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站点
> 自古定安多文人 王家父子逞风流
详细内容

自古定安多文人 王家父子逞风流

时间:2020-12-18     人气:141     来源:海南省人民政府网     作者:
概述:地处琼州中枢的定邑,在明、清两代已是社会繁荣、文化发展、俊杰诞生的地方。“自古定安多文人”,在历史上,定安孕育了众多的才子......

  本期看点


  地处琼州中枢的定邑,在明、清两代已是社会繁荣、文化发展、俊杰诞生的地方。“自古定安多文人”,在历史上,定安孕育了众多的才子,名人雅士辈出。从宋至清,海南共有七对父子进士,定安就占有两对———张岳崧与张钟彦,王映斗与王器成。


  张岳崧是海南历史上唯一的探花郎,他曾任清代翰林院编修、湖北布政史、护理湖北巡抚等职,是民族英雄林则徐的挚友,也是“禁烟运动”的倡导者之一。而清代的王映斗,则官至大理寺正卿,官衔正二品,为海南在朝为官之人中拥有最高官衔者之一。近日,记者走访了“父子进士”王映斗与王器成在定安的故居,探寻王家父子进士流传于乡野的轶事趣闻。


  在琼岛东北部,南渡江中游,有一座人杰地灵的城市———定安。谈及这座城市名称的由来,当地的朋友告诉记者,“定安”一名有“境地安定,黎庶安宁”之意。“自古定安多文人”,“父子进士”王映斗与王器成的故事在定安的乡野就广为流传。


  得朝廷礼遇 大宅院写豪门春秋


  王映斗的故居,就坐落在定安县定城镇春内村东北部。青石板铺就的甬路蜿蜒幽深,穿行在这座始建于清同治年间的王家老宅,有些斑驳的墙面显出历史的沧桑。


  整座建筑坐西南向东北,3幢院落呈“品”字布局,地势西高东低,总占地面积不下2000平方米。这座规模较大的宅第在海南不多见。据王映斗的第五代孙子王衍鏊回忆:“老宅原建筑仅正屋就有四幢,‘后枕屋’三幢,‘学屋’一幢,每幢皆为三间。正屋后中间为客厅,两侧是厢房,共有12院72门。”


  整座土木砖瓦结构的建筑中,别具一格的是,有一排带弧形门窗的横廊小屋,欧式建筑风格的墙体与中式风格的建筑相映成趣,足见当时房屋设计者的功底与视野。


  历经百年沧桑的老宅院部分房子及围墙已被拆除,经过人生的风风雨雨,虽已不见当年12院72门的恢弘气势,但其古韵犹存。


  王衍鏊告诉记者:“当年,老宅是由北京的设计师设计建筑图纸,朝廷下拨银两,为映斗公在老家建造宅第。”


  父进士 学优入仕政绩赫赫


  嘉庆二年(1797),王映斗出生在定安县春内村一个普通的农家。据王家族谱记载:渡琼始祖为王居正,于南宋绍兴二十一年(1151)过琼,繁衍后代。到了明代,其中的一支文祥公定居在春内村,映斗则为第八世。


  王映斗生而颖异,读书过目成诵。到嘉庆二十年(1815),19岁的王映斗入邑痒(州县一级的学校),深得名师指点,文思精进,为日后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对家族谱系较有研究的王培庆说:“道光五年(1825),映斗公面临着人生的一次转折。29岁的他由府学廪膳生选为拔贡生。”


  王映斗勤学好问,品学双佳,学业上的进步也为他迎来了仕途上的通达,在被朝廷选派在户部江西司做官时,他兢兢业业,深得好评。


  不久,王映斗母亲过世,他在家守丧3年。3年后回到京城,官复原职。


  道光十五年(1835),王映斗参加顺天府乡试,中乙未科举人。道光二十四年(1844),48岁的王映斗殿试考中二甲第十四名,被选为户部云南司正主稿。


  “云南司管理全国8个省份的漕粮,是当时户部最为重要的一个部门。映斗公在户部多年的工作经历,让他在新岗位上很快就进入了角色。每每碰到棘手的问题,映斗公都能准确判断,稳妥处理,深得当时大司农赛尚阿、祁俊藻的器重。”谈及当年王映斗主理户部云南司的经历,王衍鏊十分自豪。


