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站点
> 东寨港浅海捕捞绝活“入遗”
详细内容

东寨港浅海捕捞绝活“入遗”

时间:2020-12-22     人气:140     来源:海南省人民政府网     作者:
概述:一片大海,几多收获。海南岛的地理环境促成了这座岛屿拥有悠久的捕捞历史,靠海吃海的海南渔民千百年来不仅收获了大海的丰厚馈赠,也在长期的劳作中总结出了劳动方法......

演丰镇渔民几百年延续“花式”传统捕鱼技艺


东寨港浅海捕捞绝活“入遗”



东寨港红树林中在作业的渔民。 



渔民正在捕获进入土鱼笼里的鱼。



李兴丰在展示捕鱼常用的渔具——千秋网



折叠起来的千秋网。


  一片大海,几多收获。海南岛的地理环境促成了这座岛屿拥有悠久的捕捞历史,靠海吃海的海南渔民千百年来不仅收获了大海的丰厚馈赠,也在长期的劳作中总结出了劳动方法。沿着海南岛的海岸线行走,不同地区的渔民依据着不同的地理特征、渔产资源特点等,“顺其自然”地产生了各种各样的捕捞方法与捕捞工具。拖钓、潜钓、下氧、行盘……每一种捕捞技艺都体现着这一方水土上,渔民们的劳动智慧。


  今年3月,海南第五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公布,由海口市美兰区文体局申报的传统捕鱼技艺名列其中。这一捕捞技艺的入选,不仅让人们再次关注到海南的传统捕捞技艺及渔民生产,也丰富了我省与海洋相关的非遗项目。


  美兰区文体局所申报的这一传统捕鱼技艺,其项目主体主要是演丰镇多个渔村目前仍在采用的捕捞技艺,这一带渔民的捕鱼技艺有何特点?为何能够入选非遗?记者与这一非遗代表性项目的两位“新晋”传承人进行了一番交流。


  传统技艺承载悠悠历史


  演丰镇辖下的曲口、河港、山北、北港是以浅海捕捞和杂鱼业为主要经济来源的典型渔村。追溯这一带渔民的家族史,不少人家都是数百年前自福建来到此地定居。52岁的渔民李兴丰告诉记者,他家祖上就是在公元1605年,琼北大地震发生后,从福建迁移来此,定居在海岸边上。


  那一场大地震成为了演丰镇渔民提及家族史的必要时间节点。63岁的老渔民陈泽寿,其先辈们则是在地震前就已经迁至今天的演丰镇,“72个村庄一夜之间沉在海底,今天我们生活的北港村就是仅存的部分之一。”陈泽寿说。


  在福建就已经从事捕鱼行当的渔民先辈们,在向海南岛迁徙的过程中自然也不能忘记“吃饭的家伙”,根据李兴丰和陈泽寿的介绍,今天演丰镇渔民所使用的传统捕捞技艺,大部分都源自于福建,有一些技艺数百年来如数沿袭、从未改变;还有一些根据当地的特点,后人们进行了一定的创新。


  渔民们在长期的生产实践中,积累了丰富的捕鱼经验,不仅能准确预测潮水的涨落和海上气候的变化,而且还能根据季节、每月的节气、每天的时令以及鱼的生活习性,来确定与之相对应的捕鱼方式。


  在机械化捕捞日益盛行的今天,演丰镇渔民依旧使用着代代相传的传统捕捞技艺。传统捕鱼是以渔具与技艺相结合的浅海作业,渔具大多为各种渔网和渔笼。所有的渔网皆有浮标、主纲、网目、铅坠。传统捕鱼使用的渔网有火车网、排网、抛网、拉网、拦网、指网、罾网等。


  “流传了几百年的传统捕鱼,有着非常丰富的文化内涵,每一项捕鱼技艺,都构成了当地别具特色的渔文化,承载着演丰沿海渔村发展演变的历史。”海口市美兰区文体局相关负责人说道。


  浅滩捕捞技艺 凝聚渔民智慧


  坐上小船,穿梭在东寨港红树林之中,海风习习。不比真正大海上的波涛汹涌,内港浅滩有着独属于它的平静。然而,表面风平浪静的红树林,泥滩下、溪流中却又隐匿着另一个“暗流涌动”的物种世界。


