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站点
> 新安江畔“金江市” “打铁铺”的县治演变
详细内容

新安江畔“金江市” “打铁铺”的县治演变

时间:2020-12-08     人气:141     来源:海南省人民政府网     作者:
概述:金江镇位于澄迈县中部,北面有海拔102米的地坡岭,形如初月,弯面向南,紧抱金江;地势西北高东南低,南渡江从西边流入城区......


新安江(南渡江)将金江分为南北两个城区。


文\图 特约撰稿 符能


金江镇位于澄迈县中部,北面有海拔102米的地坡岭,形如初月,弯面向南,紧抱金江;地势西北高东南低,南渡江从西边流入城区,沿内弯状地势向东流去,将金江分成南北两个部分。金江在元代初名“打铁铺”,后称“打铁市”,在清代始称“金江市”,此后一直是澄迈县的政治、经济、文化和交通中心。


翁家兄弟南渡海南 从“打铁铺”到“打铁市”


宋末元初,金江今址地域是澄迈新安江河漫滩平原。那时候由于兵荒马乱,大量汉人南渡来到海南岛。刚开始有少数汉人到新安江南畔搭草寮生活,其中有翁姓三兄弟到新安江北岸定居,为当地居民锻打铁耙、镰刀等农用铁器。


日复一日,来新安江畔定居的人逐渐多起来,附近的村民也经常在那里聚集,购置和维修铁器,交换河捞野猎物品,因而此地成为新凑的聚落,形成“打铁铺”。


有一次,打铁铺意外失火,草舍被焚,翁家三兄弟在附近重新盖草舍,重操旧业。之后,三兄弟兴建房屋,生儿育女,传宗接代,不久翁姓居民有六七户,当时人们称之为“翁半城”,亦称打铁街。


元末至正年间,来打铁街定居的人逐渐多起来,附近村民到这里交换各种农耕渔猎物品。至正二十三年(1363年),那里形成墟市,人们称之为“打铁市”。


金江老街的“三楼”,建于1931年,时称“金江第一楼”。


新安江畔“金江市”


因河里有金砂改称“金江”


明代正德年间,澄迈县设贵平、恭顺、永泰3个乡,打铁市属永泰乡的新安都辖区。当时县境西南地区农民农副产品和在山上、河里获取的土特产品,多由南渡江运到博潭渡口后转到打铁市销售。明末,打铁市作为澄迈县中部的新兴商业交易中心,其商品种类、数量比此前增多,打铁市按江岸走向,分两行建设房屋,中间有一条小通道,人称街路。


古时候,南渡江在澄迈的河段被称为“新安江”。乾隆《琼州府志》记载:“南渡大江,在城东南十里。发源自五指山,历临高、澄迈、定安三县地界,流至城南六十里曰白石河,至城东南十里曰南渡大江,又五里曰博冲河,又一分流绕城东曰河口河,俱入海。”


南渡江作为海南岛的第一大河,古时的名称为黎母水,其在不同的流段有着不一样的名称:临高境内的一段河流,过去称“大江”;澄迈境内一段为“新安江”;在定安境内被称为“建江”;在琼山县境内的一段江流称为“南渡江”,上段称“白石河”,下段称“博冲河(溪)”。


南渡江是秋汛型河流,每年秋季的台风暴雨,都带来洪水泛滥。年年如此,循环不息,斗转星移,细沙轻被洪水冲走了,黄金重则沉积下来。乾隆年间,来往赶集的人们,涉水渡过新安江时,看见河沙里含有闪闪发光的沙金,就传开新安江里有黄金。


一时间,打铁市引来无数从各地闻讯赶来的淘金者,随着人流倍增,打铁市的集市规模得到迅速扩大,新安江在澄迈的河段逐渐被人们称为“金江”。


乾隆三十一年(1766年),打铁市改称“金江镇”,民间称为“金江市”。


金山寺内的万福长寿药师塔是当地的标志性建筑。


水陆交通便利


1895年,成为澄迈新的县治


清代之后,“金江市”货物所聚,舟车所通,商贾云集,商贸日盛,成为澄迈县农产品集散中心,成为世人心目中的“小苏州”。据光绪三十四年续修的《澄迈县志》记载:“金江镇,旧名打铁,在新安都。山川秀明,人文渊薮,货物所聚,舟车所通,人咸以‘小苏州’目之。”