  “无论是在政务繁重的岗位,还是职务事务都较为轻松的环境,映斗公都能默默做好分内之事。同治二年(1863),映斗公调任奉天府丞兼五省提督学政。他在任上,发现属地各级地方官员巧立名目,贪污贿赂,敲剥生员等腐败现象,便暗下决心,革除时弊。映斗公接连调整了5个省的教育界官员,严格整治文教制度。”王培庆说,经过一系列的治理活动,映斗公所管辖5省的教育秩序焕然一新,生员的学习风气也发生了较大的转变。


  王映斗作为中国传统儒家文明浸染下的一位士大夫,文人的气质,并没有掩盖王映斗军事方面的才能。同治四年(1865),马贼滋扰陪都(今沈阳),全城惊动。面对混乱的状态,王映斗稳如泰山,从容坐镇。他与将军、府尹商议对策,出奇计,坚壁清野。同时,亲自驰奏朝廷,派大兵剿办。12月,清廷派官兵里外合力围剿,至同治五年九月,流寇投降,百姓得以安宁。


  司马迁在《史记·屈原贾生列传》中记载:“人君无愚智,贤不肖,莫不求忠以自为,举贤以自佐。”意思是说,任何统治者都想得到为其尽忠的属下。王映斗在朝中做官,为国家竭忠尽智,给朝廷解大难,安定地方。其任满调京,随即升为大理寺正卿、内阁批本,几乎为副相之职。时人称之为:“名、位、禄、寿,咸(丰)同(治)年间,琼州第一。”


  为官清正 “铁门限”截住官场腐败


  同治二年(1863),映斗公调任奉天府丞兼五省提督学政。清代自乾隆以后的学政,因系皇帝钦差,地位与巡抚平行。该职位掌握一省有关文教的政令,如主持院试、岁试、科试等。


  王衍鏊:“映斗公上任时,没有携带家眷亲友或师爷,仅有一个从家乡带来的随从魏仁服侍他。”


  清代咸丰年间,官场腐败,贿赂成风,学风披靡。地方官员巧立名目,借题揽财,敲剥生员。魏仁暗自算计,一向跟随老爷在京城,一点油水都捞不到,如今外放钦差,为何不趁机捞上一把?于是,魏仁瞒着主人,偷偷地接受来访者的门礼或馈赠。


  没到一个月,映斗公就发现了异常。他质问魏仁,并将其绳之以法,所受赃款赃物如数退还人家,并把魏仁逐回琼州府定安县春内村。映斗公的部属幕僚,目睹此事,都各自警戒,不敢越雷池半步。王衍鏊说,当地权贵富豪,为了子弟进阶,都千方百计寻觅渠道,疏通关节进行贿赂。结果在映斗公这里都是无缝可钻,只好望门兴叹,称之为“铁门限”。


  子进士 承父训光耀门庭


  王器成,字公辅,号心农,又号晚愚,他是王映斗的次子。王器成生于道光十八年(1838),官至中宪大夫刑部主政加三级。


  王器成少时跟随父亲居住在北京,王衍鏊说:“器成公聪明好学,奉侍敬谨。虽然身为大家公子,但身上绝然没有纨绔子弟的恶习。”他颖慧卓然,写诗作文,落笔成章。


  王器成又生性倜傥豪迈,不拘小节,喜欢结交朋友。对于琼岛乡亲,更是视如骨肉。如与同宗文昌的石仙君等交往亲密,情谊深厚。


  光绪十八年(1892),王器成考中进士。王衍鏊说:“考中进士,器成公已经有54岁了,当时清廷内忧外患,摇摇欲坠。器成公也自愧无能为力,已无建功立业之心,而有致仕养晦之志,所以取号心农,又号晚愚。”


  王家家教有方,器成十分明理。他从不因为父亲位高权重而盛气凌人,胡作非为。王器成还谆谆教育子侄:“为人必宜执一业,不可游手好闲。”他鼓励后辈,青少年时要励志苦读,奋发向上,求取功名;否则,要耕勤持家,修身善行。切不可因为家中有人在朝中当官,而胡作非为,祸害乡邻。


  王家父子二人因先后考中进士,被当地人美誉为“父子进士”。如今,“父子进士”的牌匾仍然珍藏在春内村王家老宅之内。(记者 魏如松 梁 昆 通讯员 崔开勇 张德春)


