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站点
> 椰冻奶酪:椰子的时髦打开方式
详细内容

椰冻奶酪:椰子的时髦打开方式

时间:2020-12-08     人气:153     来源:海南省人民政府网     作者:
概述:椰冻奶酪乍一看,像是一个真空包装的椰子。然而打开这层包装,椰子里装的并非椰子水,而是白白嫩嫩的椰肉包裹着细致嫩滑的奶酪和椰子水果冻......


椰冻奶酪。海南日报记者 邓钰 摄


  在海南,夏天的味道,是椰子味的,馥郁、细腻、香甜而饱满。


  烈日炎炎,没有什么比吃上爽口鲜甜的椰子更令人满足。除了从树上采摘新鲜的椰子喝椰子水、食椰肉外,人们还设计出各式椰子甜品、点心和菜肴,比如说浓郁的椰子糖、弹牙的椰子糕、清香的椰子饭,当然还有甜鲜的椰子鸡。


  而近来,椰子还有了更时髦的打开方式——制作椰冻奶酪。


  椰冻奶酪乍一看,像是一个真空包装的椰子。然而打开这层包装,椰子里装的并非椰子水,而是白白嫩嫩的椰肉包裹着细致嫩滑的奶酪和椰子水果冻。挖起一勺放入口中,椰子混合奶酪的香味瞬间充盈味蕾,十分美妙。再撒下薄薄一层椰肉脆片,滑与脆,鲜与甜相融合的美妙滋味,令人沉醉。


  椰冻奶酪虽好吃,制作却不轻松。椰子有着天生的保鲜短板:椰壳打开一天,椰子水就会变质,泛出酸臭味,失去椰子水本来的清甜;椰子过于成熟或稚嫩,都会影响椰冻最终的口感;在制作、包装环节若未经严格消毒,更是容易滋生细菌,危害健康。


  一颗颗椰冻奶酪能够如此美味,归因于研发制造者的匠心追求。在定安县塔岭工业园区海南常来常往农业开发有限公司的工厂内,公司创始人王知华拿起两个椰冻奶酪,细细介绍研发和制作过程。


  “要保障椰冻的美味,从选材开始就得层层把关。”王知华介绍,制作椰冻的椰子必须大小适中、熟嫩得当,椰子“腰围”得控制在36厘米到38厘米之间,而且不能有异味和沉淀。从原材料的挑选到椰冻的完成,必须在无菌条件下,经过28个加工环节。比如椰壳,也得经过机器初打磨,再由人工进一步细加工。“最重要的是,保证在制作过程中,不添加任何的糖分和人工调味品,必须保持椰子原有的香味和口感。”


  “我们希望椰冻奶酪能成为海南味道的代表之一。”王知华聘请了专业设计团队,为自家产品设计了独特的包装和憨态可掬的吉祥物椰娃。其中,椰娃分为男孩和女孩。男孩身着椰壳装,怀抱椰冻,手持木勺,表情馋切。女孩身着椰叶服,矜持而立,噘起的小嘴做乞食状,娇羞可爱。“椰娃在设计时,结合了椰树和椰果的特质,更具有代表性和亲和度,能让消费者了解海南椰子健康、积极的产品形象。”他说。


  椰香不怕巷子远,王知华从来不担心销路问题。“做产品,就是要抓住卖点,椰冻奶酪的卖点就是浓郁的海南味道!”他胸有成竹,“我们的受众是游客和岛外市场。”在冬交会、农博会和旅游文化节等展销舞台上,椰冻奶酪一亮相便大受追捧,所有展品销售一空。


  如今,在三亚、海口、琼海等地的景区、商场,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地的商业街,都能见到“常来常往”椰冻奶酪的身影。