  绵延50公里的红树林地区曲折多弯,滩面缓平的浅海,水质清澈、纯净,拥有各种鱼类生长的有利条件,鱼类丰富且饵料繁多。优质条件的浅海海域为当地渔民创造了以海洋捕捞和海水养殖为主产业的充分条件。比起深海,这里更多的是小鱼小虾、贝类等渔产。


  像李兴丰一样,成长在此处的老渔民们从三四岁时就开始跟随着家人一起捕鱼,长年累月的劳动让他们不仅对此处地形、水流等各种自然因素了如指掌,也让他们熟练掌握了根据不同的潮流、深浅、捕捞对象而采用相应的捕捞技艺与工具。


  在红树林这种浅滩捕捞,渔民们一般会划着4至6米长的小船进入,最大的船也不足10米。


  “千秋网就是我们在红树林浅滩捕捞时常用的网,这个网很长,像喇叭一样,宽的一侧对着岸边。当海水退潮时,鱼、虾也会跟着退,这样一来就进入了千秋网,网的窄口一侧后面接一个网袋,鱼、虾、贝就直接进袋子了。”李兴丰介绍,这个网一般要在退潮前支好,常常是在晚上使用。


  “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刮大风了,鱼和虾跟着潮水被刮得‘头昏脑涨’找不到路时,我们也会支上千秋网,封住它们的‘退路’。”陈泽寿补充道。


  两位老渔民说,因为大海里水深且水急,所以千秋网这种狭长的网是不可用于深海捕捞的。


  除了千秋网这样的浅滩捕捞“专属”,渔民们还会使用火车网、排网等。火车网顾名思义就是一节一节犹如火车,这节节网格便是为了层层困住鱼虾。


  传统技艺不能成“记忆”


  于李兴丰、陈泽寿这些老渔民而言,成为了省级非遗代表性项目的传统捕鱼技艺,更是他们一辈子的“吃饭”手艺。在机械化作业如此盛行的今天,这门手艺除了为渔民和当地创造了经济价值的同时,附和在它之上的社会价值、文化价值等都不容忽视。


  “捕捞是沿海渔民的一种主要生活方式,我省在10多年的非遗保护工作中在这方面挖掘得还不够。”省文体厅社会文化处从事非遗工作的调研员刘实葵说:“美兰区申报的这一传统捕鱼技艺已经有300多年的历史,是当地渔民一直循蹈祖辈的生存之道。这一传统技艺目前面临着被现代化作业工具替代的局面,能入选第五批省级非遗代表性项目名录,正是为了未来能够更加全面地将其保护起来,同时我们也将继续挖掘深海捕捞方面的技艺。”


  在第五批省级非遗代表性项目申报书中,美兰区文体局也为这项传统技艺制定了保护措施规划,包括给予适当经费补贴、鼓励传承人带徒学艺;举办传统捕鱼技艺培训、讲座等活动以及举办渔业相关研讨会等。


  传统技艺,是群体记忆的凝聚,更是地域文化的体现。作为海洋大省,我省在海洋文化方面的挖掘、整理与保护工作正在不断深入。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临高广船造船技艺


    古法造船世代传



    落日的余晖,洒在正在建造的五艘临高渔船上。



    一名工人正在新建造的渔船龙骨上钻眼。



    用土办法烧制异形造船船板。


      四面环海的海南岛上,海南的先人们几乎与生俱来学会了与大海对话。他们伴着海浪成长,通过耕海牧渔获取生存必须的食物补给,在海潮的涨退之间,感悟人生起落。海洋孕育着无限可能,而要走向深海,打开更广阔的世界,第一步要做的,就是造一艘能够经受风雨考验的船。


      素有“南国渔乡”之称的临高,5万多人从事渔业生产,有渔船5400多艘。临高不仅渔民多,造船技艺在省内也首屈一指。临高广船造船技艺,工匠造船不需设计图纸,百吨级木船的形状、设计、功能,全部了然于心中。由数十名工匠合力,耗时数月打造出来的木船,外形优美,坚固耐用。在现代船舶制造业蓬勃发展的今天,临高生产的“广船”,仍是许多老渔民首选的捕捞作业工具。


      今年3月,海南省公布了第五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临高广船造船技艺入选。带着一份好奇心,记者来到临高县调楼镇黄龙上村,走近一个造船之家,聆听他们与船的不解之缘。


