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站点
> 玳瑁洲西岛曾经的名字
详细内容

玳瑁洲西岛曾经的名字

时间:2020-12-08     人气:150     来源:海南省人民政府网     作者:
概述:早年间三亚崖城人都知道,三亚有个“大妹洲”,知道烧石灰盖瓦房的石灰石,是从“大妹洲”运过来的。后来从“西岛女民兵”的故事,又知道“大妹洲”就是西岛......

光绪《崖州志》中的舆图上,将历史上的“玳瑁洲”标识为“西洲”。 陈耿 摄


文\本刊特约撰稿 黄家华


早年间三亚崖城人都知道,三亚有个“大妹洲”,知道烧石灰盖瓦房的石灰石,是从“大妹洲”运过来的。后来从“西岛女民兵”的故事,又知道“大妹洲”就是西岛。西岛为什么叫“大妹洲”呢?有人脑洞大开,说是因为“女民兵”。


其实,西岛原本叫“玳瑁洲”,更具体一点是“大玳瑁洲”、“西玳瑁洲”,后来也叫过“大洲”、“西洲”。


过去用玳瑁壳(俗称“十三鳞”)制作的手镯。 (资料图)


状似玳瑁


还是盛产玳瑁?


据明代正德《琼台志》载:“大、小玳瑁洲。大洲在州东南临川场海中,小洲在州西南黎伏乡海中,皆以形名。俗又传玳瑁尝在此育卵。”


此后的万历《琼州府志》和清代康熙、乾隆《崖州志》,都因袭《琼台志》。光绪《崖州志》没有盲从前人,自成一说:“东大小玳瑁洲,大洲在临川场海中,离三亚二十余里,周围三十里”。“东十里有小洲,周围十三里,与大洲对峙。”而“西大小玳瑁洲,在龙栖湾海中。”明确区分了三亚湾和龙栖湾一东一西,都有一对玳瑁洲,并详细说明了三亚湾里的大洲和小洲即西岛和东岛。


关于玳瑁洲因何得名的问题,《琼台志》称“皆以形名”,光绪《崖州志》认为,玳瑁“州境多生,故洲名玳瑁”,所言极是,有据可考。


早在东汉杨孚所撰的《异物志》就记载:“玳瑁,如龟。生南海。”玳瑁属海龟科,状类海龟。因其上颚前端勾曲,呈鹰嘴状,被叫做鹰嘴海龟,其实并非海龟。玳瑁背上有十三片鳞甲,黑白斑纹,相错而成,因此民间俗称“十三鳞”。玳瑁生活习性不同寻常,喜欢在暖水性海湾与浅水礁湖和珊瑚礁区觅食,喜欢在珊瑚礁的洞穴里栖息。所以三亚湾上的西岛、东岛海域,数百年前想必就是玳瑁得天独厚的宜居家园。


三亚湾属热带边缘性海洋季风气候。西岛的珊瑚礁区历史悠久。地质钻探资料表明,西岛几乎就是一个珊瑚岛。远古以来,一代代珊瑚在这里向死而生,活着的珊瑚和死去的珊瑚彼此交织,彼此重叠,共同粘合成壮观的珊瑚礁。西岛珊瑚礁环岛而丛生,品类不一,千姿百态,有扇子珊瑚、鹿角珊瑚、葵花珊瑚,不一而足。科考查明,该海域有一百多种造礁珊瑚,还有在成礁建造中具有积极意义的非造礁珊瑚,如苍珊瑚、笙珊瑚、软珊瑚和柳珊瑚等,更有与珊瑚礁生态系统共栖共荣,密切相依的其他丰富多样的海洋生物。可以想见,数百年前这里曾经是怎样一个生机无限的海底“热带雨林”。如此一方宝地,玳瑁当然既来之,则必流连忘返而安居之。


