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站点
> 海上海鲜风味自不同
详细内容

海上海鲜风味自不同

时间:2020-12-18     人气:144     来源:海南日报     作者:
概述:太阳开始落山,陵水新村港的海水变换了色彩,当白日的喧嚣即将结束之际,新村港上机动船的马达声又开始热闹起来......

 太阳开始落山,陵水新村港的海水变换了色彩,当白日的喧嚣即将结束之际,新村港上机动船的马达声又开始热闹起来,疍家渔排的海上餐厅人流开始汇聚,一艘艘小船穿梭在码头和渔排之间。


  海风从四面八方涌来,略带咸味却倍感新鲜,坐在渔排上,可见清澈的海水里,小鱼小虾游来游去。我们选择在一家规模较大的渔排品尝陵水美食,老板吴财贵招呼着来自天南海北的朋友,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向客人们介绍,“我们这是在大海上吃海鲜,贵在新鲜。”


  大海深处的鲜活原料



气鼓鱼。 海南日报记者 张杰 摄


  渔排上,吴财贵一边向食客介绍海鲜的品种,一边介绍着疍家人的生活习惯,渔港给了疍家人海上生活的方式,也产生了海上餐厅这种独具特色的疍家渔排。


  在渔排上点菜,餐厅没有菜单,螺、虾、蟹、鱼都在网箱里,看中什么点什么。


  渔排上的海鲜,主要是三个产地,一个是陵水附近海域,另外就是西沙、南沙。西沙、南沙的海鲜虽经长途跋涉,但都是鲜活的,运到渔排之后,在网箱里放养。新村港每天两次涨潮退潮,不但给新村港进行两次洗涤,还会给这些来自异地的“朋友”带来丰富的饵料,西沙、南沙的海鲜在网箱里,依然生龙活虎,逍遥自在。


  “许多人觉得这里的海鲜味道非常棒,以为厨师很厉害,其实错了,主要是原料新鲜。”吴财贵说。


  富贵虾与椰子鱿鱼


  坐在渔排的边上,吹着海风,听着海上来来回回的马达声,一场海鲜大餐拉开帷幕,餐桌上有苦螺、沙螺、血螺、美腿螺,大对虾、富贵虾,青花蟹,还有燕子鱼等。老板向我们介绍,这些海鲜,大部分都是产自陵水周边海域,味道十分鲜美。


  餐厅经理史亚海告诉记者,他曾经向海洋、水产专家咨询过,为什么陵水周边的螺类、马鲛鱼等味道鲜美,口感甘甜。专家给出的解释是,陵水周边海域,一是珊瑚礁比较少,二是海水盐度相对较高,这两个条件使得在此生长的海鲜与其他海域味道有所区别。


  在满桌的海鲜中,有两种不得不提,一是富贵虾,也称“濑尿虾”“螳螂虾”“爬虾”,虽然这种虾类很常见,但是在渔排上吃又是另一种味道,虾肉饱满,味道鲜美。史亚海说出了其中的奥秘,富贵虾一旦死亡,在很短的时间内一部分虾肉就化成水了,所以在很多地方这种虾感觉肉瘪瘪的,而在渔排上吃,刚从海水里捞出就马上下锅,虾肉不损失,所以味道更鲜美。


  除了富贵虾,椰子鱿鱼绝对是陵水真正的美食。新鲜的十厘米见长的小鱿鱼,内脏掏空,里面放上椰蓉,清蒸或白灼过后,鱿鱼的香和椰蓉的甜,融在一起,润滑怡口。


  一道椰子鱿鱼,勾起了随同记者一起采访的陵水人老李的儿时回忆:他家就在海边,父亲是渔民,偶尔父亲捕回新鲜的小鱿鱼时,母亲摘来老椰子,刮出椰蓉,塞进鱿鱼腹中,清蒸或白灼,当时觉得是最好的美味,后来有几十年没吃了,但今天他吃出了儿时的味道。


  渔排上的厨师告诉记者,现在一般的餐厅很少做椰子鱿鱼,主要是因为这种小鱿鱼的捕捞有季节性,其次是费工费力,所以食客们很难品尝得到。


  穆青美誉的“天下第一粥”



