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站点
> 琼脂天香 冠绝天下
详细内容

琼脂天香 冠绝天下

时间:2020-12-03     人气:160     来源:海南省人民政府网     作者:
概述:来自国内不同行业的嘉宾们,通过品鉴过手留香的崖香精品,领略了海南沉香沉静内敛、清扬灵动的魅力。正可谓:香事,雅事,盛事,尽在天香一掬......

海南沉水马蹄香。


文\本刊特约撰稿 魏希望 图\吴忠平


9月29日,中国绿公司年会在海口观澜湖举行。期间以展示海南沉香文化底蕴和沉香精品的“天香雅集”活动,向莅临嘉宾演绎了海南沉香的风采。


来自国内不同行业的嘉宾们,通过品鉴过手留香的崖香精品,领略了海南沉香沉静内敛、清扬灵动的魅力。正可谓:香事,雅事,盛事,尽在天香一掬。


海南沉香,自古以来享有盛誉,被公认为“天下第一香” 和“国香”,乃众香翘楚。


两汉时期开始在海南岛设置行政建置珠崖郡,唐代和北宋改建置为崖州,元明清时期又设建置为琼州。在沉香贸易中,为了区分产地,古人约定俗成地把产于海南的沉香,称为 “崖香”或“琼脂”。


文人雅士赞沉香


唐宋八大家之一,北宋文学泰斗苏轼,在贬谪海南儋州期间,写下烂若披锦的《沉香山子赋》,盛赞海南香:“矧儋崖之异产,实超然而不群。既金坚而玉润,亦鹤骨而龙筋。惟膏液之内足,故把握而兼斤。”借海南沉香绘物抒意的诗文古今有万千,而在笔落惊风雨的苏轼的文采面前则稍逊风骚。《沉香山子赋》,以思与境偕、物我交融的意境,成为中国古代推介海南沉香的首席美文。


明代医学家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引用北宋蔡京少子蔡絛《铁围山丛谈》佳句,为海南沉香的美誉度一锤定音:“占城(越南)不若真腊(柬埔寨),真腊不若海南黎峒。黎峒又以万安黎母山东峒者,冠绝天下,谓之海南沉,一片万钱。”


北宋宰相丁谓,在谪居崖州期间,写下崖香名篇《天香传》。丁谓把崖香喻为天香,含有三层含义:一曰,崖香堪称天下第一香;二曰,崖香乃天上神仙能够感知的仙香;三曰,崖香是天子御用的圣香。


海南沉香最动人的地方,是它的“沉”。蕴含入水即沉的品质,也在于它的“香”,沉静内敛,香而不艳,浓而不俗,香氛拂过,令人瞬间沉静如水。


海南沉水香。


据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热带生物技术研究所戴好富博士研究分析,海南沉香富含两个最重要的成分,一是色酮,一是蓓半萜类化合物。而这两个重要成分在白木香树所结沉香中同时出现,既是白木香树区别于其他树种的主要标志,也是佐证沉香在中医理疗过程中芳香开窍、理气镇静等药理作用的关键因素。


沉香在中药配伍中主使“镇定、安静”作用,沉香树沉潜山林一生只为结香的可贵品质,间接呼应了海南沉香沉静内敛、兰心蕙质的文化底蕴,彰显了文人雅士、骐骥才俊,对德艺双修、瑰意琦行的道德操守,诠释了一如清水、洁静空明的心境路程。所昭示的美德,如同美玉默默散发温润之光,怀有美的文采而不去张扬!也顺应了当今世界和谐共处,和平清扬的社会诉求和时代潮流。


海南紫奇楠。


沉香里蕴藏的文化


两宋时期,文人雅士即把“插花、挂画、斗茶、品香”, 视为修身养性的“四般雅事”。由此反映了彼时沉香对文化的深远影响。


世界三大宗教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在千百年的沧桑岁月中,以不同的文化信仰,影响着人类进程和世界历史。尽管三大宗教信仰不同,但在教义中却有一个共同的信物,这就是沉香。