宋人诗云:“珊瑚树生玳瑁海。”古人好像也知道了玳瑁必择珊瑚礁而栖居。玳瑁是杂食动物,但是有一种食物是玳瑁必需的,那就是海绵。根据科研报告,海绵占玳瑁膳食总量的70%以上。而海绵多生长在珊瑚礁上。玳瑁的其他食物,贝类、虾蟹、海葵、水母、海藻、鱼类等,也多是生长在珊瑚礁区。珊瑚礁是玳瑁安身立命之所。无法想象,如果没有珊瑚礁,没有海绵,玳瑁将何以为生?西岛玳瑁三生有幸。其东临鹿回头半岛和小东海也有一片珊瑚礁区。一旦西岛食物供不应求,玳瑁即可游去觅食,保无饥谨之虞。


有人问,鹿回头、小东海从前也有玳瑁吧?当然。在人类尚未涉足这片土地之前,那一带应该也是玳瑁的安居之地。也许在宋元时候,此间沿海的玳瑁就开始陆续迁徙到西岛和东岛去了。因为彼时它们可能已经遭到捕猎惊扰。趋利避害也是玳瑁的本能,其时的西岛、东岛对于玳瑁之利是不言而喻的。西岛、东岛皆是“孤悬海外,四无毗连”。在借助舟楫过海还并非易事的古代,大海便是天堑,将岛屿隔绝于人世。海岛于是成了玳瑁生息繁衍的一方乐土。西岛北面是一大片沙滩,这就是玳瑁繁殖最理想的“产院”,既方便又安全。


光绪《崖州志》言之有理。安居足食使此间生息繁衍的玳瑁越来越多,实至而名成。大约在元末明初,往昔的无名岛自然而然成了“玳瑁洲”。


三亚西岛全景图。 西岛社区 供图


商贾逐利+环境恶化


百年前玳瑁濒临灭绝


玳瑁乃古人心目中的奇珍异宝:“瑶碧玉珠,翡翠玳瑁。文彩明朗,润泽若濡。”《逸周书》记载,早在商朝就曾令南方诸国进献珠玑、玳瑁等贡品。《史记·货殖列传》记载,儋耳沿海有珠玑、玳瑁等奇货。《后汉书》所载南方珍产,玳瑁亦在其中。玳瑁自古备受瞩目。隋唐时崖州珠崖郡是进贡玳瑁的主要地区。而《崖州志》载珠崖郡“土贡”,其中“玳瑁”只有“一具”,可能失实。


玳瑁鳞甲制作的首饰及装饰的器具,是皇家达官的标配日用品,也是富豪显贵的奢侈品。中国古代诗词中,“玳瑁”是富贵奢华的象征。“玄髻玳瑁簪”“珠帘玳瑁钩”“雪手轻揉玳瑁筝”“美女争窥玳瑁帘”“销魂玳瑁床”,还有“玳瑁筵中怀里醉”,比比皆是。别误会,古诗中频频出现的“玳瑁筵”,并不是有玳瑁烹制的珍馐美食。玳瑁肉有毒,食不得。所谓“玳瑁筵”是指,以玳瑁装饰坐具的豪华盛宴。


玳瑁受到如此持久的狂热青睐,后果不言自明,势必招来杀身之祸。即便是僻居炎荒之地者,也未能幸免。人类贪欲的驱使,几乎要将玳瑁赶尽杀绝。


最晚在清乾隆年间,就有不速之客利用舟楫之便光顾玳瑁洲。商贾高价收购,使玳瑁成了牟利丰厚的奇货。可以想见,面临疯狂的捕猎,玳瑁洲的玳瑁危在旦夕。祸不单行,即便有不少逃脱的和幼雏尚未成长而幸存下来,但还能够安宁地繁衍生息吗?


西岛上现存两块清代的墓碑,一块是乾隆年间的,一块是嘉庆年间的,说明那时早有人家安居在岛上。据说西岛最早的居民,是来自崖州城西的港门渔民。后来一百多年间,不断有人移居岛上,当然就要不断地筑室建屋以安家栖身。西岛从前的房屋,墙壁多是用珊瑚石块叠砌。郭沫若1962年视察西岛题诗:“小豆夹花树树黄,珊瑚处处砌为墙。”这是西岛传统民居真实的写照。岛民造屋就地取材,利用珊瑚自然便利。但如此一来,玳瑁赖以为生的珊瑚礁势必遭到破坏。后果不堪设想。