气鼓鱼粥。 海南日报记者 张杰 摄


  陵水渔排疍家海鲜,有一种美食已经成为招牌,慕名而来的食客众多。


  早在1997年,新华社原社长穆青在陵水渔排吃“气鼓鱼”粥,也称“刺鼓鱼”粥,因为味道鲜美给出了“天下第一粥”的美誉。


  撒着零星的葱花、胡椒,粥几乎还是沸腾的,就被端上餐桌,盛上一碗,稠稠的、鲜鲜的、甜甜的、香香的,鲜美无法言表。


  但问到“天下第一粥”的制作方法及其配料,服务员在极力保护东家的“知识产权”,只是简单地说了“天下第一粥”的制作过程,至于配料,他只是说新米和刺豚。


  所谓新米即是选择当地产的上等米作为鱼粥制作的“母本”。“新米”指的是刚从稻田收割回不久的稻谷,碾成米后最长储藏时间不应超过10天,储藏的时间当然是越短越好,以当天碾出来的大米为最佳。


  至于刺豚,这是“天下第一粥”的主角。刺豚鱼生活在海底珊瑚礁石间,周身长着又长又硬的刺,就像刺猬一样,当地人一般称它“气鼓鱼”。


  顾名思义,当它遇敌时,便把隐藏在皮层下能克敌制胜的刺全部耸鼓了起来,吓退敌人,它便不战而胜,化险为夷。


  它生活在海底世界,每天遇到的对手少则几百次,多则上千次,每次它都要“鼓气”,因而这种“气鼓鱼”的皮层活动量相当大,营养价值高,胶质尤其丰富,对胃溃疡、胃痛、胃垂等肠胃病有一定的食疗效果。同时“气鼓鱼”的皮质还含有十几种人体不可缺少的微量元素,据说常吃能润肤美容、益寿延年。


  海味浓郁的陵水酸粉



陵水酸粉。 海南日报记者 武威 摄


  讲到陵水美食,不能不提陵水酸粉。酸粉中重要的配料沙虫干、虾干、鱼饼都是来自大海。


  据传清朝时,海南粉从海口传入陵水,陵水人结合丰富的海产,将其改良,在海南粉的配料中添加了沙虫干、鱼饼、小咸鱼、鱿鱼丝等海产品,而且用来拌粉的调料酱汤也添加了食醋,配上陵水地区特产的黄灯笼椒,变得酸辣甜香,与海南粉风味相去甚远,慢慢“陵水酸粉”之名就被传开了。


  陵水酸粉在陵水地区非常有市场,老少皆宜,无论哪家办喜事或是祈福,大小酒宴基本都有酸粉。海南米粉家族中,许多人也认为陵水酸粉最为开胃。


  在陵水,制作酸粉最出名的就是椰林镇安马村,全村家家户户都是制作陵水酸粉的高手。据村里的老人介绍,传统的陵水酸粉,制作至少要一个月,首先是把米放在水里浸泡半个月,然后捞出来晾干,然后放在一个高温的小屋子里发酵半个月再磨成粉,制成面皮,面皮做好后,再用细线一道道切开,这样的粉才好。


  在配料中,醋不可少,但最为主要的是沙虫干、鱼饼、虾干、鱿鱼干、牛肉干等,现在沙虫干市场价格十分昂贵,所以配上沙虫干的陵水酸粉身价也水涨船高,但即使是没有沙虫干,其他配料都不少,并不太影响酸粉的口感。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日前,好玩叔在“华侨城海南集团”官方微信公众号上看到名为《重磅!海南省华侨博物馆将落户宋氏文化园》一篇文章,


    文中提到,””海南省华侨博物馆项目作为海南省十四五规划的重点项目之一,旨在弘扬海南华侨文化方面发挥长远作用。12月5日,在宋氏文化园专题会议上,文昌市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郑有雷传达了海南省政府对建设海南省华侨博物馆的批复意见,要求文昌华侨城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将海南省华侨博物馆项目融入宋氏文化园项目整体概念规划。”



    有着两千多年历史的文昌,其实从西汉开始就设县了,但是琼崖人民,特别是文昌人民的生活非常艰难,因为只有被贬了的人,才会到漂洋过海海南,这是蛮荒之地,生存极其艰难。于是从明代开始,郑和下西洋以后,很多的文昌人就开始下南洋谋生,于是才有了华侨。到了今天,对于海南来说,文昌的华侨是最多的。



    据不完全统计,文昌的华侨人数众多,约120万人,遍布世界50多个国家和地区。每一年,有无数的华侨想回到家乡,建设文昌,文南老街就是华侨文化的缩影之一。



    2019年文昌市常住人口57.52万人,祖籍文昌的华侨人数比文昌居民还多出一倍。在海南的人都知道,在文昌,没有海外关系的人很少。也因此,文昌在海南誉有"华侨之乡"的美称。