澄迈的县治所在地在很长一段时间都位于现在的老城镇。老城背临琼州海峡,往往海寇一来,全城都会被掠夺劫掠一空,百姓苦不堪言。此外,由于琼北沿海地区在历史上发生多次地震,造成澄迈县署倒塌,亦无资修复。加上晚清时期,老城所在的沿海地区,瘴气弥漫,疫病常发。


而“金江市”位于澄迈中部,水路航运方便,上可通九龙、北解到西黎、南黎峒,下可达博罗、定安、海口;北有马路到澄迈县治老城墟,东北有马路通琼州府治府城,宜建县治。时任知县李德重,征得乡绅的同意,于光绪十七年(1891年)就在“金江市”肇建行署。后经张士锃、俞焕、薛贺图三知县继建,至光绪十九年(1893年)行署告竣。1895年,知县薛贺图将县署由老城移到“金江市”,从此,金江成为澄迈新的县治,直至如今。


据《“金江市”志》记载,清末的“金江市”有主街1条,长约300米,宽约3米,弯曲如蛇爬。两旁店铺均为土木结构的低矮瓦房,没有楼房。街道中间铺石块,两旁是阳沟排水。北边有后街,比主街更小,瓦房和草房掺杂,高低不一,居住着来自四面八方的人们。


1912年,澄迈县国民政府在“金江市”成立,政府办公地点在原澄迈县治。1921年,拔南村清末贡生蔡邦政任澄迈县国民政府县长,莅任后开始规划建设“金江市”,扩建街区,发动市民把街道从原来的3米扩大到8米,且修直整平,全面铺设石块。两边房屋筑高加宽,铺板为楼,统一规格,檐下为走廊,市貌焕然一新。他还整顿后街,扩大街道宽度和提升两旁房屋规格,让居民自筹资金建造房屋,“金江市”于是初具规模。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金江市”西边原县政府办公署周边地域,是千孔百坑的公有地,附近农村个别农民,因房屋被日军焚烧,便到这里搭建茅寮居住,靠打散工谋生,有些外地难民也到此地讨生活。短短几年间,这里形成了草房聚落地。到1950年初,在那里定居者已有300多户,被称作“西市场”,即今解放西路和中山西巷区域。


1950年4月22日,澄迈县解放。次日,澄迈县人民政府从六芹山根据地迁入“金江市”,兴建澄迈县人民政府办公用房、工作人员宿舍等设施。


2002年,原金江镇、长安镇、美亭乡、太平乡和山口乡的善井、高山朗、山口、道南、仁丁5个村委会合并为金江镇。现在金江镇所在地仍被当地居民称为“金江市”,是中共澄迈县委、澄迈县政府所在地,是现在澄迈县的政治、文化、交通、商贸中心。


自元代翁氏三兄弟成为“金江市”的开拓者以来,时至今日,“金江市”已拥有近十万人口,由一片荒地发展成为现代化的城镇。“金江市”最初只有新安江畔的一条狭小街道,在历史的变迁中它不断扩大。改革开放以来,“金江市”北边建设了人民路、新市场、立新路、文明路、文明北路、环城西路、环城东路、公园路、华兴路、华成路等9个段街道,使“金江市”区域扩大数倍。


站在“金江市”的制高点——地坡岭,可以看到城区被绿树环绕,高楼林立,风景秀丽。地坡岭下方的绿地广场是一个金江人民最喜欢的休闲放松场所,也是一个举办大型活动的场地。


地坡岭东边有金山寺,金山寺的药师万福长寿塔是海南目前最高的佛塔,也是“金江市”的标志性建筑。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光绪《崖州志》中的舆图上,将历史上的“玳瑁洲”标识为“西洲”。 陈耿 摄


    文\本刊特约撰稿 黄家华


    早年间三亚崖城人都知道,三亚有个“大妹洲”,知道烧石灰盖瓦房的石灰石,是从“大妹洲”运过来的。后来从“西岛女民兵”的故事,又知道“大妹洲”就是西岛。西岛为什么叫“大妹洲”呢?有人脑洞大开,说是因为“女民兵”。


    其实,西岛原本叫“玳瑁洲”,更具体一点是“大玳瑁洲”、“西玳瑁洲”,后来也叫过“大洲”、“西洲”。


    过去用玳瑁壳(俗称“十三鳞”)制作的手镯。 (资料图)


    状似玳瑁


    还是盛产玳瑁?