可以推断,民国初年,玳瑁洲的玳瑁就已濒临灭绝。实之不存,名将焉附?刊行于1933年的《海南岛志》,在述及玳瑁洲时,就干脆弃其“玳瑁”之虚名,直接说:“(三亚)港岸有鹿回头岭,其西有二沙洲,一曰东洲,一曰西洲。”


1953年后,行政区划则统称东岛、西岛。1990年经过国务院批准,设立海南三亚国家级珊瑚礁自然保护区,东岛和西岛就在保护区中,玳瑁在中国也被列入了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


无独有偶。汉武帝元封元年(公元前110年)在海南岛置珠崖儋耳二郡。珠崖郡领辖五县,其中有一个“玳瑁县”。据学者考证,玳瑁县治所在今海口市琼山区府城镇南30公里的龙塘镇,辖今琼山区沿海地带,玳瑁县乃因该地当年盛产玳瑁而得名。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位于定安雷鸣镇仙坡村的胡氏大宗祠。


    淅淅沥沥的雨滴,飘洒在厚厚的枇杷树叶上。一场夏天的雨,让位于定安县雷鸣镇后俑村委会仙坡村胡氏大宗祠门前的枇杷树,绘出了一派“南风树树熟枇杷”的景象。


    这颗枇杷树在宗祠前伫立了多少年,即便是村里的老人也说不清,相传已经超过200多年,大约与胡氏宗祠的同龄,静静守望着宗祠。


    10多米开外,一处红墙灰瓦、金色飞檐的老建筑,将人们的思绪带入了过去,认人想一窥胡氏宗祠及其宗族先人的故事。


    胡氏大宗祠的内部梁架结构。

    先人迁琼 筚路蓝缕


    胡氏宗祠最早建在定安县城,但定城的宗祠已不复存在,后来胡氏各支派也建有祠堂,但真正形成规模,具有历史文化价值的是仙坡村的这一座。胡氏宗祠的故事,要从迁琼始祖胡兴父子说起。因为他们的书香门第之风影响深远,至今已有600多年。


    据介绍,明朝时,胡兴“举孝廉”官任主事,为了寻找更好的生息繁衍的“世外桃源”,明初自江西吉安庐陵县宦游卜居定安县。当时的定安是“内陲荒地”。二世胡钦于明成祖朱棣永乐六年(1408年)荐县岁贡,同年,三世祖胡璋出生。


    早期迁居定安县城的只有胡氏家族。当时兵荒马乱,百业萧条,胡兴父子迁到此地,二三代人的生活颇多苦难,宛如荆棘载路。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信念,胡兴着重培养的胡钦,1408年由岁贡,荐任福安(今越南东京)州判。


    后来,胡钦生胡璋、胡瑛、胡玫三子。胡璋受书香家庭熏陶,知书明理,父亲以廉吏著称,归田之后宦囊无余,他“百善以孝当先”,照顾父亲高寿正寝;又因二弟胡瑛身体病弱,以关爱之情,让其居住县城,自己于明正统十年(1445年)分居古爽(今富文镇九所村);三弟胡玫则被荐南京任礼部少监,其后嗣子孙移居定安次滩、黄龙坡、凤尾等村。


    留在县城的胡瑛16岁进县学补廪,又因自学懂得岐黄之术,久病成医,准为医学训科,是当时定安最负盛名的医生,他仁爱豁达,并著有医书。


    定安仙坡村胡氏大宗祠的精美木雕。


    进士胡濂 科甲世家


    在胡氏家族的历史名人中,不得不提胡濂及其后代。


    根据宣统《定安县志》的记载,胡瑛的儿子胡濂在父亲身边耳濡目染,自幼好学能文,姿性仁爱,10岁时便写得一手好文章,并在明弘治癸丑科(1493年)高中甲科,成为定安县科考史上的第一位进士,衣锦还乡。


    据记载,考中进士后,胡濂先当户部广西主事,又转至山东、云南、贵州、江西等地当官。在任上干了三件大事:一是督饷有功,被赐金牌文币,加官至四品,提升为贵州参政;二是厘宿弊、申法纪、廉明有声;三是平苗彝叛乱,升任江西右布政使。