    文昌人骨子里有着浓重的乡土观念,经过几十年的海外打拼积蓄财富之后,他们纷纷选择带着辛劳毕生所挣的血汗回到家乡建屋盖房,通过这种显赫门庭的方式来达到光宗耀祖的目的。



    千年紫贝、百年文昌,即便不熟悉文昌的人,都知道海南文昌有着侨乡的美誉。文昌人说,翻开文昌的历史,几乎每一页上都有华侨的影子,120万华侨造就了今日的文昌,也让其形成了独特的文化。千年古邑的身上,已有了深深的华侨印记。



    华侨当中,最出名的就是宋氏家族了。


    有一部电影叫《宋氏三姐妹》也叫《宋氏王朝》讲的就是宋耀如一家的故事。


    宋耀如祖籍文昌,14岁时不得不随同哥哥一起漂洋过海去投靠在印度尼西亚爪哇群岛上的亲戚,订了为期三年的契约,开始了他的学徒生涯。但也由此揭开了宋耀如这位站在民国背后的伟大父亲的精彩人生。


    从此,以宋氏三姐妹为核心,宋氏家族对中国近代的影响甚至超过了一个世纪。



    即使身处异国,华人依然是华人,永远和当地人不一样。独特的长相仅仅是表像,更深层次的,是华人独特的精神,也可以称之为文化、价值观,或者说5000年的古老文明留在每个华人精神中的历史遗产。华人的精神导致华人在任何地方都像鹤立鸡群一样与众不同。



    宋氏文化园项目由央企华侨城投资开发建设的。项目以宋氏祖居景区为核心,统筹周边乡镇资源,探索“文化+旅游”产业发展模式,深度挖掘以宋耀如、宋庆龄为代表的宋氏家族文化+海南属地文化,倾力打造“寓教于乐”的宋氏文化园项目,诠释华侨城对新一代纪念园的理解。其中项目一期作为2020年海南省重点项目正在积极建设中。


    2020年4月13日,宋氏祖居景区获评“中国国际华侨文化交流基地”,此次海南省华侨博物馆落户宋氏文化园,通过强强联合,将极大提升文昌华侨文化的影响力,打造海南文化新高地!



    期待宋氏文化园的落地,也期待海南华侨博物馆能为海南的文旅行业再填一抹亮色。



    阅读全文
  •   本期看点


      地处琼州中枢的定邑,在明、清两代已是社会繁荣、文化发展、俊杰诞生的地方。“自古定安多文人”,在历史上,定安孕育了众多的才子,名人雅士辈出。从宋至清,海南共有七对父子进士,定安就占有两对———张岳崧与张钟彦,王映斗与王器成。


      张岳崧是海南历史上唯一的探花郎,他曾任清代翰林院编修、湖北布政史、护理湖北巡抚等职,是民族英雄林则徐的挚友,也是“禁烟运动”的倡导者之一。而清代的王映斗,则官至大理寺正卿,官衔正二品,为海南在朝为官之人中拥有最高官衔者之一。近日,记者走访了“父子进士”王映斗与王器成在定安的故居,探寻王家父子进士流传于乡野的轶事趣闻。


      在琼岛东北部,南渡江中游,有一座人杰地灵的城市———定安。谈及这座城市名称的由来,当地的朋友告诉记者,“定安”一名有“境地安定,黎庶安宁”之意。“自古定安多文人”,“父子进士”王映斗与王器成的故事在定安的乡野就广为流传。


      得朝廷礼遇 大宅院写豪门春秋


      王映斗的故居,就坐落在定安县定城镇春内村东北部。青石板铺就的甬路蜿蜒幽深,穿行在这座始建于清同治年间的王家老宅,有些斑驳的墙面显出历史的沧桑。


      整座建筑坐西南向东北,3幢院落呈“品”字布局,地势西高东低,总占地面积不下2000平方米。这座规模较大的宅第在海南不多见。据王映斗的第五代孙子王衍鏊回忆:“老宅原建筑仅正屋就有四幢,‘后枕屋’三幢,‘学屋’一幢,每幢皆为三间。正屋后中间为客厅,两侧是厢房,共有12院72门。”