  线下飘香,线上红火,椰冻奶酪早已成为不折不扣的“网红”。有着时尚包装和香甜品质的椰冻奶酪一经上线,便在京东、淘宝和微店等多个平台销售火爆。


  在王知华的椰冻奶酪工厂,快递公司的专车每天会准时进厂,工人将装箱好的椰冻奶酪搬上车,而当天,这批货就将从美兰机场飞向全国各地。“每天的订单都不少于1000个,旺季的时候,工人们得加班到深夜。”他说,虽然辛苦,却令人欣喜,因为这份独特的海南味道,已然越飘越远……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新安江(南渡江)将金江分为南北两个城区。


    文\图 特约撰稿 符能


    金江镇位于澄迈县中部,北面有海拔102米的地坡岭,形如初月,弯面向南,紧抱金江;地势西北高东南低,南渡江从西边流入城区,沿内弯状地势向东流去,将金江分成南北两个部分。金江在元代初名“打铁铺”,后称“打铁市”,在清代始称“金江市”,此后一直是澄迈县的政治、经济、文化和交通中心。


    翁家兄弟南渡海南 从“打铁铺”到“打铁市”


    宋末元初,金江今址地域是澄迈新安江河漫滩平原。那时候由于兵荒马乱,大量汉人南渡来到海南岛。刚开始有少数汉人到新安江南畔搭草寮生活,其中有翁姓三兄弟到新安江北岸定居,为当地居民锻打铁耙、镰刀等农用铁器。


    日复一日,来新安江畔定居的人逐渐多起来,附近的村民也经常在那里聚集,购置和维修铁器,交换河捞野猎物品,因而此地成为新凑的聚落,形成“打铁铺”。


    有一次,打铁铺意外失火,草舍被焚,翁家三兄弟在附近重新盖草舍,重操旧业。之后,三兄弟兴建房屋,生儿育女,传宗接代,不久翁姓居民有六七户,当时人们称之为“翁半城”,亦称打铁街。


    元末至正年间,来打铁街定居的人逐渐多起来,附近村民到这里交换各种农耕渔猎物品。至正二十三年(1363年),那里形成墟市,人们称之为“打铁市”。


    金江老街的“三楼”,建于1931年,时称“金江第一楼”。


    新安江畔“金江市”


    因河里有金砂改称“金江”


    明代正德年间,澄迈县设贵平、恭顺、永泰3个乡,打铁市属永泰乡的新安都辖区。当时县境西南地区农民农副产品和在山上、河里获取的土特产品,多由南渡江运到博潭渡口后转到打铁市销售。明末,打铁市作为澄迈县中部的新兴商业交易中心,其商品种类、数量比此前增多,打铁市按江岸走向,分两行建设房屋,中间有一条小通道,人称街路。


    古时候,南渡江在澄迈的河段被称为“新安江”。乾隆《琼州府志》记载:“南渡大江,在城东南十里。发源自五指山,历临高、澄迈、定安三县地界,流至城南六十里曰白石河,至城东南十里曰南渡大江,又五里曰博冲河,又一分流绕城东曰河口河,俱入海。”


    南渡江作为海南岛的第一大河,古时的名称为黎母水,其在不同的流段有着不一样的名称:临高境内的一段河流,过去称“大江”;澄迈境内一段为“新安江”;在定安境内被称为“建江”;在琼山县境内的一段江流称为“南渡江”,上段称“白石河”,下段称“博冲河(溪)”。


    南渡江是秋汛型河流,每年秋季的台风暴雨,都带来洪水泛滥。年年如此,循环不息,斗转星移,细沙轻被洪水冲走了,黄金重则沉积下来。乾隆年间,来往赶集的人们,涉水渡过新安江时,看见河沙里含有闪闪发光的沙金,就传开新安江里有黄金。