    作为地方官员,胡濂的政绩,让百姓安居乐业,颇受民众爱戴。但他也十分不幸,适遇“宸濠”之变,被错抓送入监狱,事平后,受都御史王守仁(王阳明)、陈琳力保才被释放。此后,他曾感慨“时事叵测”,遂辞官回家,开启了“杜门屏迹,教训子孙”的生活。


    根据后人的记载,胡濂随和亲善,“人无少长,咸爱戴之”,大人、小孩都很喜欢他。胡濂还创家庙,置祭田,“治家有法,内外肃然”。


    胡濂的儿子胡楷,从小就一直跟随父亲读书,慷慨有大志,深得都御史王阳明器重。嘉靖乙酉年(1525年),胡楷考取拔贡,赴国子监肆业后,出任河南郑州通判。任上,胡楷“慈惠廉明,洞达政体”,居官十余年,清白自矢。归田之日,州人为之志思。


    胡楷生有五个儿子,两位进县庠就读,三位入京城太学苦读,延续着胡家书香绵远的传统。


    再往后,胡濂的曾孙胡衍宗,是一名岁贡,当过常州府经历;胡濂的五世孙胡鼎新,增生,为人友善,慷慨大度,济困扶贫,毫无吝啬。


    相传有一年大旱,临高匪首符元豪聚党围攻定安县城,胡鼎新兄弟捐酒捐米,亲自督战固守,打退匪兵,保障了一方平安。他的次子胡辉祖,相传在南明乙酉年(弘光元年、顺治二年,即1645年)考中举人,他学富五车,却不想当官,而是隐居家乡黄竹山,安乐终老。


    到了胡濂第七世孙胡士瑜,虽读一辈子书,晚年还嗜学不倦,多次赴考举人,却总是运气不佳,一直未能考中。但他一生写了许多文章诗赋,结有《文集》《诗赋集》《庭训》《架余书》四集,倒不失为定安的一笔文化财富。


    百年宗祠 屹立不倒


    话说迁居古爽(今富文镇九所村)的胡璋一脉,人丁一直不旺,后又经过迁居,最终落在仙坡村。如今,胡氏宗祠是定安县保存完好、规模最大的古建筑物。踏入宗祠前庭就能深刻感受到岁月赋予这座宗祠的庄重。


    据了解,这座胡氏大宗祠始建于清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道光十八年(1838年),曾进行大规模的重修。现在的规模体制,皆依当年所修。


    宗祠资料介绍,其建筑面积约1300平方米,有山门、前殿、正殿、配殿、通廊等建筑,庭院布局合理,所用木材坚实。


    如果细细品味宗祠的构建,不难看到其建造时的匠心独运。在宗祠的梁、柱上,雕刻极尽繁缛华丽之能事。祠中驼峰的木雕、窗花、壁画颇具艺术价值,主要有花卉、麒麟、蝙蝠、云纹等。全祠有设计造型各异之石础二十六对,工艺精致,造型优美大方。前殿、正殿共有驼峰浮雕三十八块,形象栩栩如生,其中有四块为双面浮雕。另有工艺独特、图案精美的木隔窗装饰七块,各种造型之石柱十八根,山门石柱上有一副阴刻隶字对联。


    在古人的观念中,修建宗祠的目的是祭祀祖先,通过这一活动,把家庭团结起来,弘扬祖宗美德,使这一家族福泽绵长,兴旺发达。因此,在祭祀之日,本族的人不论多忙多远,也要及时赶回。直至如今,每年正月十六,都是胡氏祠堂春祭的日子。那一天,全村的胡姓后人都聚集于此,穿戴统一,庄严而肃穆地开展祭祖仪式。


    而胡氏宗祠,还曾经是教书育人的地方。村民胡进永说,仙坡村胡氏宗祠自落成之日起,就设立学堂。即使是1943年,日寇开始推行奴化教育,不准农村办小学,仙坡村父老仍有兴学重教的人文精神,大胆地在祠堂里办小学。