      整座土木砖瓦结构的建筑中,别具一格的是,有一排带弧形门窗的横廊小屋,欧式建筑风格的墙体与中式风格的建筑相映成趣,足见当时房屋设计者的功底与视野。


      历经百年沧桑的老宅院部分房子及围墙已被拆除,经过人生的风风雨雨,虽已不见当年12院72门的恢弘气势,但其古韵犹存。


      王衍鏊告诉记者:“当年,老宅是由北京的设计师设计建筑图纸,朝廷下拨银两,为映斗公在老家建造宅第。”


      父进士 学优入仕政绩赫赫


      嘉庆二年(1797),王映斗出生在定安县春内村一个普通的农家。据王家族谱记载:渡琼始祖为王居正,于南宋绍兴二十一年(1151)过琼,繁衍后代。到了明代,其中的一支文祥公定居在春内村,映斗则为第八世。


      王映斗生而颖异,读书过目成诵。到嘉庆二十年(1815),19岁的王映斗入邑痒(州县一级的学校),深得名师指点,文思精进,为日后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对家族谱系较有研究的王培庆说:“道光五年(1825),映斗公面临着人生的一次转折。29岁的他由府学廪膳生选为拔贡生。”


      王映斗勤学好问,品学双佳,学业上的进步也为他迎来了仕途上的通达,在被朝廷选派在户部江西司做官时,他兢兢业业,深得好评。


      不久,王映斗母亲过世,他在家守丧3年。3年后回到京城,官复原职。


      道光十五年(1835),王映斗参加顺天府乡试,中乙未科举人。道光二十四年(1844),48岁的王映斗殿试考中二甲第十四名,被选为户部云南司正主稿。


      “云南司管理全国8个省份的漕粮,是当时户部最为重要的一个部门。映斗公在户部多年的工作经历,让他在新岗位上很快就进入了角色。每每碰到棘手的问题,映斗公都能准确判断,稳妥处理,深得当时大司农赛尚阿、祁俊藻的器重。”谈及当年王映斗主理户部云南司的经历,王衍鏊十分自豪。


      “无论是在政务繁重的岗位,还是职务事务都较为轻松的环境,映斗公都能默默做好分内之事。同治二年(1863),映斗公调任奉天府丞兼五省提督学政。他在任上,发现属地各级地方官员巧立名目,贪污贿赂,敲剥生员等腐败现象,便暗下决心,革除时弊。映斗公接连调整了5个省的教育界官员,严格整治文教制度。”王培庆说,经过一系列的治理活动,映斗公所管辖5省的教育秩序焕然一新,生员的学习风气也发生了较大的转变。


      王映斗作为中国传统儒家文明浸染下的一位士大夫,文人的气质,并没有掩盖王映斗军事方面的才能。同治四年(1865),马贼滋扰陪都(今沈阳),全城惊动。面对混乱的状态,王映斗稳如泰山,从容坐镇。他与将军、府尹商议对策,出奇计,坚壁清野。同时,亲自驰奏朝廷,派大兵剿办。12月,清廷派官兵里外合力围剿,至同治五年九月,流寇投降,百姓得以安宁。


      司马迁在《史记·屈原贾生列传》中记载:“人君无愚智,贤不肖,莫不求忠以自为,举贤以自佐。”意思是说,任何统治者都想得到为其尽忠的属下。王映斗在朝中做官,为国家竭忠尽智,给朝廷解大难,安定地方。其任满调京,随即升为大理寺正卿、内阁批本,几乎为副相之职。时人称之为:“名、位、禄、寿,咸(丰)同(治)年间,琼州第一。”


      为官清正 “铁门限”截住官场腐败


      同治二年(1863),映斗公调任奉天府丞兼五省提督学政。清代自乾隆以后的学政,因系皇帝钦差,地位与巡抚平行。该职位掌握一省有关文教的政令,如主持院试、岁试、科试等。


      王衍鏊:“映斗公上任时,没有携带家眷亲友或师爷,仅有一个从家乡带来的随从魏仁服侍他。”


      清代咸丰年间,官场腐败,贿赂成风,学风披靡。地方官员巧立名目,借题揽财,敲剥生员。魏仁暗自算计,一向跟随老爷在京城,一点油水都捞不到,如今外放钦差,为何不趁机捞上一把?于是,魏仁瞒着主人,偷偷地接受来访者的门礼或馈赠。


      没到一个月,映斗公就发现了异常。他质问魏仁,并将其绳之以法,所受赃款赃物如数退还人家,并把魏仁逐回琼州府定安县春内村。映斗公的部属幕僚,目睹此事,都各自警戒,不敢越雷池半步。王衍鏊说,当地权贵富豪,为了子弟进阶,都千方百计寻觅渠道,疏通关节进行贿赂。结果在映斗公这里都是无缝可钻,只好望门兴叹,称之为“铁门限”。