唐代大和尚鉴真,在公元748年,因受台风影响,东渡日本时所乘海船漂移到海南振州(三亚市),在此留住一年。离开海南时,当地佛教界人士,赠送鉴真海南沉香。由此,鉴真把海南沉香和中国香文化,传播到日本,其影响至今经久不衰。


海南沉香,清雅纯正、鲜活灵动;花香飞扬、凉甜透澈;远引笃厚、蕴德含章。千百年来,海南沉香之所以能够冠绝天下,备受青睐,主要是吻合了中国传统文化的脉搏。每逢重大节庆,我们都会以香为载体,来表达我们对先人的怀念,对自然的崇敬,这实际是中华民族特有的感恩文化所在。


励志笃行的沉香精神


《周易》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沉香树经受雷击风摧、日炙火燎、蚁噬虫啮、刀劈斧砍, 历尽伤痛,在它生命将尽时,香成而树枯,把芬芳留给了人间。这正是励志笃行的沉香精神所在。


众所周知,沉香树受伤后,在伤口处通过自我修复,流出的汁液日积月累形成香脂,也就是我们所说的沉香。


印度诗人泰戈尔,在其诗集《飞鸟集》中,有著名的诗句:“世界以痛吻我,要我报之以歌!”中国诗人马德,把这句诗改了一下,成为意境完全不同的佳句:“世界以痛吻我,我要报之以歌!”你看,诗人把被动、消极的人生态度,升华成阳光、主动、积极而精神抖擞的乐观主义情怀。


人,来到这个世界上,难免要经历各种艰难困苦、风霜雨雪。有的人,可能会终其一生与病痛抗争,不能体会普通人阳光灿烂的幸福生活;有的人,可能会因一次投资失败,而从此一蹶不振、萎靡不前;还有的人,可能会因一次爱情失意,就心灰意冷,整天郁郁寡欢。也有的人,可能会采取截然不同的人生态度,把困难变为动力,把伤痛变为磨炼,把失败变为人生新的起点。


海南省在发展过程中,经历过改革与发展的困顿,也经历过希望与迷惘的艰难时期,但我们没有停顿,没有放弃,一直在为海南的美好未来而奔跑不止。今天,海南走在快速发展的正确道路上,其发展成就令全世界所瞩目。


最近几年,省委、省政府作出海南要绿色崛起的重大决策。“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理念,已经深入民心。“第四棵树”的发展目标,将把沉香产业推向可持续健康发展的良性轨道。


海南沉香以“四名十二状”分类形成。其中,沉水香、桟香、生结、熟结,是四个香属分类,有十二个品状:鸡骨香、小斗笠、青桂、顶盖、包头、倒架、吊口、树心格、虫漏、 蚁漏、马蹄香、黄熟香。


海南沉水包头。


《国语》说:“其德足以昭其馨香。”


中国传统文化告诉我们,君子修身养性的最高境界,是德艺双馨。君子文修,其道德修养与沉香的品质一样,独鹤与飞,清雅流芳!


据国家林业局上世纪80年代田野调查,海南岛有各类芳香植物370余种,有草本、木本、藤本等。香花弥漫,争奇斗妍。


郑和七下西洋,世人又美其名曰:“海上香料之路!”今天, 国家“一带一路”倡议和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又把海南沉香产业推向新的高度。


海内外事香者,早已视海南岛为沉香“圣地”,海南岛是名副其实的“香岛”。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12月2日是第9个“全国交通安全日”,为进一步优化交通安全管理服务的营商环境,确保道路交通安全、畅通、有序,今天上午,市公安局、市委宣传部、教育局等部门联合在环球春天广场举行以“知危险会避险,安全文明出行”为主题的“122”全国交通安全日宣传活动。


    宣传活动通过设置交通安全宣传展板、向过往市民分发交通安全手册、讲解交通安全知识、签名和到驾校参观摩托车驾驶人考试和交警执法装备演示活动等方式,传播文明交通理念,提升全民交通安全意识、文明意识、法治意识。