    据明代正德《琼台志》载:“大、小玳瑁洲。大洲在州东南临川场海中,小洲在州西南黎伏乡海中,皆以形名。俗又传玳瑁尝在此育卵。”


    此后的万历《琼州府志》和清代康熙、乾隆《崖州志》,都因袭《琼台志》。光绪《崖州志》没有盲从前人,自成一说:“东大小玳瑁洲,大洲在临川场海中,离三亚二十余里,周围三十里”。“东十里有小洲,周围十三里,与大洲对峙。”而“西大小玳瑁洲,在龙栖湾海中。”明确区分了三亚湾和龙栖湾一东一西,都有一对玳瑁洲,并详细说明了三亚湾里的大洲和小洲即西岛和东岛。


    关于玳瑁洲因何得名的问题,《琼台志》称“皆以形名”,光绪《崖州志》认为,玳瑁“州境多生,故洲名玳瑁”,所言极是,有据可考。


    早在东汉杨孚所撰的《异物志》就记载:“玳瑁,如龟。生南海。”玳瑁属海龟科,状类海龟。因其上颚前端勾曲,呈鹰嘴状,被叫做鹰嘴海龟,其实并非海龟。玳瑁背上有十三片鳞甲,黑白斑纹,相错而成,因此民间俗称“十三鳞”。玳瑁生活习性不同寻常,喜欢在暖水性海湾与浅水礁湖和珊瑚礁区觅食,喜欢在珊瑚礁的洞穴里栖息。所以三亚湾上的西岛、东岛海域,数百年前想必就是玳瑁得天独厚的宜居家园。


    三亚湾属热带边缘性海洋季风气候。西岛的珊瑚礁区历史悠久。地质钻探资料表明,西岛几乎就是一个珊瑚岛。远古以来,一代代珊瑚在这里向死而生,活着的珊瑚和死去的珊瑚彼此交织,彼此重叠,共同粘合成壮观的珊瑚礁。西岛珊瑚礁环岛而丛生,品类不一,千姿百态,有扇子珊瑚、鹿角珊瑚、葵花珊瑚,不一而足。科考查明,该海域有一百多种造礁珊瑚,还有在成礁建造中具有积极意义的非造礁珊瑚,如苍珊瑚、笙珊瑚、软珊瑚和柳珊瑚等,更有与珊瑚礁生态系统共栖共荣,密切相依的其他丰富多样的海洋生物。可以想见,数百年前这里曾经是怎样一个生机无限的海底“热带雨林”。如此一方宝地,玳瑁当然既来之,则必流连忘返而安居之。


    宋人诗云:“珊瑚树生玳瑁海。”古人好像也知道了玳瑁必择珊瑚礁而栖居。玳瑁是杂食动物,但是有一种食物是玳瑁必需的,那就是海绵。根据科研报告,海绵占玳瑁膳食总量的70%以上。而海绵多生长在珊瑚礁上。玳瑁的其他食物,贝类、虾蟹、海葵、水母、海藻、鱼类等,也多是生长在珊瑚礁区。珊瑚礁是玳瑁安身立命之所。无法想象,如果没有珊瑚礁,没有海绵,玳瑁将何以为生?西岛玳瑁三生有幸。其东临鹿回头半岛和小东海也有一片珊瑚礁区。一旦西岛食物供不应求,玳瑁即可游去觅食,保无饥谨之虞。