王家后人王震昌 抗日卫国守大义




  父子进士,明理重道;子孙后辈亦可谓满门俊秀。映斗公的第六代孙王培庆说,王家后代所从事的职业中,尤以教书一行最受后辈青睐。


  映斗公的子孙中,有一位名叫王震昌的后代,在抗日战争期间坚决抵抗日本侵略者,后不幸被日寇迫害身亡,其爱国之志,为世人景仰。


  翻阅王家族谱,有关于王震昌的记载:“震昌,字省斋。定安县立第一高小毕业。生于光绪十七年二月十七日……震昌因抗战于民国三十三年二月初七日被日寇追击毙命。”


  王震昌是王培庆的爷爷,从父辈那里,王培庆知道不少关于爷爷的故事。他告诉记者:“日本人占领海南岛后,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爷爷作为定安县政府参议,深为国家的不幸所悲愤。”


  王家在定安县是有名的望族。日本侵略者也试图拉拢王震昌,让其领取所谓“良民证”,以表示对侵略者的臣服。


  “爷爷在国家大义面前,他坚决不向侵略者妥协。他积极组织乡亲成立抗日游击队,抗战守土,得到了广大乡亲的信赖,但也遭到了日本侵略者的痛恨。鬼子隔三差五就到春内村老宅抓爷爷,可每每总有好心的乡邻通风报信,爷爷也总能化险为夷。”王培庆说,日本鬼子搜村多次失败后,便采用了更加阴险恶毒的招数。“日本人侦察得知爷爷回到家中,便将军队化装成出殡的人群,把枪支弹药隐藏在棺材中,悄然来到村子里,蒙混了乡亲的注意。”


  “日本人闯进家里,爷爷仓皇奔避到郊外,但没跑半里路,便被一颗子弹击中。爷爷受伤弥留之际,日本人假言相慰想让他屈服。爷爷怒目大骂敌人的侵略行为,敌人羞愤而去,他老人家也因失血过多而壮烈殉国。”王培庆还说,当年抗日,爷爷发动全家参加,王培庆的父亲王衍端就担任了游击队长,他的叔父王衍文担任了平和后备队长,被日伪汉奸在集市中剌杀。


  王震昌多年为抗日奔走呼号,家里被日本鬼子搜劫数次,但他抗日救国的志向从未动摇,始终以忠贞爱国的情怀激励着抗战同胞的心灵。(记者 魏如松)


  相关链接 映斗公轶事


  听映斗公后人说起,映斗公多年在京为官,对待晚辈的管教严格。可映斗公的弟弟王映台,一向行为乖僻,常遭映斗公训斥。


  光绪初年,定城南门有一个叫“狗百中”的人,在文庙附近建房,挡住了文庙左侧小门的视线。县书院的人们,都认为亵渎先圣,群情激愤,一时动手将其墙基拆掉。“狗百中”为泄私愤,施展各种卑鄙伎俩拉拢映台,为其在知县面前疏通出面袒护,知县便传令拆墙罚生,打手掌惩戒。


  此举激起百姓义愤,有人向映斗公哭诉。映斗公听后气愤,马上到县城面斥知县,让其向书院诸生道歉。映台闻风吓得躲在附近的黄坡村,不敢回家,并嘱咐家人不得通风报信。王映台做了错事愧疚悔恨,不久就病死在了黄坡村。王映斗闻讯,拄着拐杖步向灵桌后面,举起拐杖在棺材上狠狠重戳三下,骂道:“奴才,奴才!不料你竟做出如此荒唐之事啊!” (小魏)


著述精深 显儒者风范


  王映斗的一生,为官清廉,为学精博。作为一名文人,他实现了一个士大夫的终极梦想———学而优则仕。与此同时,他也拥有中国传统士大夫最明显的性格———重情、明理。在中国古代科举制度下,数十年的寒窗苦读,让王映斗熟诵经文,不断丰富着自己的精神世界。


  《天人辑要》集儒学精要


  在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的眼中,“学而优则仕”是他们大多数人的梦想。“读书”是人生起步的重要途径,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主流思想是儒家一派,儒学是中国传统学术的根基,也是科举考试的主要内容。


  因此,熟读四书五经,博览儒家经典,是王映斗求学觅知,入仕为官时的重要功课。我们从王映斗后来所著的《天人辑要》中,不难发现作者长期受儒学文化的熏染,让他在不断关注宇宙人生的同时,对人伦社会等也有较深程度的思考。


  在王映斗留下的遗篇中,《天人辑要序》、《天地日月风雷变化章》、《三才章》、《五伦章》、《敬身章》、《立教章》、《循礼章》、《知命章》、《厚亲睦邻章》、《治家章》、《裔后章》等,充分彰显了作者深厚的儒学文化根底。