      百吨大船手工造


      上午10点,位于黄龙上村临海的一片沙地上,一家颇具规模的露天造船厂迎来了一天当中最忙碌的时刻。两艘大船“骨架”已经成型,工匠们在船体内忙碌赶工。


      “临高是渔业大县,这是我们祖祖辈辈传下来的技艺,不能丢。”为了方便施工,船厂厂长王家兴穿着一身厚厚的粗布衣服。王家兴说,他14岁就开始跟着父亲出海打鱼,经常在海上跑一趟就是几个月。1983年,全国开始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他和父亲放弃了“海漂”生活,在村里开始经营起这家当初并不起眼的船厂。掐指算算,已经过去了34年。


      在王家兴的记忆中,造船这门手艺是父亲手把手教会他的,而父亲又是从爷爷那里学来的,王家造船至少已经传了四五代。以前,船厂造的都是十几吨位的小船,还有木篷船,这样的船不具备远洋捕捞作业的条件,用材主选杉木。现在,随着船厂规模的扩大,造船水平的提高,经常要造百吨级的大木船,为了提高抗风浪能力,造船所用的木料,大部分都是从国外进口的高档硬木。


      “临高的广船造船技艺,跟广东、广西的造船风格类似,但在一些细节处,也存在着差别。”王家兴说,在海南岛内,儋州、三亚、东方、文昌等各市县的渔民都慕名来临高购买木船,临高新盈、调楼一带生产的200吨级的大船,可以开去南沙海域捕鱼。相比钢船,木船坚硬程度虽然差一些,但使用寿命和维修成本,有着明显的优势,不少老渔民钟爱临高生产的木船。


      不需图纸全凭“感觉”


      一艘大船,从购买木料到上漆完工,建造流程十分复杂。然而,临高人造船,却不需要图纸,老师傅全凭“感觉”,按工序一步步推进。“我1976年高中毕业就开始干造船了,要说图纸,都装在我们脑袋里。”黄龙上村的工匠张朝波已经从事造船行业30多年,他一边画线一边告诉记者,造船经验非常重要,就拿备料来说,最大发挥木材的使用价值,体现着一名工匠的水平高低。


      “造船有100多道工序,只有认真做好每一个细节,才能造出牢固、安全的船舶。”王家兴说,选木是造船的第一步,造船常用的木材有黑盐木、梢木、铁木,船体龙骨、底骨、船板等各个不同的位置,需要用不同的木材。木材买回来后,还要晒木,根据造船需要切割成各种形状的木料。木料备好了,就可以正式开始造船了。


      对于海边渔村而言,造船是一件大事。船东一般会选择一个吉日,准备好拜神的酒食,在龙骨上系上红布,鸣放鞭炮,竖起龙骨。龙骨立起之后,船匠们就可以互相协作,开始按步骤施工,搭骨架、建驾驶楼、安装机器,接着安装船板,形成一个完整的船身。船造好之后,会择吉日下水,这一天敲锣打鼓,鸣放鞭炮,悬挂彩旗,船工共同举杯祝福。


      “临高人造船,会把石灰、桐油、椰丝调出灰浆,把灰浆填充进船缝里,提升船的防水性能。”王家兴说,临高的广船造船技艺,既沿承了广东、广西一带广船造船技艺的风格,又融入了海南特色。他们厂出去的木船,使用寿命可达二三十年。


      “90后”潜心造船承祖业


      在获知临高广船造船技艺被列入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后,王家兴十分高兴。他说,应该加大力度,对造船技艺进行挖掘和保护。现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外出打工,造船人才面临着青黄不接的尴尬局面。为此,他将自己的3个儿子留在船厂工作,把自己一生所学,传授给了下一代。


      今年25岁的王海运是王家兴的儿子,2009年从学校毕业后开始学习造船。王海运如今在船厂负责组织工人建造玻璃船,帮助父亲扩大船厂的业务。“玻璃船和木船结构类似,但原料和制造工具上不一样,这是一个新领域,我想多尝试一下。”王海运说,生在海边,长在海边,他从小耳濡目染对造船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希望可以造出越来越多的安全牢固的船,为渔民保驾护航。他说,虽然在农村造船的生活,没有城市生活丰富多彩,但他愿意继续坚守,把祖辈的技艺传承下去。


