俱全,不过黎族把盥洗安排在山川之间,宋代范成大的《桂海虞衡志》细致生动地描绘了一幅黎女沐浴图:“群浴于川,先去上衣,自濯,乃濯足,渐升其裙,至顶,以身串入水。浴已,则裙复自顶而下,身亦出水。”这其实是黎族妇女穿着“贯头衣”和“公式裙”群浴的情形,自在欢乐,一派天然。


      生活在群山之间的还有苗族。苗族主要是明代开始迁徙而来,开始没有固定居住点,往往是一年一砍山、几年一搬家,生活方式和黎族类似,过着迁徙不定的游牧生活。清龚柴的《苗民考》可说是过去苗民的生存写真。传统的苗寨“斩木结茅,以蔽风雨”,后来逐渐有了瓦屋,但是相对低矮。分家单独居住的也有上居人下养牲畜的高架屋。苗民一种别致朴素的取暖方式是用三叉木支在洞板旁,烧火烤背,板子烧焦则换一块。苗民冬月间有灭旧火、换新火的扫寨活动,这是由来已久的集体防火保寨习俗。


      佳肴待客享醇味


      为了适应上山下海的耕渔作业,黎族有一些特色的食物保存方法。如鱼茶是黎族常见的一种鲜鱼加工方式。将活鱼收拾干净,切块加盐,腌制一两个小时,再挤干水分,按比例掺入凉米饭、酒曲或者炒米等,放进罐子密封发酵,依据气候放置十天半个月,就变成了果腹佐餐的开胃佳肴。


      黎人好客,自然有不少有趣的待客之道,如《岭外代答》提到的“打甏”:“溪峒及邕、钦、琼、廉村落间,不饮清酒,以小瓮干酝为浓糟而贮存之。”有客到访,主人会将糟瓮放在主、客之间,女主人把水倒进瓮里,再插一根二尺长的竹管,管中间有一个银制的状似小鱼的关节。主、客共用一个吸管,吸得太缓或者太急,鱼状的关节都会闭合,酒便吸不上来。如果是主人做寿,也用这种酒待客,大家轮流喝。当然,后来饮用的多是新添加的水了,在淳朴的乡野间,或许更易找到酒不醉人人自醉的味道。


      溯流而上海为家


      海上则相对凶险。在风帆时代,洋流、风向以及其他气候因素对航海来说都是攸关生死的大事。《岭外代答》称:“海南四郡之西南,其大海曰交趾洋。中有三合流……南舶往来,必冲三流之中,得风一息可济。苟入险无风,舟不可出,必瓦解于三流之中……昔尝有舶舟,为大西风所引,到于东大海,尾闾(古传海水所归之处)之声,震汹无地。俄得大东风以免。”自宋代的《宋会要》《琼管志》等开始,国人将漫长延展的南海岛礁称为“万里石塘”“万里长沙”,虽南海鲸波、骇浪滔天,辽阔深邃的大海却逐渐成为琼岛人民生产生活的重要场所。


      疍户(疍家人,亦称蜑或蛋)是水性极好的船民,旧时曾被称为“龙户”或“昆仑奴”。这两个称呼和疍民的外貌特征有关系。“龙户,在儋耳、珠崖,其人目睛皆青碧,善伏水,盖即所谓昆仑奴也。”(明·胡震亨《唐音癸签·龙户马人》)因扶南国(古中南半岛的古老王国)称其长官为昆仑,中国册籍就将“身黑若漆,齿白如素”的人称为昆仑人,后来“昆仑”成了皮肤黝黑之人的代名词或诨号。至于又被称为“龙户”,屈大均在《广东新语·舟语·蛋家艇》中解释道:“昔时称为龙户者,以其入水辄绣面文身,以象蛟龙之子。”可见有些疍民也如黎、傣等越人后裔一样,有绣面文身的习俗。疍民从秦汉时代就开始了下海捕捞的生涯,他们一生几乎可以用“以舟为室,视水如陆,浮生江海”来概括。


      古人常把蜑民分三种,鱼蜑、蚝蜑和木蜑。即结网捕鱼的,下海捕蚝的,上岸伐木的。“鱼蜑、蚝蜑能入水伏二三日。旁人以绳系其腰,绳动则引而上。”(《岭外代答》)在古代,疍民的生存颇为艰难,不仅可能因海难葬身鱼腹,还往往鹑衣百结、粮食不足。由于一直生活在船上,疍家孩童一出生就被母亲系在背上;能爬后便用长绳栓在短木头上,若意外堕水则将小孩儿顺着绳拉上船来;孩童学走路的时候,常见他们在船篷上乱爬,外人总不免惊出一身冷汗。不过疍家的孩子会走的同时基本就掌握了游泳技能,可谓是生于海、长于海的与大海共生的族群。(见赵汝适《诸蕃志·海南》)


      也有部分疍民在岸边生活:“蜑人……以舟楫为家,或编蓬水浒,谓之木栏。”(《咸宾录》)这些疍民上岸后,在沿海的滩涂海湾建造房屋,过上了定居的生活。因不事农耕与蚕桑,习惯飘荡江海的疍家逐渐形成了不少特色风俗和饮食,比如,入海取新鲜的鱼、虾、蟹、蚬、螺等创制的美食——艇仔粥,以其鲜美滑腻而广受欢迎,如今海南的早茶店里还常见它的身影。


      合上史册,黎族、苗族刀耕火种的生活杳然远去,疍民也结束了海上漂泊。人们可以走出大山或作别大海,选择更舒适、更丰富的安居方式,但山海之上、水云之间,仍是悠情所寄以及心灵家园。生活在海岛上的人们,依旧传承着那份质朴、自然的精神,享受着与自然相伴的乐活时光。

    阅读全文
  • 记者11月11日从2020年(第二十一届)海南国际旅游岛欢乐节组委会获悉,作为本届欢乐节17项主体活动之一的2020年海南国际旅游装备博览会,将于11月20日至22日在海南国际会展中心举行。


    本次旅游装备博览会以“新旅游 新装备 新发展”为主题,预计参展企业将超300家,现场展示展销的旅游设施设备将超过1000类,将有超过500名专业买家参会。除了为市民游客提供参观、了解、购置旅游装备的平台,本届博览会还有望成为旅游装备制造企业落地海南旅游,进行建设交流合作的窗口。


    时间:11月20日至22日


    地点:海南国际会展中心


    展览内容:


    设置高端旅游交通装备、旅游基础设施装备、户外旅游运动装备等3大展馆


    涵盖智慧出行、房车及露营装备、户外旅游设施、游乐设施、户外运动装备、海洋旅游装备、低空飞行装备、全国旅游出行目的地等8大展区


    展出“陆、海、空”各大板块旅游装备设施、旅游出行交通工具以及智慧旅游产品等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