  对宇宙本源的思考


  王映斗思想深处,有关于宇宙本源的认识中,他认为:“两仪者,天地也。两仪本于太极,生于无极,无太极一而已矣……不言无极,无以为万物之本;不言太极,无以为万物之根。是以言其有,则无所不有,言其无,则冲莫无朕而动静阴阳悉具其中。”


  中国传统学术中,关于宇宙本源的讨论早已有之。《易经》中讲:“易有太极,太极生两翼,两翼生四象,四象生八卦。”


  到了南宋,大儒朱熹认为“纯以理言,以有无为一”。朱熹的思想成为以后科举考试的正统。在王映斗关于宇宙本源的思考中,深受朱熹“无极即太极”,无极并不是无,太极也不是宇宙起点,而是天地万物共同本性等思想的影响。


  重人伦求和谐


  王映斗的遗作中,不乏大量对国家、社会、人伦的关照。他在《五伦章》中,突出五伦之间的关系:“父慈子孝,夫唱妇随,兄友弟恭,朋友有信。”儒家思想重人伦,王映斗关于伦常之间的论述,同样让人们懂得,处在什么样的位置,应该如何做人。


  《知命章》中,道出了儒者王映斗内心深处的“义利”观。“……若夫见利而趋之,见害而避之,无论趋避,不得天道,难逃邪。或利得矣,而名节有亏,终必为所让责。”人都有趋利避害的本能,但如果只是单单为了得“利”而趋之,为了避“害”而逃之,都是不得“天道”的行为。君子重义,小人惟利,只有得“道”之“趋避”,才是符合社会规范的行为。


  《治家章》中有:“至治生之事,则惟勤,家不可有闲人,宅不可有弃地,率作者以身先可也。家贫则安贫而乐道,不以贫而妄有所求;富贵则卑己而下人,不以富贵而妄有所恃。勿姑勿谒勿骄,克勤克俭,治家之道,出于此矣。”家庭是社会最小的细胞,只有社会上每个家庭的和谐和睦,才会有整个社会的和谐。可以说,《治家章》教诲我们治家的法则,要:勤奋、节俭、戒骄戒躁、安贫乐道。


  这是一篇宝贵的家训,作为后人,读而识之,诲己教人,一代传之一代,就可以树立良好的家风,使后人都能够成为有出息的人才。


  定安县春内村王映斗故居门前,王映斗第五代后人留影,左起王衍焘、王衍范、王衍鏊。(记者 魏如松 通讯员 苏 逊)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黄流酷粉。梁君穷 摄


      9月8日,在乐东黎族自治县黄流镇,本打算到当地最老的市场寻找黄流酷粉的我们,却被带往一处繁华的商业楼宇。“老市场已经被拆了,建成了新的美食街,你们要找的黄流酷粉,美食街里有。”黄流镇文化站站长邢诒山说道。


      地下一层的美食街人声鼎沸,美味飘香。在众多美食店中,有一家店面不大、生意却不错的小店,店里卖的便是黄流人挚爱的酷粉。


      落座不一会儿,一碗热气腾腾的黄流酷粉便端了上来。乍一看,似乎与普通的海南粉汤无异,但仔细翻看里面的配料,却发现大有文章,淡水小虾、油炸花生米、炒酸菜、葱花等等,拌上特色的酱料融在热汤中,氤氲着各种美味交织的气息。


      这条美食街的负责人蔡赵刚是从浙江到海南工作的小伙子,对于黄流酷粉,他情有独钟。“我们改造这条美食街时,就想着要把黄流当地的美食留下来,而首选的就是黄流酷粉。”蔡赵刚说。


      一边品尝着黄流酷粉的浓郁美味,一边听当地74岁的退休校长陈鸿汉说起关于酷粉的故事。“黄流酷粉历史很长了,我小时候就常吃,那是陪伴黄流人一生的味道。但我小时候它不叫黄流酷粉,叫热水粉。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黄流当地受港台文化影响,出现了许多‘酷男’‘酷妹’,这些年轻人常常坐于街头巷尾,一边高声谈笑,一边吃着醇香的热水粉,渐渐地就有了‘酷粉’的叫法。”