      “临高广船造船技艺,一直坚持使用硬木建造几十吨上百吨的大船,墨斗画线裁板,特别是延续了自唐代已广泛在造船工艺上使用的榫接钉合木工艺以及船板使用火烤弯木地牛工艺,是十分珍贵的一种传统技艺。”临高县文化馆馆长陈建荣表示,临高本地生产的大木船,船体比例协调,造型优美,航行时,船头高高昂起,宛若一条巨龙腾飞在浩瀚大海。造船技艺代代相传,在民间有着深厚的文化基础,是一种弥足珍贵的传统文化。


      他介绍,受到更路簿申请非遗的启发,为充分挖掘渔家文化,2016年10月临高开始申报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今年3月份正式列入第五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今年,他们还计划向国家有关部门申请将临高广船造船技艺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将这一具有数百年历史的传统技艺传承下去。

    阅读全文
  • 文昌东郊椰子油


    椰子之乡 富民风物



    低温鲜榨的椰子油产品。


    “文昌椰子半海南,东郊椰林最风光。”这是海南民间广为流传的一句话,文昌东郊椰林的名气之大由此可见一斑。来到东郊,不仅可以感受到椰风海韵美景,更有许多椰子产品耐人寻味,例如椰汁、椰蓉饼干、椰子糖、椰雕、椰壳活性炭、椰子油等。其中,椰子油最为特别。


    海南日报记者了解到,虽然东郊民间提炼椰子油食用的历史久矣,但之前,它并不像其他椰子类产品一样产业化,直到最近几年,随着社会经济发展,人们生活水平提高,健康生活理念渐入人心,椰子油的价值才慢慢被人们所认知,受到消费者青睐。


    神奇的椰子油


    从古至今,椰子在海南经济发展中举足轻重。正德《琼台志》称:“椰子,文昌多。每岁白露后落子,即航,货于广。”《广东新语》记载:“琼山人亦皆从事贸易……多取盈于果瓜,家有槟榔之园,椰子之林,斯则膏腴之产矣。”因种椰子而富足,是当时整个海南,尤其是椰子之乡百姓的经济生活支柱。


    在文昌东郊,几乎家家户户种植椰子。椰子的用途也非常广泛:树干可以当木材盖房,树叶可以盖草寮,椰子水可以饮用,椰肉可以加工食品,椰棕可以做床垫,椰壳既可用于椰雕工艺,还可制作活性炭……可谓“椰子全身都是宝”。海南乡贤丘濬曾赞其“一物而十用其宜”。


    椰子油的制取,民间流传的两种方法比较普及:一种是干榨法,即用新鲜椰肉,在低于60度以下的温度中,通过机械经过物理压榨获取;一种是湿榨法,即将椰子肉揉碎、过滤、烹煮,直至析出油脂浮在水面上,再进行水油分离获得。


    12月11日,记者在文昌东郊椰正道椰子加工专业合作社看到,低温压榨椰子油的工作车间透明敞亮,忙碌的工人统一着装并佩戴帽子和口罩。“椰子油是健康油,所以我们在制取的过程中一定要把控好每个环节,确保油的高品质。”合作社负责人杨宁这样介绍。


    “椰子油是地球上最健康的油。”这是研究者们得出的结论。在杨宁的办公桌上,摆放着不少研究椰子油的相关书籍,包括美国学者布鲁斯。菲佛的学术研究成果《椰子的疗效——发现椰子的治愈力量》《椰油奇迹》《阿尔兹海默症即时遏止》等专著。布鲁斯·菲佛以对椰子油与人体健康相关研究而闻名,他的足迹遍及全球,致力教育对椰子油有误解的人群,被行业内人士尊称为“椰子博士”。


    布鲁斯·菲佛在他的著作中提出,椰子油最显著的特质在于不仅是食物,同时也是抗生素、免疫力的增强剂和调节身体功能与防卫机制的药物,能使“失调”的组织细胞恢复正常平衡,尤其在预防和辅助治疗阿尔兹海默症方面有神奇的功效。



    低温鲜榨椰子油的工厂。


    民间自古妙用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对于世代与海为邻、与椰林相伴的东郊人而言,发现和使用椰子油那是自然而然的事情,这里的人们对椰子油的应用比许多地方要早且广泛。