    有人问,鹿回头、小东海从前也有玳瑁吧?当然。在人类尚未涉足这片土地之前,那一带应该也是玳瑁的安居之地。也许在宋元时候,此间沿海的玳瑁就开始陆续迁徙到西岛和东岛去了。因为彼时它们可能已经遭到捕猎惊扰。趋利避害也是玳瑁的本能,其时的西岛、东岛对于玳瑁之利是不言而喻的。西岛、东岛皆是“孤悬海外,四无毗连”。在借助舟楫过海还并非易事的古代,大海便是天堑,将岛屿隔绝于人世。海岛于是成了玳瑁生息繁衍的一方乐土。西岛北面是一大片沙滩,这就是玳瑁繁殖最理想的“产院”,既方便又安全。


    光绪《崖州志》言之有理。安居足食使此间生息繁衍的玳瑁越来越多,实至而名成。大约在元末明初,往昔的无名岛自然而然成了“玳瑁洲”。


    三亚西岛全景图。 西岛社区 供图


    商贾逐利+环境恶化


    百年前玳瑁濒临灭绝


    玳瑁乃古人心目中的奇珍异宝:“瑶碧玉珠,翡翠玳瑁。文彩明朗,润泽若濡。”《逸周书》记载,早在商朝就曾令南方诸国进献珠玑、玳瑁等贡品。《史记·货殖列传》记载,儋耳沿海有珠玑、玳瑁等奇货。《后汉书》所载南方珍产,玳瑁亦在其中。玳瑁自古备受瞩目。隋唐时崖州珠崖郡是进贡玳瑁的主要地区。而《崖州志》载珠崖郡“土贡”,其中“玳瑁”只有“一具”,可能失实。


    玳瑁鳞甲制作的首饰及装饰的器具,是皇家达官的标配日用品,也是富豪显贵的奢侈品。中国古代诗词中,“玳瑁”是富贵奢华的象征。“玄髻玳瑁簪”“珠帘玳瑁钩”“雪手轻揉玳瑁筝”“美女争窥玳瑁帘”“销魂玳瑁床”,还有“玳瑁筵中怀里醉”,比比皆是。别误会,古诗中频频出现的“玳瑁筵”,并不是有玳瑁烹制的珍馐美食。玳瑁肉有毒,食不得。所谓“玳瑁筵”是指,以玳瑁装饰坐具的豪华盛宴。


    玳瑁受到如此持久的狂热青睐,后果不言自明,势必招来杀身之祸。即便是僻居炎荒之地者,也未能幸免。人类贪欲的驱使,几乎要将玳瑁赶尽杀绝。


    最晚在清乾隆年间,就有不速之客利用舟楫之便光顾玳瑁洲。商贾高价收购,使玳瑁成了牟利丰厚的奇货。可以想见,面临疯狂的捕猎,玳瑁洲的玳瑁危在旦夕。祸不单行,即便有不少逃脱的和幼雏尚未成长而幸存下来,但还能够安宁地繁衍生息吗?


    西岛上现存两块清代的墓碑,一块是乾隆年间的,一块是嘉庆年间的,说明那时早有人家安居在岛上。据说西岛最早的居民,是来自崖州城西的港门渔民。后来一百多年间,不断有人移居岛上,当然就要不断地筑室建屋以安家栖身。西岛从前的房屋,墙壁多是用珊瑚石块叠砌。郭沫若1962年视察西岛题诗:“小豆夹花树树黄,珊瑚处处砌为墙。”这是西岛传统民居真实的写照。岛民造屋就地取材,利用珊瑚自然便利。但如此一来,玳瑁赖以为生的珊瑚礁势必遭到破坏。后果不堪设想。


    可以推断,民国初年,玳瑁洲的玳瑁就已濒临灭绝。实之不存,名将焉附?刊行于1933年的《海南岛志》,在述及玳瑁洲时,就干脆弃其“玳瑁”之虚名,直接说:“(三亚)港岸有鹿回头岭,其西有二沙洲,一曰东洲,一曰西洲。”


    1953年后,行政区划则统称东岛、西岛。1990年经过国务院批准,设立海南三亚国家级珊瑚礁自然保护区,东岛和西岛就在保护区中,玳瑁在中国也被列入了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


    无独有偶。汉武帝元封元年(公元前110年)在海南岛置珠崖儋耳二郡。珠崖郡领辖五县,其中有一个“玳瑁县”。据学者考证,玳瑁县治所在今海口市琼山区府城镇南30公里的龙塘镇,辖今琼山区沿海地带,玳瑁县乃因该地当年盛产玳瑁而得名。