      尽管在美食街上吃到的酷粉已经十分美味,但陈鸿汉还是认为,要体验老黄流人是怎样吃酷粉,还是要到老巷中去。


      于是,随着陈鸿汉的脚步,我们出了美食街向东走了数百米,向北拐进一条小巷,这里还保留着老街坊的模样,锅碗瓢盆、茶油酱醋,生活的气息就明晃晃地摆在每个小摊上。在巷道中又拐过几个弯,陈鸿汉说了一声:“就是这里了。”


      这是一座大铁棚,位于老市场的东北角外,大铁棚底下有几家卖黄流酷粉的摊贩,其中人气最旺的是一家叫“阿五酷粉”的店。


      大铁棚三面通风,中午时分,风从远处的田野吹来,即使吃着热气腾腾的粉汤也不会觉得闷热。酷粉制作过程不复杂,先将青菜扔进汤锅中煮一会,将米粉条倒进一个捞爪中,放进汤锅里烫一烫,然后倒进碗中,按顺序放入各种佐料,最后撒上一撮葱花,添上滚汤就可享用。看起来不到两分钟,一碗酷粉就捧到客人面前。但在这两分钟的背后却是每日起早贪黑准备食材的辛劳。


      “好粉在于好配料,每日下午两点,我们就要开始制作第二天的配料。”店主林玉桃介绍,首先是挑选本地籼米洗净,磨成米浆,炸成米团;然后是制作秘酱,将姜捣碎放入腐乳,以白酒入味,把蒜等调味料捏捣成泥状;接着将魔鬼鱼和猪颚肉添上盐、少量味精、白沙糖、八角香叶粉、蒜蓉酱、老抽等搅拌均匀,再加入面粉搅拌放入油锅中炸熟。


      黄流人习惯以酷粉当早餐,所以凌晨五点,林玉桃便要开始一天的忙碌。把配料抬上车赶在六点前送达店里,然后拾掇好碗筷,布置场地。接着支起大锅,点火烧水制汤。再过一阵,伴着晨曦,林玉桃的档口冒出热气,市场上行人也渐渐多了起来。


      “对黄流人来说,酷粉是家乡的味道。”黄流小伙邢林浩介绍,以前他在外工作,每次假期回到家中,都要出门寻觅一碗黄流酷粉,若没吃到酷粉,感觉就像没回到家一样。


      人们走到档口前,相互问一声好,点上一份熟悉的酷粉,抱碗上桌,熟练搅拌酱料,一直到喝完最后一口热汤。就这样,黄流人在醇香的美味中开始了新的一天。(海南日报记者 梁君穷)

    阅读全文
  • 临高广船造船技艺


    古法造船世代传



    落日的余晖,洒在正在建造的五艘临高渔船上。



    一名工人正在新建造的渔船龙骨上钻眼。



    用土办法烧制异形造船船板。


      四面环海的海南岛上,海南的先人们几乎与生俱来学会了与大海对话。他们伴着海浪成长,通过耕海牧渔获取生存必须的食物补给,在海潮的涨退之间,感悟人生起落。海洋孕育着无限可能,而要走向深海,打开更广阔的世界,第一步要做的,就是造一艘能够经受风雨考验的船。


      素有“南国渔乡”之称的临高,5万多人从事渔业生产,有渔船5400多艘。临高不仅渔民多,造船技艺在省内也首屈一指。临高广船造船技艺,工匠造船不需设计图纸,百吨级木船的形状、设计、功能,全部了然于心中。由数十名工匠合力,耗时数月打造出来的木船,外形优美,坚固耐用。在现代船舶制造业蓬勃发展的今天,临高生产的“广船”,仍是许多老渔民首选的捕捞作业工具。


      今年3月,海南省公布了第五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临高广船造船技艺入选。带着一份好奇心,记者来到临高县调楼镇黄龙上村,走近一个造船之家,聆听他们与船的不解之缘。


      百吨大船手工造


      上午10点,位于黄龙上村临海的一片沙地上,一家颇具规模的露天造船厂迎来了一天当中最忙碌的时刻。两艘大船“骨架”已经成型,工匠们在船体内忙碌赶工。


      “临高是渔业大县,这是我们祖祖辈辈传下来的技艺,不能丢。”为了方便施工,船厂厂长王家兴穿着一身厚厚的粗布衣服。王家兴说,他14岁就开始跟着父亲出海打鱼,经常在海上跑一趟就是几个月。1983年,全国开始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他和父亲放弃了“海漂”生活,在村里开始经营起这家当初并不起眼的船厂。掐指算算,已经过去了34年。