    民间认为,椰子是“胎生植物”,是大自然的礼物,天然蕴含着诸多对人体有益的成分,也因此,萃取椰果精华所得的椰子油,被誉为“生命之油”。


    “椰子油煎鱼、煎虾,可香了!”文昌的朋友说,椰子油融入日常饮食最常见的用法,因为椰子油带有天然的椰奶香味,用来煎炸海鲜,或是制作饼干、甜点等,别有一番味道,营养、美味又健康,深受百姓喜爱。


    椰子油的护肤效果,同样得到椰乡人的一致认同。当地老人说,春耕时节碰上“倒春寒”天气,水田冰冷,寒风彻骨,这时犁田或插秧,长时间浸在水田中,皮肤常常冻伤,伤口开裂。有经验的农妇,就会取椰子油来涂抹手脚,及早预防。夏天的时候,有顽皮的孩子被蚊虫叮咬,回家用母亲收藏的椰子油来涂抹,红肿痒痛的感觉很快就能消失,伤口也会痊愈得更快。


    早年椰乡人还会使用椰子油养发护发,即在晚上临睡前,用椰子油按摩头皮,然后带上浴帽睡觉,第二天早上再冲洗,头发不仅变得光滑、柔顺,发色乌黑,而且据说还能抑制头皮屑和防止脱发。


    现如今,随着人们生活水平提高,越来越多人追求健康生活,有些脾胃不好,或是肠胃功能需要调节的人,也会将椰子油加入生菜沙拉、水果、咖啡饮品中,希望能够起到增强免疫力、抗病毒杀菌的效果。


    百姓们使用椰子油,只知其好,却并不知为何。现代研究学者提出,椰子油不含胆固醇,是植物性饱和油脂,月桂酸的含量高达50%,这种物质对肠道寄生虫和细菌病毒有较为明显的杀灭作用。


    “虽然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椰子油的神奇功效,但它毕竟不是万能的,不能包治百病,只是药食同源,起到补充和辅助治疗的作用。”杨宁说,随着关于椰子油的研究越来越多和深入,人们对椰子油的认识愈发清晰,东郊椰子油渐渐走出了东郊人的生活,得到更多消费者的青睐,椰子油制取也逐步走上了产业化之路。



    椰子油制作的唇膏


    好物大家分享


    “春光椰子油”“东郊阿婆”“老椰农”“椰润道”“三禾椰娘”……来到文昌,稍稍打听一下椰子油生产厂家,就会听说很多品牌,有的来自椰子类产品龙头企业,有的来自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也有的来自东郊椰林片区的家庭式作坊,虽然大小规模不同,但是销路都还不错。


    杨宁之前外出打工,2015年回到家乡创业,和哥哥杨兹波一起创办了椰子油加工厂。“当时东郊的椰子油还没有真正产业化,大多老百姓家制椰子油都是自家用,正式对外打出品牌售卖椰子油的企业只有两家,我们注册了第三家公司。”杨宁说。


    无独有偶。今年38岁的邢少恋也是文昌本地人,之前在海口做外贸生意。一次外出时她偶然注意到,在椰乡人还没有真正意识到椰子油巨大价值的时候,外地竟有许多打着“海南岛”旗号售卖的椰子油,而且产品销路非常好。于是,2016年,邢少恋决定返乡创业,注册了“三禾椰娘”商标,专注生产和推广高品质的椰子油。短短3年多时间,“三禾椰娘”椰子油的年销售额超过300万元。


    “如今,整个东郊镇持证的椰子油生产企业有11家,产业化规模不断扩大。”杨宁说,以他的工厂为例,椰子油的销量也是连年翻番。


    据《中药大辞典》记载:“椰子油在热的地方为白色液体,在冷处为牛油样固体;有特殊气味,新鲜时气味芬芳。”在东郊的椰子油生产基地,记者看到的情况大体如此,因气温低而凝固的椰子油,只需稍稍用热水泡一下,或是握在手心里焐一会,就能融化成透明无色的液体。


    为宣传推广椰子油,“三禾椰娘”团队还常常拍一些图片和视频在网络上分享,教大家如何食用椰子油,如何制作椰香四溢的月饼、年糕、馒头等点心,甚至还研发了椰子油制作的唇膏、口红等延伸产品,颇受消费者好评。

    阅读全文
  • 分享