    阅读全文
  • 菠萝入菜有颜又有味


    麦香菠萝球。 刘梦晓 摄


      以时令水果为辅材入菜,做成美味佳肴,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但单纯以水果为主菜,做出的菜点令人啧啧称赞,倒还并不多。


      5月,是菠萝上市的季节,酸甜的菠萝浓香四溢,是许多“菠萝迷”幸福的季节。然而大面积收获的菠萝滞销,让许多农户愁眉不展。


      为了帮助果农,海南省烹饪协会组织了新海府粥城、琼菜记忆、小天地等5个餐饮企业到田头购买菠萝,缓解农户的心头难。


      “一买就是5000个,如此大批量的菠萝该怎么处理,餐饮企业着实是费了心思的。”省烹饪协会会长、海南三厨新海府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建胜说,既然是餐饮企业,那就用菠萝入菜吧。在海南三厨新海府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董事、出品部总监陈大贵的研究下,一道以菠萝为主料的麦香菠萝球应运而生。


      一个船型的盘子里,是一粒粒乳黄色的球状菜品,菜品上堆着一红一绿两颗腌渍的樱桃,乳黄的菠萝球和红绿色的樱桃在颜色上相得益彰。菠萝球的外表有一层麦片,球堆的周围也散落着麦片,这使得刚出炉的麦香菠萝球散发着淡淡的奶香味。


      轻轻夹起一颗菠萝球,菠萝球上的麦片粉会有些许的掉落。喜欢吃甜的人可以夹着球轻轻蘸一蘸盘里散落的麦片,让菠萝球和麦片更充分地接触后再入口。菠萝球入口时,首先感受到的是麦片的香甜,浓郁的奶香很快在嘴里化开,让人迫不及待咀嚼。薄薄的一层外皮,将整个菠萝块包裹住,软弹适口;海南本地的菠萝酸甜多汁,尽管是经过了烹饪,仍旧能够保持住原来的风味。陈大贵说,正是因为海南的菠萝汁水多,这道麦香菠萝球的关键就是要锁住水分,让混合了姜汁的生粉均匀地包裹住菠萝球,入热油锅炸过之后,每颗球都能独立成球互不黏连,菠萝球由内而外受热,外皮酥软,内里酸甜水润,最后呈现出既有颜值,又有美味的菜品。


      既可以做主菜,也可以做开胃甜品。陈大贵告诉记者,这道麦香菠萝球一经在新海府粥城推出,就受到了顾客的青睐。


      在新海府粥城,用菠萝入菜做成的佳肴还不仅是这一道,较为传统的有菠萝炒牛肉。牛肉选用的是澄迈小黄牛,经过烹饪,保留了澄迈小黄牛嫩滑的口感,和菠萝炒过之后,牛肉有一股淡淡的菠萝清香。菠萝则保留了一贯的酸甜多汁,和肉菜的混合,多了一份醇厚口感。


      菠萝炒虾饼是陈大贵的独创。这道菜的独特在于虾饼制作的用心,陈大贵带领着厨师们反复试验,取虾的肉剁碎成虾泥,经过加工处理后制成虾滑。再将虾滑蒸熟,最后切成小块的虾饼,和菠萝入锅烹炒。实际上,仅仅是菠萝炒虾仁,也能够释放出菠萝和海鲜组合的鲜美,而陈大贵坚持要把虾做成虾饼,是为了能够增加虾的嚼劲,让这道独特的水果菜更有技术含量。


      “为了能够助销菠萝,新海府粥城不仅推出了特色水果菜,还开展了吃饭送菠萝等一系列的活动。”陈建胜介绍,此次的菠萝菜并不是新海府粥城第一次推出水果菜。就在5月中旬,海口琼山区火山荔枝上市之际,新海府粥城还推出过荔枝宴。一桌荔枝宴包含了13道由荔枝制成的菜肴,有荔枝和黄瓜制成的沙拉、荔枝与鱼肚制成的凉拌菜、荔枝口味的大珍堆等等,受到现场吃客的好评。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