    一时间,打铁市引来无数从各地闻讯赶来的淘金者,随着人流倍增,打铁市的集市规模得到迅速扩大,新安江在澄迈的河段逐渐被人们称为“金江”。


    乾隆三十一年(1766年),打铁市改称“金江镇”,民间称为“金江市”。


    金山寺内的万福长寿药师塔是当地的标志性建筑。


    水陆交通便利


    1895年,成为澄迈新的县治


    清代之后,“金江市”货物所聚,舟车所通,商贾云集,商贸日盛,成为澄迈县农产品集散中心,成为世人心目中的“小苏州”。据光绪三十四年续修的《澄迈县志》记载:“金江镇,旧名打铁,在新安都。山川秀明,人文渊薮,货物所聚,舟车所通,人咸以‘小苏州’目之。”


    澄迈的县治所在地在很长一段时间都位于现在的老城镇。老城背临琼州海峡,往往海寇一来,全城都会被掠夺劫掠一空,百姓苦不堪言。此外,由于琼北沿海地区在历史上发生多次地震,造成澄迈县署倒塌,亦无资修复。加上晚清时期,老城所在的沿海地区,瘴气弥漫,疫病常发。


    而“金江市”位于澄迈中部,水路航运方便,上可通九龙、北解到西黎、南黎峒,下可达博罗、定安、海口;北有马路到澄迈县治老城墟,东北有马路通琼州府治府城,宜建县治。时任知县李德重,征得乡绅的同意,于光绪十七年(1891年)就在“金江市”肇建行署。后经张士锃、俞焕、薛贺图三知县继建,至光绪十九年(1893年)行署告竣。1895年,知县薛贺图将县署由老城移到“金江市”,从此,金江成为澄迈新的县治,直至如今。


    据《“金江市”志》记载,清末的“金江市”有主街1条,长约300米,宽约3米,弯曲如蛇爬。两旁店铺均为土木结构的低矮瓦房,没有楼房。街道中间铺石块,两旁是阳沟排水。北边有后街,比主街更小,瓦房和草房掺杂,高低不一,居住着来自四面八方的人们。


    1912年,澄迈县国民政府在“金江市”成立,政府办公地点在原澄迈县治。1921年,拔南村清末贡生蔡邦政任澄迈县国民政府县长,莅任后开始规划建设“金江市”,扩建街区,发动市民把街道从原来的3米扩大到8米,且修直整平,全面铺设石块。两边房屋筑高加宽,铺板为楼,统一规格,檐下为走廊,市貌焕然一新。他还整顿后街,扩大街道宽度和提升两旁房屋规格,让居民自筹资金建造房屋,“金江市”于是初具规模。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金江市”西边原县政府办公署周边地域,是千孔百坑的公有地,附近农村个别农民,因房屋被日军焚烧,便到这里搭建茅寮居住,靠打散工谋生,有些外地难民也到此地讨生活。短短几年间,这里形成了草房聚落地。到1950年初,在那里定居者已有300多户,被称作“西市场”,即今解放西路和中山西巷区域。


    1950年4月22日,澄迈县解放。次日,澄迈县人民政府从六芹山根据地迁入“金江市”,兴建澄迈县人民政府办公用房、工作人员宿舍等设施。


    2002年,原金江镇、长安镇、美亭乡、太平乡和山口乡的善井、高山朗、山口、道南、仁丁5个村委会合并为金江镇。现在金江镇所在地仍被当地居民称为“金江市”,是中共澄迈县委、澄迈县政府所在地,是现在澄迈县的政治、文化、交通、商贸中心。


    自元代翁氏三兄弟成为“金江市”的开拓者以来,时至今日,“金江市”已拥有近十万人口,由一片荒地发展成为现代化的城镇。“金江市”最初只有新安江畔的一条狭小街道,在历史的变迁中它不断扩大。改革开放以来,“金江市”北边建设了人民路、新市场、立新路、文明路、文明北路、环城西路、环城东路、公园路、华兴路、华成路等9个段街道,使“金江市”区域扩大数倍。


    站在“金江市”的制高点——地坡岭,可以看到城区被绿树环绕,高楼林立,风景秀丽。地坡岭下方的绿地广场是一个金江人民最喜欢的休闲放松场所,也是一个举办大型活动的场地。