      子进士 承父训光耀门庭


      王器成,字公辅,号心农,又号晚愚,他是王映斗的次子。王器成生于道光十八年(1838),官至中宪大夫刑部主政加三级。


      王器成少时跟随父亲居住在北京,王衍鏊说:“器成公聪明好学,奉侍敬谨。虽然身为大家公子,但身上绝然没有纨绔子弟的恶习。”他颖慧卓然,写诗作文,落笔成章。


      王器成又生性倜傥豪迈,不拘小节,喜欢结交朋友。对于琼岛乡亲,更是视如骨肉。如与同宗文昌的石仙君等交往亲密,情谊深厚。


      光绪十八年(1892),王器成考中进士。王衍鏊说:“考中进士,器成公已经有54岁了,当时清廷内忧外患,摇摇欲坠。器成公也自愧无能为力,已无建功立业之心,而有致仕养晦之志,所以取号心农,又号晚愚。”


      王家家教有方,器成十分明理。他从不因为父亲位高权重而盛气凌人,胡作非为。王器成还谆谆教育子侄:“为人必宜执一业,不可游手好闲。”他鼓励后辈,青少年时要励志苦读,奋发向上,求取功名;否则,要耕勤持家,修身善行。切不可因为家中有人在朝中当官,而胡作非为,祸害乡邻。


      王家父子二人因先后考中进士,被当地人美誉为“父子进士”。如今,“父子进士”的牌匾仍然珍藏在春内村王家老宅之内。(记者 魏如松 梁 昆 通讯员 崔开勇 张德春)


    王家后人王震昌 抗日卫国守大义




      父子进士,明理重道;子孙后辈亦可谓满门俊秀。映斗公的第六代孙王培庆说,王家后代所从事的职业中,尤以教书一行最受后辈青睐。


      映斗公的子孙中,有一位名叫王震昌的后代,在抗日战争期间坚决抵抗日本侵略者,后不幸被日寇迫害身亡,其爱国之志,为世人景仰。


      翻阅王家族谱,有关于王震昌的记载:“震昌,字省斋。定安县立第一高小毕业。生于光绪十七年二月十七日……震昌因抗战于民国三十三年二月初七日被日寇追击毙命。”


      王震昌是王培庆的爷爷,从父辈那里,王培庆知道不少关于爷爷的故事。他告诉记者:“日本人占领海南岛后,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爷爷作为定安县政府参议,深为国家的不幸所悲愤。”


      王家在定安县是有名的望族。日本侵略者也试图拉拢王震昌,让其领取所谓“良民证”,以表示对侵略者的臣服。


      “爷爷在国家大义面前,他坚决不向侵略者妥协。他积极组织乡亲成立抗日游击队,抗战守土,得到了广大乡亲的信赖,但也遭到了日本侵略者的痛恨。鬼子隔三差五就到春内村老宅抓爷爷,可每每总有好心的乡邻通风报信,爷爷也总能化险为夷。”王培庆说,日本鬼子搜村多次失败后,便采用了更加阴险恶毒的招数。“日本人侦察得知爷爷回到家中,便将军队化装成出殡的人群,把枪支弹药隐藏在棺材中,悄然来到村子里,蒙混了乡亲的注意。”


      “日本人闯进家里,爷爷仓皇奔避到郊外,但没跑半里路,便被一颗子弹击中。爷爷受伤弥留之际,日本人假言相慰想让他屈服。爷爷怒目大骂敌人的侵略行为,敌人羞愤而去,他老人家也因失血过多而壮烈殉国。”王培庆还说,当年抗日,爷爷发动全家参加,王培庆的父亲王衍端就担任了游击队长,他的叔父王衍文担任了平和后备队长,被日伪汉奸在集市中剌杀。


      王震昌多年为抗日奔走呼号,家里被日本鬼子搜劫数次,但他抗日救国的志向从未动摇,始终以忠贞爱国的情怀激励着抗战同胞的心灵。(记者 魏如松)


      相关链接 映斗公轶事


      听映斗公后人说起,映斗公多年在京为官,对待晚辈的管教严格。可映斗公的弟弟王映台,一向行为乖僻,常遭映斗公训斥。


      光绪初年,定城南门有一个叫“狗百中”的人,在文庙附近建房,挡住了文庙左侧小门的视线。县书院的人们,都认为亵渎先圣,群情激愤,一时动手将其墙基拆掉。“狗百中”为泄私愤,施展各种卑鄙伎俩拉拢映台,为其在知县面前疏通出面袒护,知县便传令拆墙罚生,打手掌惩戒。