    市一小学生赖思蓉告诉记者,遵守交通规则应从小做起,她平时过马路,会注意红绿灯和旁边的车辆,她还会将交通规则告诉身边的亲朋好友,让大家一起传播正能量。


    交通出行,无论是机动车驾驶人、乘车人,还是非机动车和行人,每个人都是交通参与者,每一位交通参与者都应当掌握安全常识,遵守交通法规,自觉摒弃交通陋习,知危险、会避险。


    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大队教导员陈华琪说,希望通过活动加深广大交通出行者对交通安全的认识,共同为琼海营造良好的交通环境。


    市委常委、公安局长马凯出席主题宣传活动。


    阅读全文

  • 位于定安雷鸣镇仙坡村的胡氏大宗祠。


    淅淅沥沥的雨滴,飘洒在厚厚的枇杷树叶上。一场夏天的雨,让位于定安县雷鸣镇后俑村委会仙坡村胡氏大宗祠门前的枇杷树,绘出了一派“南风树树熟枇杷”的景象。


    这颗枇杷树在宗祠前伫立了多少年,即便是村里的老人也说不清,相传已经超过200多年,大约与胡氏宗祠的同龄,静静守望着宗祠。


    10多米开外,一处红墙灰瓦、金色飞檐的老建筑,将人们的思绪带入了过去,认人想一窥胡氏宗祠及其宗族先人的故事。


    胡氏大宗祠的内部梁架结构。

    先人迁琼 筚路蓝缕


    胡氏宗祠最早建在定安县城,但定城的宗祠已不复存在,后来胡氏各支派也建有祠堂,但真正形成规模,具有历史文化价值的是仙坡村的这一座。胡氏宗祠的故事,要从迁琼始祖胡兴父子说起。因为他们的书香门第之风影响深远,至今已有600多年。


    据介绍,明朝时,胡兴“举孝廉”官任主事,为了寻找更好的生息繁衍的“世外桃源”,明初自江西吉安庐陵县宦游卜居定安县。当时的定安是“内陲荒地”。二世胡钦于明成祖朱棣永乐六年(1408年)荐县岁贡,同年,三世祖胡璋出生。


    早期迁居定安县城的只有胡氏家族。当时兵荒马乱,百业萧条,胡兴父子迁到此地,二三代人的生活颇多苦难,宛如荆棘载路。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信念,胡兴着重培养的胡钦,1408年由岁贡,荐任福安(今越南东京)州判。


    后来,胡钦生胡璋、胡瑛、胡玫三子。胡璋受书香家庭熏陶,知书明理,父亲以廉吏著称,归田之后宦囊无余,他“百善以孝当先”,照顾父亲高寿正寝;又因二弟胡瑛身体病弱,以关爱之情,让其居住县城,自己于明正统十年(1445年)分居古爽(今富文镇九所村);三弟胡玫则被荐南京任礼部少监,其后嗣子孙移居定安次滩、黄龙坡、凤尾等村。


    留在县城的胡瑛16岁进县学补廪,又因自学懂得岐黄之术,久病成医,准为医学训科,是当时定安最负盛名的医生,他仁爱豁达,并著有医书。


    定安仙坡村胡氏大宗祠的精美木雕。


    进士胡濂 科甲世家


    在胡氏家族的历史名人中,不得不提胡濂及其后代。


    根据宣统《定安县志》的记载,胡瑛的儿子胡濂在父亲身边耳濡目染,自幼好学能文,姿性仁爱,10岁时便写得一手好文章,并在明弘治癸丑科(1493年)高中甲科,成为定安县科考史上的第一位进士,衣锦还乡。


    据记载,考中进士后,胡濂先当户部广西主事,又转至山东、云南、贵州、江西等地当官。在任上干了三件大事:一是督饷有功,被赐金牌文币,加官至四品,提升为贵州参政;二是厘宿弊、申法纪、廉明有声;三是平苗彝叛乱,升任江西右布政使。


    作为地方官员,胡濂的政绩,让百姓安居乐业,颇受民众爱戴。但他也十分不幸,适遇“宸濠”之变,被错抓送入监狱,事平后,受都御史王守仁(王阳明)、陈琳力保才被释放。此后,他曾感慨“时事叵测”,遂辞官回家,开启了“杜门屏迹,教训子孙”的生活。