    地坡岭东边有金山寺,金山寺的药师万福长寿塔是海南目前最高的佛塔,也是“金江市”的标志性建筑。

    阅读全文

  • 定安黑猪肉粽。海南日报记者 张茂 摄


      海南人吃粽子是不分春夏秋冬、时令节日的。在早茶店、粉店、夜宵店,都可以找到粽子的踪影。对食客来说,粽子是一道美食。而到了每年的端午节,一个以粽子作为美食主角的节日,粽子又不仅仅是一道美食,更是人们的一种情感寄托,和对传统节日风俗延续的坚守。


      北方人喜爱吃甜粽,享受着糯米的原味和白糖、蜜枣、红豆等甜食的融合,带来的清新和甜蜜。向来口味清淡的海南人却对此说“不”。要知道,海南粽子以肉粽为主,粽子里的馅料丰富,正是海南人对美食丰富想象力的体现。


      一个粽子里,糯米大约只占了一半的分量,其余的就是肉类、蛋黄之类的馅料了。而在各类的馅料里,用黑猪肉做出来的黑猪肉粽,近几年来走俏市场,受到越来越多食客的青睐。


      说起黑猪肉粽,就一定要说定安黑猪肉粽了。在定安大大小小的海南菜餐馆吃饭,黑猪肉粽是必点。既可以作为小吃,也可以作为主食,一个巴掌大的粽子被切成四块,端上桌后,很快就被抢光。


      形成于明代,因味佳馅美而驰名岛内外的定安黑猪粽子浓香软绵、味透馅多,食而不腻,是定安的地理标志产品。定安黑猪肉粽千百年流传至今,每粒糯米、每片粽叶、每份配料都延续着最原始的味道。


      为了留住这份原始的味道,早在几年前,定安就对黑猪肉粽的制作有着严格的标准:一是粽叶必须采自定安县岭口、翰林、龙河、龙门等火山地区生长的半老叶子;二是所用的糯米必须采用上述火山地区所产的优质富硒糯米;三是所用粽馅必须采用著名的定安黑猪肉和用红土泥腌制的咸鸭蛋黄,加入精心配料制成,经过长达12小时以上的水煮后外形依旧下方上尖。


      制作黑猪肉粽,除了原料的采集必须讲究之外,传统的柴火焖煮又是另外一大特色。一个个包扎好的黑猪肉粽放在圆柱体的锅炉里,柴火灶里填满柴火,就开始大火焖煮。十余个小时,火不能弱,更不能停。大火之后的粽子泛着醇厚的粽香,解开系绳,剥开粽叶,紧实的糯米泛着粽叶的绿,粽子的香味冲击着嗅觉,这香会一直留在记忆里。


      除了定安黑猪肉粽,澄迈瑞溪粽子也是海南传统的小吃,始于清康熙年间,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剥开一个瑞溪粽子,热气混合着清香扑鼻而来。咬上一口,被高温化开的肥猪肉和咸蛋黄的油脂沁入了绵软又带弹性的糯米,香味十足。再咬第二口,黑猪肉、红蛋黄、绿糯米配合着透明的油脂,在舌面上瞬间合而为一,浓郁的香味在唇齿间流淌……


      对于食客来说,美味并不一定代表健康,但黑猪肉粽,吃的不仅是美味,还是健康。严格的标准就意味着市场上的不良商家不能再以次充好,必须要达到标准才能被称之为黑猪肉粽。以定安黑猪肉粽为例,生长在火山地区的粽子叶、优质富硒米,本身就是较为健康的食材,黑猪肉和咸鸭蛋黄又是当地的特色食品,在准备和制作方面都有讲究,因而成就的食品也都具有特色。


      实际上,粽子的品质好不好,吃一口便知。一股清香四溢、一咬软绵味好、一吃化在嘴里,这样的黑猪肉粽,想必是不错的。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