      此举激起百姓义愤,有人向映斗公哭诉。映斗公听后气愤,马上到县城面斥知县,让其向书院诸生道歉。映台闻风吓得躲在附近的黄坡村,不敢回家,并嘱咐家人不得通风报信。王映台做了错事愧疚悔恨,不久就病死在了黄坡村。王映斗闻讯,拄着拐杖步向灵桌后面,举起拐杖在棺材上狠狠重戳三下,骂道:“奴才,奴才!不料你竟做出如此荒唐之事啊!” (小魏)


    著述精深 显儒者风范


      王映斗的一生,为官清廉,为学精博。作为一名文人,他实现了一个士大夫的终极梦想———学而优则仕。与此同时,他也拥有中国传统士大夫最明显的性格———重情、明理。在中国古代科举制度下,数十年的寒窗苦读,让王映斗熟诵经文,不断丰富着自己的精神世界。


      《天人辑要》集儒学精要


      在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的眼中,“学而优则仕”是他们大多数人的梦想。“读书”是人生起步的重要途径,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主流思想是儒家一派,儒学是中国传统学术的根基,也是科举考试的主要内容。


      因此,熟读四书五经,博览儒家经典,是王映斗求学觅知,入仕为官时的重要功课。我们从王映斗后来所著的《天人辑要》中,不难发现作者长期受儒学文化的熏染,让他在不断关注宇宙人生的同时,对人伦社会等也有较深程度的思考。


      在王映斗留下的遗篇中,《天人辑要序》、《天地日月风雷变化章》、《三才章》、《五伦章》、《敬身章》、《立教章》、《循礼章》、《知命章》、《厚亲睦邻章》、《治家章》、《裔后章》等,充分彰显了作者深厚的儒学文化根底。


      对宇宙本源的思考


      王映斗思想深处,有关于宇宙本源的认识中,他认为:“两仪者,天地也。两仪本于太极,生于无极,无太极一而已矣……不言无极,无以为万物之本;不言太极,无以为万物之根。是以言其有,则无所不有,言其无,则冲莫无朕而动静阴阳悉具其中。”


      中国传统学术中,关于宇宙本源的讨论早已有之。《易经》中讲:“易有太极,太极生两翼,两翼生四象,四象生八卦。”


      到了南宋,大儒朱熹认为“纯以理言,以有无为一”。朱熹的思想成为以后科举考试的正统。在王映斗关于宇宙本源的思考中,深受朱熹“无极即太极”,无极并不是无,太极也不是宇宙起点,而是天地万物共同本性等思想的影响。


      重人伦求和谐


      王映斗的遗作中,不乏大量对国家、社会、人伦的关照。他在《五伦章》中,突出五伦之间的关系:“父慈子孝,夫唱妇随,兄友弟恭,朋友有信。”儒家思想重人伦,王映斗关于伦常之间的论述,同样让人们懂得,处在什么样的位置,应该如何做人。


      《知命章》中,道出了儒者王映斗内心深处的“义利”观。“……若夫见利而趋之,见害而避之,无论趋避,不得天道,难逃邪。或利得矣,而名节有亏,终必为所让责。”人都有趋利避害的本能,但如果只是单单为了得“利”而趋之,为了避“害”而逃之,都是不得“天道”的行为。君子重义,小人惟利,只有得“道”之“趋避”,才是符合社会规范的行为。


      《治家章》中有:“至治生之事,则惟勤,家不可有闲人,宅不可有弃地,率作者以身先可也。家贫则安贫而乐道,不以贫而妄有所求;富贵则卑己而下人,不以富贵而妄有所恃。勿姑勿谒勿骄,克勤克俭,治家之道,出于此矣。”家庭是社会最小的细胞,只有社会上每个家庭的和谐和睦,才会有整个社会的和谐。可以说,《治家章》教诲我们治家的法则,要:勤奋、节俭、戒骄戒躁、安贫乐道。


      这是一篇宝贵的家训,作为后人,读而识之,诲己教人,一代传之一代,就可以树立良好的家风,使后人都能够成为有出息的人才。


      定安县春内村王映斗故居门前,王映斗第五代后人留影,左起王衍焘、王衍范、王衍鏊。(记者 魏如松 通讯员 苏 逊)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