    后来,胡氏宗祠历经风雨,出现倾颓,在村中群众和有关部门的努力下得到修缮,才基本恢复了原先的形制。


    1986年,胡氏宗祠被定安县政府列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1994年被海南省政府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2016年12月,胡氏宗祠所在的仙坡村被列入国家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等七个部委公布的第四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

    阅读全文

  • 椰冻奶酪。海南日报记者 邓钰 摄


      在海南,夏天的味道,是椰子味的,馥郁、细腻、香甜而饱满。


      烈日炎炎,没有什么比吃上爽口鲜甜的椰子更令人满足。除了从树上采摘新鲜的椰子喝椰子水、食椰肉外,人们还设计出各式椰子甜品、点心和菜肴,比如说浓郁的椰子糖、弹牙的椰子糕、清香的椰子饭,当然还有甜鲜的椰子鸡。


      而近来,椰子还有了更时髦的打开方式——制作椰冻奶酪。


      椰冻奶酪乍一看,像是一个真空包装的椰子。然而打开这层包装,椰子里装的并非椰子水,而是白白嫩嫩的椰肉包裹着细致嫩滑的奶酪和椰子水果冻。挖起一勺放入口中,椰子混合奶酪的香味瞬间充盈味蕾,十分美妙。再撒下薄薄一层椰肉脆片,滑与脆,鲜与甜相融合的美妙滋味,令人沉醉。


      椰冻奶酪虽好吃,制作却不轻松。椰子有着天生的保鲜短板:椰壳打开一天,椰子水就会变质,泛出酸臭味,失去椰子水本来的清甜;椰子过于成熟或稚嫩,都会影响椰冻最终的口感;在制作、包装环节若未经严格消毒,更是容易滋生细菌,危害健康。


      一颗颗椰冻奶酪能够如此美味,归因于研发制造者的匠心追求。在定安县塔岭工业园区海南常来常往农业开发有限公司的工厂内,公司创始人王知华拿起两个椰冻奶酪,细细介绍研发和制作过程。


      “要保障椰冻的美味,从选材开始就得层层把关。”王知华介绍,制作椰冻的椰子必须大小适中、熟嫩得当,椰子“腰围”得控制在36厘米到38厘米之间,而且不能有异味和沉淀。从原材料的挑选到椰冻的完成,必须在无菌条件下,经过28个加工环节。比如椰壳,也得经过机器初打磨,再由人工进一步细加工。“最重要的是,保证在制作过程中,不添加任何的糖分和人工调味品,必须保持椰子原有的香味和口感。”


      “我们希望椰冻奶酪能成为海南味道的代表之一。”王知华聘请了专业设计团队,为自家产品设计了独特的包装和憨态可掬的吉祥物椰娃。其中,椰娃分为男孩和女孩。男孩身着椰壳装,怀抱椰冻,手持木勺,表情馋切。女孩身着椰叶服,矜持而立,噘起的小嘴做乞食状,娇羞可爱。“椰娃在设计时,结合了椰树和椰果的特质,更具有代表性和亲和度,能让消费者了解海南椰子健康、积极的产品形象。”他说。


      椰香不怕巷子远,王知华从来不担心销路问题。“做产品,就是要抓住卖点,椰冻奶酪的卖点就是浓郁的海南味道!”他胸有成竹,“我们的受众是游客和岛外市场。”在冬交会、农博会和旅游文化节等展销舞台上,椰冻奶酪一亮相便大受追捧,所有展品销售一空。


      如今,在三亚、海口、琼海等地的景区、商场,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地的商业街,都能见到“常来常往”椰冻奶酪的身影。


      线下飘香,线上红火,椰冻奶酪早已成为不折不扣的“网红”。有着时尚包装和香甜品质的椰冻奶酪一经上线,便在京东、淘宝和微店等多个平台销售火爆。


      在王知华的椰冻奶酪工厂,快递公司的专车每天会准时进厂,工人将装箱好的椰冻奶酪搬上车,而当天,这批货就将从美兰机场飞向全国各地。“每天的订单都不少于1000个,旺季的时候,工人们得加班到深夜。”他说,虽然辛苦,却令人欣喜,因为这份独特的海南味道,已然越飘越远……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