    根据后人的记载,胡濂随和亲善,“人无少长,咸爱戴之”,大人、小孩都很喜欢他。胡濂还创家庙,置祭田,“治家有法,内外肃然”。


    胡濂的儿子胡楷,从小就一直跟随父亲读书,慷慨有大志,深得都御史王阳明器重。嘉靖乙酉年(1525年),胡楷考取拔贡,赴国子监肆业后,出任河南郑州通判。任上,胡楷“慈惠廉明,洞达政体”,居官十余年,清白自矢。归田之日,州人为之志思。


    胡楷生有五个儿子,两位进县庠就读,三位入京城太学苦读,延续着胡家书香绵远的传统。


    再往后,胡濂的曾孙胡衍宗,是一名岁贡,当过常州府经历;胡濂的五世孙胡鼎新,增生,为人友善,慷慨大度,济困扶贫,毫无吝啬。


    相传有一年大旱,临高匪首符元豪聚党围攻定安县城,胡鼎新兄弟捐酒捐米,亲自督战固守,打退匪兵,保障了一方平安。他的次子胡辉祖,相传在南明乙酉年(弘光元年、顺治二年,即1645年)考中举人,他学富五车,却不想当官,而是隐居家乡黄竹山,安乐终老。


    到了胡濂第七世孙胡士瑜,虽读一辈子书,晚年还嗜学不倦,多次赴考举人,却总是运气不佳,一直未能考中。但他一生写了许多文章诗赋,结有《文集》《诗赋集》《庭训》《架余书》四集,倒不失为定安的一笔文化财富。


    百年宗祠 屹立不倒


    话说迁居古爽(今富文镇九所村)的胡璋一脉,人丁一直不旺,后又经过迁居,最终落在仙坡村。如今,胡氏宗祠是定安县保存完好、规模最大的古建筑物。踏入宗祠前庭就能深刻感受到岁月赋予这座宗祠的庄重。


    据了解,这座胡氏大宗祠始建于清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道光十八年(1838年),曾进行大规模的重修。现在的规模体制,皆依当年所修。


    宗祠资料介绍,其建筑面积约1300平方米,有山门、前殿、正殿、配殿、通廊等建筑,庭院布局合理,所用木材坚实。


    如果细细品味宗祠的构建,不难看到其建造时的匠心独运。在宗祠的梁、柱上,雕刻极尽繁缛华丽之能事。祠中驼峰的木雕、窗花、壁画颇具艺术价值,主要有花卉、麒麟、蝙蝠、云纹等。全祠有设计造型各异之石础二十六对,工艺精致,造型优美大方。前殿、正殿共有驼峰浮雕三十八块,形象栩栩如生,其中有四块为双面浮雕。另有工艺独特、图案精美的木隔窗装饰七块,各种造型之石柱十八根,山门石柱上有一副阴刻隶字对联。


    在古人的观念中,修建宗祠的目的是祭祀祖先,通过这一活动,把家庭团结起来,弘扬祖宗美德,使这一家族福泽绵长,兴旺发达。因此,在祭祀之日,本族的人不论多忙多远,也要及时赶回。直至如今,每年正月十六,都是胡氏祠堂春祭的日子。那一天,全村的胡姓后人都聚集于此,穿戴统一,庄严而肃穆地开展祭祖仪式。


    而胡氏宗祠,还曾经是教书育人的地方。村民胡进永说,仙坡村胡氏宗祠自落成之日起,就设立学堂。即使是1943年,日寇开始推行奴化教育,不准农村办小学,仙坡村父老仍有兴学重教的人文精神,大胆地在祠堂里办小学。


    后来,胡氏宗祠历经风雨,出现倾颓,在村中群众和有关部门的努力下得到修缮,才基本恢复了原先的形制。


    1986年,胡氏宗祠被定安县政府列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1994年被海南省政府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2016年12月,胡氏宗祠所在的仙坡村被列入国家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等七个部委公布的第四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