      在王家兴的记忆中,造船这门手艺是父亲手把手教会他的,而父亲又是从爷爷那里学来的,王家造船至少已经传了四五代。以前,船厂造的都是十几吨位的小船,还有木篷船,这样的船不具备远洋捕捞作业的条件,用材主选杉木。现在,随着船厂规模的扩大,造船水平的提高,经常要造百吨级的大木船,为了提高抗风浪能力,造船所用的木料,大部分都是从国外进口的高档硬木。


      “临高的广船造船技艺,跟广东、广西的造船风格类似,但在一些细节处,也存在着差别。”王家兴说,在海南岛内,儋州、三亚、东方、文昌等各市县的渔民都慕名来临高购买木船,临高新盈、调楼一带生产的200吨级的大船,可以开去南沙海域捕鱼。相比钢船,木船坚硬程度虽然差一些,但使用寿命和维修成本,有着明显的优势,不少老渔民钟爱临高生产的木船。


      不需图纸全凭“感觉”


      一艘大船,从购买木料到上漆完工,建造流程十分复杂。然而,临高人造船,却不需要图纸,老师傅全凭“感觉”,按工序一步步推进。“我1976年高中毕业就开始干造船了,要说图纸,都装在我们脑袋里。”黄龙上村的工匠张朝波已经从事造船行业30多年,他一边画线一边告诉记者,造船经验非常重要,就拿备料来说,最大发挥木材的使用价值,体现着一名工匠的水平高低。


      “造船有100多道工序,只有认真做好每一个细节,才能造出牢固、安全的船舶。”王家兴说,选木是造船的第一步,造船常用的木材有黑盐木、梢木、铁木,船体龙骨、底骨、船板等各个不同的位置,需要用不同的木材。木材买回来后,还要晒木,根据造船需要切割成各种形状的木料。木料备好了,就可以正式开始造船了。


      对于海边渔村而言,造船是一件大事。船东一般会选择一个吉日,准备好拜神的酒食,在龙骨上系上红布,鸣放鞭炮,竖起龙骨。龙骨立起之后,船匠们就可以互相协作,开始按步骤施工,搭骨架、建驾驶楼、安装机器,接着安装船板,形成一个完整的船身。船造好之后,会择吉日下水,这一天敲锣打鼓,鸣放鞭炮,悬挂彩旗,船工共同举杯祝福。


      “临高人造船,会把石灰、桐油、椰丝调出灰浆,把灰浆填充进船缝里,提升船的防水性能。”王家兴说,临高的广船造船技艺,既沿承了广东、广西一带广船造船技艺的风格,又融入了海南特色。他们厂出去的木船,使用寿命可达二三十年。


      “90后”潜心造船承祖业


      在获知临高广船造船技艺被列入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后,王家兴十分高兴。他说,应该加大力度,对造船技艺进行挖掘和保护。现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外出打工,造船人才面临着青黄不接的尴尬局面。为此,他将自己的3个儿子留在船厂工作,把自己一生所学,传授给了下一代。


      今年25岁的王海运是王家兴的儿子,2009年从学校毕业后开始学习造船。王海运如今在船厂负责组织工人建造玻璃船,帮助父亲扩大船厂的业务。“玻璃船和木船结构类似,但原料和制造工具上不一样,这是一个新领域,我想多尝试一下。”王海运说,生在海边,长在海边,他从小耳濡目染对造船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希望可以造出越来越多的安全牢固的船,为渔民保驾护航。他说,虽然在农村造船的生活,没有城市生活丰富多彩,但他愿意继续坚守,把祖辈的技艺传承下去。


      “临高广船造船技艺,一直坚持使用硬木建造几十吨上百吨的大船,墨斗画线裁板,特别是延续了自唐代已广泛在造船工艺上使用的榫接钉合木工艺以及船板使用火烤弯木地牛工艺,是十分珍贵的一种传统技艺。”临高县文化馆馆长陈建荣表示,临高本地生产的大木船,船体比例协调,造型优美,航行时,船头高高昂起,宛若一条巨龙腾飞在浩瀚大海。造船技艺代代相传,在民间有着深厚的文化基础,是一种弥足珍贵的传统文化。


      他介绍,受到更路簿申请非遗的启发,为充分挖掘渔家文化,2016年10月临高开始申报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今年3月份正式列入第五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今年,他们还计划向国家有关部门申请将临高广船造船技艺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将这一具有数百年历史的传统技艺传承下去。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